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9章 强镇气数,逆天改命(一)
    :

    狐坟中,对于玄冥法脉众人的到来,老妪早有准备。

    “三位上真的问题,老身也给不出答案,这侍郎坟之所在老身确实指点过刘陵,但刘陵公子身死之前,曾经将侍郎坟之所在曾经暴露给了其他人!”

    云床上,老妪神色平静,只是背后碧绿色火焰中,一缕灰光游走,看似极不好惹。

    玄冥法脉的三人目光微微皱着眉头,眼前这位狐姥姥并不好对方。

    狐姥姥修行千年,早已经进入了玉玄境,贵为阴神真人,手中有着诸多的手段。

    而且,天狐异类在东岳州并非没有考靠山,不好逼迫过甚。

    “这狐姥姥嘴还不是一般的严实,我敢断定她定然知道一些什么,甘师兄,要不然我们合力一起擒住此妖,逼问一番,就不信她不开口?”

    其中一位灰袍道人暗自传音,眼中闪烁着点点寒意。

    能够被玄冥法脉派出来调查此事,三人都各自有些厉害手段在身。

    “这是下下策!”为首的甘师兄另有顾忌。

    “这狐姥姥如此讳莫如深,那人只怕是十分不好惹!”

    三位玄冥法脉的灰袍道人心头暗自凛然,隐隐约约觉得,这次可能碰上了一个大麻烦。

    若是一个不小心,三人都将可能遇上不测之险!

    “别忘了,我们此行除了调查那书生之死外,还另有重要的任务!”最后一句话彻底令另外两位灰袍道人熄了动武之心。

    “既然前辈对此事并不知晓,我们三人也不做叨扰,告辞!”

    三人对视一眼,悄然离开狐坟。

    见着玄冥法脉的三人离开,老妪身后碧绿狐火敛入体内,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

    “都是些难缠的角色!”

    “可恶哇,明明一场顺风功德,却演变成了如此的大麻烦!”

    夜明珠的光华中,老妪脸色阴晴不定,旋即目含异色的望向灵江河的方向。

    若是她才的没错的话,这玄冥法脉弟子如此匆匆而来,不仅仅是为了刘陵之死,还有一件重要任务。

    那是属于刘陵的另外一件大机缘。

    如今刘陵死了,玄冥法脉的弟子,以及另外一部分江南道各大道院的年轻弟子,都会过来试一试机缘。

    瓜分刘陵的残余气数。

    这些年各大道院资质上乘的弟子着实出了不少。

    不少都有仙根道骨。

    狐姥姥眼中闪烁着踟蹰之色,那份机缘说不心动是假的!

    但除了年轻的修士之外,还有许多修行高人也已经赶来,试图抢夺这份福缘,小无山根基薄弱,贸然卷进去不是一件好事!

    林府中。

    得到消息,林渊当即从海棠山庄赶回来。

    “五少爷,你来了,老爷等你很久了!”

    管家连叔见到林渊到来,当即领着林渊前往内院。

    “那数十万两纹银到底是怎么丢的?”林渊沉着脸,兀自回到林府,林渊目光望着林府的上空,皱着眉头。

    林府似乎很不对劲。

    不回林府还罢了,一回林府,他的先天雷神元胎十分的不舒服。

    连叔望了一眼周围,低声对着林渊道。“少爷,这件事情说起来也是莫名其妙!”

    “这件事情很快怪异!”

    “我们建造的银库护卫十分严密

    “每一寸地砖也是都是用最厚实石岩打磨而成,按理说,绝不会有什么人能够通过地道,无声无息将数十万两纹银搬走!”

    “但这数十万两纹银就像是鬼魅一般突然给消失了!”

    管家神色有些难看,数十万两纹银对于林家而言,不是个小数目,还有不少是经营官庄所得。

    这些纹银全部丢失,林府根本没办法向上面的人交代!

    破家近在眼前!

