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小猪佩奇身上纹
    ,精彩小说免费!

    ......握着我的手的人,又是谁?!

    杜筱筱一想到了这,她就猛的吞下一口唾沫,那右手上的手掌是越来越冷了,而能嗅到的味道则越来越重。

    貌似藏在黑暗中的物事正在靠近自己,距离无比接近!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可就是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有一阵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准确来说,是杜筱筱放在上衣口袋中的手机响了。

    霎时间,杜筱筱就感觉空气中的腥臭味道淡了许多,让身体不得动弹的压抑也轻了不少。

    手机铃声响了好久,杜筱筱也欲哭无泪了好久,一直至在她身旁的赵玥萌实在忍不住了,就提醒道:“筱筱,快接电话呀!”

    “那,那我接个电话......”

    杜筱筱开口说道,然后她就松开了赵玥萌的右手,再伸进口袋里面掏出手机。

    只见手机屏幕上的是一个陌生号码,显示地却是l市,但这绝逼不是刘校长的号码,因为杜筱筱在昨天早上就已经把刘校长的号码给存进了通讯录。

    “喂,喂。”

    杜筱筱的声音很是颤抖,所以只是这么一个很单纯的“喂”,就顺理成章的变成了连续两声。

    但电话另一头的人却不介意这些细微末节,他正猖狂的笑出声来:“哈哈,杜队长,是我。”

    听筒里传出来的声音颇为尖细,杜筱筱有些耳熟,可她怎么回忆也还是记不起这是谁的声音,就只能在心中默默感谢这位有打电话过来的无名老铁。

    但是,杜筱筱的感激也只是短暂片刻,因为再接下来,电话里又传来:“杜筱筱!楚洁现在在我手上,你识相的马上来学校大门右手方向直行300米的这个废弃工地,否则我可不保证楚洁她会遭遇什么事情!”

    “等一下!你是谁!”

    杜筱筱蹙着眉头的说道,其心中有一种不怎么好的预感,因为即认识她又认识楚洁的人确实不少,可有仇的却是真的不多。

    “......”

    手机那端就是一阵沉默,好不容易的才挤出一句话来:“看来你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我是秦文斌!就是被你开除的那个秦文斌!”

    “警告你,千万别叫警察,否则你知道的,嘟。”

    秦、秦文斌?而且他还绑架的楚洁?!

    当杜筱筱被结束通话之后,一双眼睛就瞪得好大,且还差一点儿的,便要把手机给重摔在地上。

    因为,她就要炸了!

    与此同时,那一只抓住杜筱筱右手的手掌又再降下温度,可杜筱筱却是用力一挥,直接甩开这讨人嫌的手掌。

    杜筱筱的意思实在是不能太明显了,便是我现在的心情十分糟糕,你千万别惹我,否则管你是什么东西,一定不会有好下场!

    “走,我们马上去救楚洁!”

    话毕,杜筱筱已经转身,眼看着就要心急火燎的摸黑下楼。

    “???”

    “???”

    赵玥萌与许震都未有反应过来,毕竟杜筱筱接的电话就只有她自己晓得,弄得这两个人是直呼着“什么情况”。

    “楚洁被秦文斌那混蛋绑架了!”

    杜筱筱已经没时间解释,当她撂下这一句话后,便心急火燎的冲下楼去,赵玥萌与许震是跟在她身后,三人朝着学校大门口的方向奔去。

    黑暗中,就在三人刚才同站的那一节台阶上,有一张人脸渐渐的浮了出来。

    与大多数恐怖故事的鬼魅魍魉一样,这脸的面色苍白如同白纸一张,衬得上面两行血泪是分外妖艳。

    然而,就是这么一张能止住婴孩夜啼能吓得成人不举的面孔,当下却似乎在念着mmp......

    另一边,废弃工地处。

    “混账东西!竟然不记得我的名字!凭什么?凭什么啊!”

    ******的秦文斌哪还有什么斯文模样,这人就是在歇斯里地的大吼大嚎着,不可谓不疯狂。

    “还有你们也是,为什么只给我抓回来一个?我不是叫你们把这几个人都给一网打尽吗?”

    “秦少爷,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兄弟们几个在收到你的消息后,就一直在学校门口外面蹲着,可只有这个女的离开学校,要不是她后面又回来的话,我们就要收工回去打牌了。”

    回答秦文斌的人是一个流里流气的男人,其后方的那几个人也俱都如此,身上面不是纹龙就是画虎的,最狠的还属与秦文斌搭话的这一位,因为在他胳膊上纹的是小猪佩奇。

    正是小猪佩奇身上纹,掌声送给社会人,呵呵......

    而当秦文斌在听到社会人小猪佩奇哥说完话后,他也就没再吭声,而是怨毒的望向一旁。

    那里正是楚洁所在方向。

    只见如今的楚洁正被绑在一根水泥桩子上,其身上给五花大绑的尼龙绳子却颇为羞涩。

    毕竟一般人被绑起来的话,身上的绳子都是一圈一圈,可她身上面的却是一格一格,给人一种极其刺激的画面感官。

    呃......专业术语叫做龟甲缚。

    “秦文斌,你现在放开我还来得及,否则你会后悔的。”

    楚洁说道。

    “后悔?呵呵......”

    话毕,秦文斌用中指抬了一抬黑框眼镜的鼻梁,真不知道这个孩子是从哪里学来的中二姿势,搞得自己就像漫画里的智者一样。

    “那么我就问你,当你们要把我和欧瑶给赶走的时候,你们有后悔过吗?欧瑶现在都已经和我分手了,你却求我放过你?笑话,天大的笑话!哈哈哈哈!”

    秦文斌像疯了一样的放声狂笑中,根本没注意成了阶下囚的楚洁是沉着脸的低语:“我并不是求你,而是在命令你,只是不想你家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

    这废弃的工地上面,很蓦然的响起了一阵机车声,只见有一辆机车正在行驶过来。

    驾驶机车的骑手并未戴有头盔,那一头被染得屎黄屎黄的头发随风飘扬,且他还在距离众人近了后,很风骚的急刹车,机车转了半个圈才停下来。

    一众社会人是“老大、老大”的叫着,黄发青年一步跨下机车。

    只是这人还未走出几步路,那一双眼睛却蓦然的绽露精光,就见他向着秦文斌的方向走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