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5章 灵根本色
    :

    二十四道图感应二十四节气变化,实则厚德载物,演化时序生死,一枯一荣皆在其中,拥有灵根本质,林渊运转二十四节气道图,当真是最是顺手不过的了。

    再而在古庙中,感知过那白色小狐的气息,小无山虽说也是千岩万壑,但却瞒不过林渊的感应。

    反而在莽莽气机中,如同烛火,完全不比诸般如天视地听,水晶照影,裂地搜神之法来的逊色。

    那是一座大坟,立在山坡之上,极其阴森,周围千丈岩壑上,远远的还有许多小巧身影。

    林渊目光微微一动,小无山这一支狐族倒是比想象中的兴旺。

    在林渊身形落地的瞬间,大坟中一道白光流露。

    白光幻化为一位衣冠儒雅的儒服老者,胡瑞目光望着林渊,神色将有些疏远,林渊看的心中有些莫名。

    按理说他也算是救下了小无山这一支狐族的一位族人,缘何如此冷淡。

    却听胡瑞已经淡淡开口道。

    “林公子,您的来意,老朽已经清楚了!”

    “侍郎坟的下落,老朽会告诉你,算是偿还公子救下小女的恩情!”

    林渊眉头一挑,听出了眼前这位老者的疏离之意。

    但旋即望了一眼周围千丈岩壑之间跳动的众多身影,目光微微闪烁。

    刘陵跑到侍郎村这一带之后,突然就消失一段时间。

    就连林家请来的一些精通追踪的高手都未曾发现踪迹!

    刘陵何德何能,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如何跑得过那些身怀武功的林家护院的追踪。

    现在看起来,答案似乎就很简单了!

    小无山这一支狐族只怕早已经和刘陵有所接触,说不定刘陵得到这支狐族的指点,已经进入了侍郎坟中。

    微微一顿,老者双眉淡淡抬起,又道。“林公子可愿意听我一句良言?”

    “老先生请说?”林渊轻轻一笑,只是眼底一缕寒星浮现。

    老者并没有看到林渊眼底的冷笑,温言劝解道。“林公子,请恕老朽直言,这侍郎坟中之物本就与公子无缘,公子又何必掺和在其中,有一句说的好命里有时终需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您又何必……!”

    林渊直接打断。“先生此言谬矣,焉知你们所中意的人正在强求?”

    林渊神色含笑,心中有些冷笑。

    真是时来天地皆同力!

    不过那又如何。

    那部天书,事关能否在洪荒中占据先机,林渊志在必得。

    “既然林公子执意如此,那就自求多福吧!”

    话不投机半句多,眼见林渊已经打定了注意,胡瑞当即脸色也冷了下来,扔给林渊一道卷轴,冷笑离去。

    无论如何,侍郎坟之事,今夜必然会分出一个结果,到时候眼前这位林公子吃了苦头,也怪不得小无山。

    身具功德并不代表一切,大功德只需谋划得当,也能变成大业障。

    见此,林渊神色淡淡的,并不在意。

    目光扫了一眼手中卷轴,只是片刻,林渊已经了然于胸,一道雷光将之化为齑粉。

    身形化作一道淡金色光芒落入地底,只是片刻之后出现在一处山涧沟壑之中。

    “就是这里了!”

    下方山涧极深,林渊在山坡上按图索骥找到了一处地穴,林渊遁速极快,深入地穴书里之后,很快在一处左右标记的地方停留下来。

    “难怪找不到这个地方,竟然在这小无山腹地中,这里浊气淤塞,还诞生了一处天然迷宫!”

    林渊目光望向周围,眼中一丝冷色闪烁,寻觅着刘陵的踪迹。

    这处地宫极其庞大,哪怕是以林渊的能耐,也无法搜遍整个地宫。

    “还是先找到天书再说!”

    林渊看了一眼整个巨大的天然迷宫,这迷宫变化莫测,但却比不过属于辟邪金竹这种强横灵根的先天感应。

    实际上,辟邪金竹的诞生之地就有这种天然守护迷宫,不过是以竹海形成。

    但这道迷宫比之辟邪金竹诞生之地的迷宫,还是差的太远了。

    林渊身上办发出一道辟邪金雷,刹那之间破开一丝气机,身形如游鱼一般,潜入其中。

    片刻之后,林渊出现在一处巨大的墓穴中。

    这是一座巨大的墓室,周围布置的堂皇大气,一座座墓室如同石质的地宫,在地宫的中央一个墓室中,那里有着一座巨大的棺椁。

    棺椁上氤氲弥漫。

    “以一山之灵机滋养一人,难怪侍郎村每隔数十年,总会有人府县点额!”

    林渊对于风水之道并不大精通,但强横的天赋,却令他能够感觉,这里为此山之灵秀造化所钟。

    这并不是重点,林渊目光霎时锁定棺椁之后的宽阔石壁上。

    一股奇特的气机在那里弥漫,但是被一股隐晦至极的奇异气机所封锁,哪怕是换了任何一个修行有成的修行者跑到这里,不一定能否发现石壁上的异样。

    这是宝物自晦。

    林渊皱着眉头看着这种变化,按照那些高人的习惯,若真是有缘之人到来,应该马上会有异象诞生。

    林渊心底有些暗骂,看起来这里的这部天书还真的可能是为刘陵所准备。

    只是林渊心底也有不服气,他现在条件也不差呀,身负大功德,也是个有根骨,有跟脚的。

    想了想,林渊上前几步诚声道。

    “前辈容禀,弟子得闻天机,此地藏有天书一卷,弟子一心向道,只是苦于无有仙缘,无法入道,还请前辈网开一面,赐予弟子一份机缘,若是他朝有所成就,定不忘今日前辈之大恩,勤修大道,扶正炼魔,以答仙恩。”

    见石壁之上毫无反应,林渊神色不变,只当自身不诚,然而半个时辰,林渊脸色已经锅底黑。

    那石壁中的天书也不知道是未曾有任何玄机,还是或许里面有天书虽有灵性,但完全不吃他林渊这一套。

    林渊深吸一口气,有一种将无数雷光付诸,强行破开那面石壁的冲动。

    但林渊担心这天书上蕴含玄机,若是用强,只怕会毁了这部天书。

    千辛万苦,废了众多的波折,才找到这唯一的一部天书,这部天书在眼前,却无法取到手——

    脚步在墓室中徘徊,思及那杨妙真,以及小无山狐族的态度,林渊脸色阴云密布。

    俗话说强扭的瓜不甜,但总的扭开了才知道甜不甜。

    既然他暂时没法动得了这部天书,那刘陵也休想拿到手。

    恼羞成怒之下,林渊骤然转过身,眼中凶光闪烁,索性以恐怖的辟邪金雷在这道墓室之外布下了一道隐秘的雷圈,一旦那刘陵前来,落入雷圈,被辟邪金雷轰击,保准死无全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