    林渊同样明白其中的严重性。

    一股无名之火在心头涌动,这是存心致林家与死地啊。

    大厅内,林渊见到了面色有些难看的林承宗,除了林承宗之外,还有母亲王氏和几个姨娘站在旁边偷偷抹泪。

    大事不妙。

    见林承宗不说话,林渊摇摇头,开口说道。“老爷子,带我去看一看吧!”

    “你看有用吗?”

    林承宗抬起头,重重冷哼一声。

    王氏最是心疼儿子,当即上前拉着林渊的手,红着眼睛说道。

    “渊儿,这件事情你就不要掺和了,你还是赶紧通知文昌道院,请道院的道人前来调查!”

    “是啊,林渊,这件事情必然是有妖人作祟!”

    几个姨娘一边用丝巾擦着眼睛,一边七嘴八舌的开口。

    林承宗虽然未曾开口,但也是目光望来。

    数十万纹银不翼而飞,这显然已经超出了想象,就算是江湖上一些赫赫有名的豪侠也没有这种本事。

    也不理会一双双眼睛望来的惊愕。

    林渊望向旁边的管家问道。“那么银库中的银两是否是一次被盗走?是否还有剩余?”

    老管家道。“那倒不是,说来奇怪,每一次都是失踪十数万两左右!”

    “昨夜,我们是亲眼看到其中一批十万年纹银一次悄无声息消失!”

    “至于剩余,银库中只剩下了最后二十万两白银!”

    管家神色之间有些愤怒。

    林渊心下了然,眼中闪过一丝冷笑,转过头当即吩咐道。“管家,待会你去准备几样东西!”

    “少爷,您这是?”管家抬起头。

    迎着林承宗,王氏,以及几位姨娘吃惊的目光,林渊道。

    “文昌道院的人来了也不一定能够找回咱们丢失的数十万两纹银!”

    “不过换了我却不一定了!”

    微微思索,林渊目光望向旁边的管家连叔,再次询问。

    “管家,在银库白银丢失之前,林府是否曾经得罪过什么奇奇怪怪的人,或者遇到什么奇特的事情?”

    思索片刻,老管家摇摇头道。“咱们林府竞争对手不少,但并没有得罪什么怪人?”

    林承宗眉头若有所思,目光望着林渊道。“不,前几天老十好像说起过一件事情!“

    “他之前曾在市井遇上了个奇怪的道人!”

    “那癫狂道人言称林府另有灾祸,向他索要百两黄金才保平安,被老十拒绝之后,离去之前曾口出狂言,称林府不信真言,必有破家之灾!”

    林承宗显然也想到了什么,眼中闪烁着浓烈至极的寒意。

    “真是好大的口子,开口就是黄金百两,当我林府先人百年兢兢业业的积蓄全部都是大风刮来的!”

    林渊口中喃喃,眼中闪烁着冷笑。

    百两黄金相当于千两白银,不说普通百姓,就是许多商贾一辈子都赚不来这个数字!

    林渊心头有些沉思,不过根据他所观察,林府上空确实黑云盖顶,如同气数已尽。

    若非如此,按照林府的体量。

    众多子弟遍布周边村寨,应该是族运庞大。

    等闲修道者,根本不敢肆意妄为,以免被反噬而亡。

    这正是盛极而衰,气数到了尽头,诸般劫难横生!

    那杨妙真极有可能也是发现了这一点,顺水推舟。

    但就算是气数已尽又怎么样,他身上可不是没有镇压气运的至宝!

    沉思中,林渊眼中闪烁着厉色,望着林承宗道。“老爷子,既然银库里每晚都会失去一部分十万两纹银,今夜想必也不会例外,需要早做准备!”

    “你想怎么做?”林承宗目光望着林渊。

    他也并非善茬,若非这件事情实在离奇,没有找到怀疑的对象,只怕早已经动手!

    “当然是让他偷鸡不成蚀把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