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8章 上任灵江河伯
    如同龙入大海。

    回到了自己的母胎中,一股温润绵延的水灵气弥漫而来,从四肢百骸的经脉中涌入体内。

    林渊甚至在刹那,有过错觉,他仿佛是水行神魔。

    实际上,也没有错,掌握雷法,天生对于云水道法,有着先天的亲和。

    更不用说,初步炼化了河伯金印。

    灵江河河伯为河神,自然也司掌**之职,同样也有神雷之力。

    林渊心中暗忖,这等河伯业位,应该算得上后天的浊煞神魔之道,若是能够参悟其中玄妙,是否能够在洪荒中依葫芦画瓢,控制诸般水系,借后天反哺先天?

    林渊暗自心动,更多了几分别样的心思!

    林渊身形落地,举目四望。

    偌大的水府金碧辉煌,十分的气派,河水一般的色调,让这里更多了几分属于神道的缥缈与威严。

    掌握着水府核心的河伯金印,这座水府的一切禁制都在林渊的掌控中。

    微微沉吟,林渊并没有第一时间去取出水府中所蕴藏的道书与宝贝,随手一挥,河伯金印飞出,落在水府中央的一根巨大挺柱中,金光融入。

    这是在全力激活着水府禁制。

    那河伯金印中一个温润的声音传来。

    “这样做是没有用的,这座水府经历了数次大战,许多禁制已经并不牢固,已阻挡不了外面那些玄门修行者多久!”

    “若是足够牢固,本座也不会轻易遭劫!”

    在河伯金印之上一点淡淡金光浮现,幻化为一个衣着古怪,但却充斥着威严的虚幻身影。

    林渊淡淡望了一眼这道身影。

    这是上一任的灵江河伯,也是这座水仙水府的守护者。

    只不过此神早在十数年前大周龙庭储君易位之时站错了队伍,被大周龙庭派了钦差找了个由头给斩杀了。

    只是此神也厉害的紧,大周龙庭竟是未曾发现,此神还残留着一点分神躲藏在水府中。

    这一次被火灵老祖逼得急了,实在藏不住,感应到林渊身上的神力气息,才远远来投。

    “不牢固,修复了便是!”林渊目光四下里扫视。

    “……”那道身影有些失笑,摇摇头道。

    “你可知道,这水府中包含了多么复杂的禁制,传闻这座水府乃是上古水仙所留,上古水仙至起码是一尊地仙,甚至天仙,仙家所留的禁制又岂是一般的人所能够修复!”

    “还是快快取了宝贝离开了,这座水府里藏着一册十分珍贵的水仙道书,还有几件上古水仙昔日所留的大威能法宝,还有能够逆反先天,增长道行的固形丹!”

    那身影兀自催促着。

    “还有一份传承自这位上古水仙的气数,那才是最珍贵的,得到了他说不定能够一争东岳州水域之主的业位。”

    “水仙气数?”

    林渊心头微微一动,这倒是好东西。

    他即将成就先天神魔,若是能够掌握东岳州水脉,那与他而言,无疑是巨大的资粮。

    而若是成就一般的先天神魔也就罢了,若是要想获得了不弱于那些先天大神的底蕴,林渊正需要争取更多的底蕴。

    心中念头闪烁,林渊脚下不满,很快来到了这座水府库房的所在之地。

    随手推开库房大门。

    淡淡的灵光折射而出,众多的灵材堆得满地都是,林渊看的眼眸微微一亮。

    “你倒是识货,这些东西是历代河神所收集,许多都是炼丹,炼器的好东西。”

    那水府河伯跟了上来,眼睛望着这些东西,眼中满是苦笑。

    第048章 上任灵江河伯-->>(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那水府河伯跟了上来,眼睛望着这些东西,眼中满是苦笑。

    这满库房的收藏,就有他的一份贡献在其中。

    林渊接下来的举动却令这位上任河伯神色不解,林渊并没有像他想象中一般,一股脑儿将库房里的宝贝悉数打包,只是挑选了数十件,旋即开始进入水府各地,将灵材炼化,以诸般奇妙的手诀,化作诸般符印打入水府中。

    显然,林渊并没死心,还在想办法修复这座水府磨损的禁制。

    初时河伯不以为意,但看下来却是越看越惊讶,最后几乎难以置信的望着林渊。

    “这……”

    一点分神附在河伯金印之上,河伯能够清晰的感应到,水府禁制中原本许多暗淡的光点逐渐真的被修补。

    水府威能开始提升!

    还不仅仅如此,这位河伯金印的下一任继承者,还别出心裁,将许多禁制移行变化,布置成了一座契合一部分水脉,地脉的巨大阵法。

    只见源源不断的水脉灵气汇聚在水府周围,形成了一座完全不逊色于那烈焰焚仙阵的仙家杀阵,杀机蕴藏,无数灵光连成一线。

    这种化腐朽的能力看的河伯目瞪口呆。

    “只可惜了,这里的材料到底还是低级了一些,没有镇压凶阵的法宝,只能暂时抵挡一二……”

    出现在阵眼中,随手取下那枚河伯金印把玩,林渊声音轻叹。

    只是另外一只手也也不闲着,在库房中取出一件空间法器,将库房里的宝贝悉数收起来。

    旁边的灵江河伯却神色难言的望着这一幕,这般手段在他望来堪称不可思议。

    只是举手投足之间,便是化解了这迫在眉睫的大危机。

    不但保全了自身,还卷走了全部好处!

    这还不算这位真正的元神手段。

    “我们走吧!”

    林渊一只手握着河伯金印,已经悄然开启禁制,从另外一边悄然离去。

    水府上空,众多玄门修士正在全力攻击水下的水府,道道流光轰击,其中不乏大威能法宝。

    然而让一干玄门修士脸色越来越难看的是,那明明已经摇摇欲坠的水府禁制灵光越来越明亮,稳固。

    “太乙分光镜,给我开!”

    其中那中年道人急了,汹涌灵机涌动,身上数百丈光华爆射而出,一方白茫茫的宝镜飞出,散发出数十丈白色豪光,浩瀚宝光笼罩在水府之上,整个水府禁制灵光一片区域骤然有停止运转,被强行分开的趋势。

    这水府禁制如此强横,也是被直接破开了。

    “果然是天府奇珍,神妙无方!”

    众多玄门修士目光泛亮,一个个磨刀霍霍,已经是做好准备进入水仙水府中抢夺机缘。

    轰隆隆!

    伴随着一声巨响,数位年轻弟子目光一亮,其中一位抢先一步,敏锐的化作一道流光,趁机潜入水仙水府中。

    倒是几位玄门高人未曾动手,这一次是弟子们的机缘,那上古水仙留下的道书也只会面对年轻弟子开放。

    只是看着这般情形,几位玄门长老还是忍不住轻轻一笑。

    “此次看起来还是被俞扬抢先了一步!”

    “是呀,这孩子气数明显比之其他弟子更强三分!”

    “在这一代年轻道院弟子,他是最有希望进入上东岳玄门上三脉的弟子之一。”

    ……

    林渊此时已经悄然出了水府,持着河伯金印,带着从水府中取出的一个玉匣,悄然返回了铁仙观的文昌别院。

    林渊己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好好参悟一番河伯金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