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9章 愈演愈烈
    铁仙道观中,这里一片狼藉,一干弟子,道人已经陆陆续续清醒过来,此时一干人皆是目光既惊且惧。

    就在铁仙道观里,他们禁制被人以道法迷惑心神。

    一些在外面内掳掠的弟子更是肝胆俱寒,一觉醒来全部在大街上,着实骇人。

    外面没有想象中的安全,在城中便是有左道妖人,几人险些被掠走。

    至于到底是什么人救了众人,一干人匆匆返回铁仙观,皆是议论纷纷,大抵是觉得可能是正好碰上了路过文昌县的玄门法脉高人,众人捡了一条命。

    林渊混杂在众人当中,也不显得特殊。

    东厢房的一间耳房内,林渊关上房门,感受着外面众多弟子,道人不安的气氛,微微轻笑。

    取出河伯金印记,这小巧的河伯金印寻常印玺大小,淡淡金光透露着丝丝不凡,林渊小心把玩,爱不释手。

    拥有此物,玄门仙道的修行且不提,浊煞神魔之道可能会大大加快一步。

    玄门仙道,浊煞神魔两种体系,此时在他身上几乎是完美的融合在一起,算得上法体双修。

    只是把玩着这枚河伯金印,林渊神色有些思虑。

    他以雷法为根本,但是要想真正完善雷法,是时候选择一个方向了。

    如以两仪为资粮,另辟蹊径,借假修真,完善雷法。

    当然,也可以选择五行。

    修行修成后天五行神雷,最终从五行雷法中领悟真意,成就后天雷祖元神。

    林渊如今可以选择也只有两仪和五行。

    林渊思及体内那一道先天阴阳二气,表面之上看拥有先天阴阳二气,选择两仪应该是更加方便一些。

    但实际上,并非如此!

    林渊微微摇头,先天阴阳二气极其晦涩,极难入门,若是先走五行,由五行归两仪,多走一步反而更轻松一些。

    林渊望着手中的河伯金印。

    只是五行虽然相较门槛更低一些,但要领悟,也并不容易。

    五行博大精深。

    光是其一行,如水属,九有葵水和壬水。

    葵水浩荡冰寒,壬水绵绵无尽兼且滋润万物。

    脑海中千头万绪,林渊思虑其中优劣,衡量得失,还是决定先走五行,再归阴阳,修成后天雷祖元神。

    至于五行中,先修那一行,林渊已经不需要选择。

    先修水行。

    无论以后是走先天阴阳,先天生死,云水道法是必修无疑,否则无法彻底圆满先天,后天雷法。

    根基不稳,如何升华,纵然是升华,也不过是空中楼阁,一推就倒。

    其实林渊还可以选择一条道路。

    不选一行,而是五行同修。

    只是林渊心中踟蹰片刻,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五行何等繁复,光是一行,便是足够让许多玄门真人终其一生。

    若不是拥有洪荒作为后盾,林渊这种念头想都不敢想。

    随手将河伯金印化作一道流光收入体内缓缓蕴养,林渊目光落在手中另外一件宝物之上。

    第049章 愈演愈烈-->>(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随手将河伯金印化作一道流光收入体内缓缓蕴养,林渊目光落在手中另外一件宝物之上。

    一枚玉匣出现在眼前。

    玉匣之上淡淡宝光闪烁。

    “你要小心,这宝匣之上有上古水仙的玄门禁制守护,只能以最为上乘的玄门真火炼制,才能炼开宝匣!”

    那灵江河伯小心提醒,但他的提醒中途一顿。

    林渊掌心之上出现了一道淡淡红焰。

    燧火!

    这道火焰本是洪荒的功德圣火,经过林渊日日夜夜以玄门法力洗涤,早已经是最强上乘不过的玄门真火,威力不会比那可怕的三昧真火来的逊色。

    焚江煮海,威能不在话下。

    淡淡红焰灼烧,玉匣之上禁制宝光霎时洞开。

    玉匣之上打开,林渊便是看到一道灵光冲霄而起,香云仙乐齐现,林渊见此手一挥功德金灯已经飞出,一道法力将异象遮掩。

    宝匣中几件事物已经露了出来,河伯在旁边看的羡慕不已啊。

    前几任的水府河伯早就知道水府中藏着上古水仙道书的宝物,但却苦于宝匣之上的强横禁制,取不出宝贝。

    林渊看了一眼眉头微微一动,这宝匣之内与几件事物。

    其中一瓶丹药,以及另外数十根蓝汪汪的神针,林渊并没有多看,目光直接落在两册玉书之上。

    哪怕是千年过去了,这两册玉书和下面垫着的红绸子都是新的一般。

    “河洛元景金书?”

    林渊随手取出这册道书,微微扫了一眼,林渊目光越来越亮。

    这确实是难得一册难得的水仙宝录,涵盖玄门诸般修行之妙,尤其是其所修成了河洛法力,雄浑无匹,内涵诸般水川玄妙,上擒天河,下镇河洛,斗法之时,妙用无穷,是一等一的上乘玄功。

    林渊虽已是听太清道君讲道,自创玄功,威能还在这册天书之上,但如今欲要先修水行雷法,得这一册水仙宝书,如虎添翼,想必是很快能够领悟葵水雷法和壬水雷法。

    林渊心头心潮澎湃,很快放下这册水仙宝录,目光望向副册,这《河洛元景金书副册》上则是记载的诸般水行道法。

    不乏凶险诡异,威能奇大的阴毒道法,林渊看了一眼,没有多看。

    这般道法,若是换了一般的修行者,指不定会怎么沉迷,但从洪荒过来,林渊早在众多巫族神魔部落中见过。

    接下来的数天,林渊全身心沉浸在林渊河伯金印的炼化参悟当中,闲暇时间偶尔参悟这部《河洛元景金书》,同时等待着进入洪荒时机。

    偶然关注着外面的变化。

    水仙水府中的宝贝不翼而飞,林渊相信众多玄门道脉的高人不会轻易罢休。

    事实上,林渊确实猜中了前面,水府水仙中众多宝贝突然消失了,众多玄门道脉的高人几乎是当场发飙,头几天几乎是运用了诸般秘法,将灵江河上上下下搜了一遍,甚至还涌动了推演天机的大衍神数,然而依旧是一无所得。

    这种情形数天之后,并没有偃旗息鼓,反而愈演愈烈。

    尤其是数位对于水府之行抱有着极大期望的玄门弟子。

    这让林渊也忍不住有些担心,他虽然办事妥当,但也不是真的做的天衣无缝。

    林渊注意到有不少眼睛在他的身上徘徊。

    尤其是得到了云驿消失的准确消息之后,这数双眼睛愈发凌厉。

    林渊听闻云府的人亲自宴请了这些玄门法脉的修行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