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1章 作法自毙
    闻言,大厅里不少玄门弟子兀自轻笑,十分自持,不少人面露傲气。

    那上首云不凡威严,却摇摇头,闻言连忙你劝慰道。

    “贤侄,可不要冲动,听闻那林渊可是身居功德,不好对付?”

    云不凡越是如此说,那你年轻道人越是气盛,目光大堂中不少作陪的名流士绅,官员,以及修行者,朝着中央的不凡拱手笑道。

    “世叔放心,此事我早已知晓,身具功德面对那些左道旁门法器,自然是占据优势,但我等玄门法宝本就是凝堂皇大道而成,却是一视同仁。”

    “左不过,今夜良辰美景,光是这般吃喝,太过于无聊,刷个法术也算是为为诸位开怀!”

    他手中微微一动,一道红光浮现,出现了一副宝图。

    红光流转,那宝图中竟是隐隐显出一方红尘市井,千奇百怪!

    “真是好宝物!”见得这方宝物,首座之上的云不凡忍不住站了起来,不少官员,散修也是忍不住目光眺望。

    “蕴含红尘万象,端的是一桩重宝!”不少散修神色动容。。

    那年轻道人环视众人,笑道。“此宝名曰红尘炼心图,乃是我叔父手中的一桩至宝,昔年曾经仗之以炼魔护道,不少名动一方的宗门修士都是折煞与此宝之中!”

    “它还有另一妙用,能够淬炼我宗门弟子的道心根骨!”

    “说起来也是那林家竖子的福缘,此宝除了我等宗门少数几位真传,其他人却极少有缘分能够进入图中,经历红尘炼心!”

    那年轻道人说的漂亮,大堂大厅中有不少玄门宗派的弟子心头却是暗自凛然。

    这红尘炼心图据传乃是玄门法脉中,一位玄门高真手中的至宝,最是擅长于窥探心思。

    一旦被拘入其中,心头万般秘密都难以隐藏。

    作为修行者,哪个心头没有一丝私密,在如此大庭广众之下,私密被暴露,以后有何颜面立足。

    那上首,云不凡见此忍不住大赞道。

    “王盘先生当真是少年英杰,年少有为!”

    “可不是如此,在江南七十二灵山中,谁不知晓王盘师弟是黄山宗有名的上玄真修,修行天才!”

    其中一个散修小声道。

    他旁边的一位出身略低的法脉弟子,也是轻轻颔首道。

    “着实如此,十二法脉中,每一支法脉宗门众多,但如王盘师弟这般少年英杰,却屈指可数!”

    在场中,不少都是身怀玄功,这等声音谁会听不到,不少人心中暗骂马屁精。

    那右上首,云楼法脉的一位道人见那少年神色自得,忍不住皱着眉头,悄然对着那年轻道人传音道。

    “师弟,不要做得过分了!”

    “为兄听文昌道院的一位道人私下里说起过,那林家子弟根骨不错,已经引起了不少法脉注意……!”

    王盘此时正在兴头上,哪里直接传音打断道。

    “无妨,左不过是一个无甚出身的弟子罢了,本公子看上他,乃是他的福缘!”

    道人闻言暗自摇摇头,他虽然修为比这王盘精湛,但管不住这王盘出身天河宗的王家,王家在众多的修道世家中,也是颇有影响力,不比他们这些出身寒微的弟子。

    道人心中暗自沉默,只是暗道遇上王盘算是到了倒霉,被他看上了身家,岂能留得住!

    此时他尚且并不知道林渊已经被测出先天道体根骨,早已经禀报诸多法脉宗门。

    道人哪里知道,王盘早有自己的心思,云不凡打的什么主意,王盘大致清楚,不过是借刀杀人之类的计谋,看在几位云家修行者的面子上,他并不在意,他在意只是林渊手中那桩异宝,此等宝物他也只是在师门中听说过,眼见得有异宝在旁,他早已经十分心动。

    难得是林渊刚刚迈入玄门,正好巧取豪夺!

    此时大堂上,却听那年轻道人笑着问道。“云世叔,你这县衙,可有那林家竖子的生辰八字?”

    第051章 作法自毙-->>(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此时大堂上,却听那年轻道人笑着问道。“云世叔,你这县衙,可有那林家竖子的生辰八字?”

    云不凡微微沉吟,点点头道。

    “自然是有的!”

    随机他挥挥手,旁边有个小吏起身离去,只是歌舞片刻,持着一张纸条到来,上面赫然是林渊的生辰八字。

    此时林家宅院中,落魄阵旁边的林渊眼眸冷笑。

    他是何等人物,一方元神大真人,落在旁门也是一方老祖,岂容一介玄门弟子轻辱。

    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林渊尚不觉得如何,林渊眼底有些呵呵冷笑,准备看那年轻道人施法,看他到底想玩什么花样,头顶落魄幡上已经是凶煞涌动,隔空再次捕捉了一缕气机。

    气机显现,正是那年轻道人的模样,并列在云不凡显化的气机旁边。

    两道身影同样是凶煞缭绕。

    那年轻道人不知道死到临头,只想在众多修行者面前好好耍弄一番,震慑诸人。

    一道法力透出送入那“红尘炼心图”,这边林府中,林渊神色微微一动,却是感觉到一缕无形气机摄来,要摄取他身上一丝气机。

    然而他此时修炼浊煞神魔之道,更兼之有先天二十四道图,功德金灯这般至宝在身,气息圆融无暇,区区一位上玄二层的修士如何摄的动。

    “咦?”

    大殿中,王盘已经是屡次施法,仍然感知到那一缕气机迟迟未曾摄来,神色古怪,他再次催动全身法力,不一会儿已经是满头大汗。

    大厅中不少修士看出怪异,顿时忍不住小声议论。

    “难道是这位仙长今天未曾吃饱?”有一位位看不分明的华贵妇人交头接耳,被王盘听了,更是燥的脸色潮红,七窍冒烟。

    主座之上的云不凡倒是老神在在,一边吃着瓜果,只是眼底闪烁着狰狞。

    云驿消失的消息传来,他首先想到的便是林府在其中捣鬼。

    云府初到文昌县,算来算去,真正得罪只有那林府。

    那么多文昌道院的弟子被抓走,最后唯独失踪的只有云驿。

    这怎不让云不凡怀疑,大恨。

    只要他在一日,林家便是休想安稳一日。

    云府失了千里驹,林府休想安乐,今夜的宴会才只是个开始。

    林府,林渊见着那云府大堂里的那一幕,目光微露异色,片刻却是冷笑了一声,一点法力从手中透出送入那落魄幡中,索性借助落魄幡的力量,将那拘来的两道气机稍微遮掩,直接送入那“红尘炼心图”中!

    “成了”!

    王盘骤然神色一动,眉眼中多了一分喜色,他感觉到两道气机被拘来,落入了“红尘炼心图”中,但他感觉好像是多了一道气机。

    “多出来的一道气机是谁的?”

    王盘心中古怪,倒没觉得多想,这宝贝本来就是借来的,未曾炼化,只能使用,并不大熟悉,只是心中也不管了,众多异样的目光,早已令心中气急,一道法力涌动激发这件宗门重宝。

    他心中恼恨方才丢脸,索性准备来个狠的,将“红尘炼心图”骤然催发到极致。

    异象霎时出现,在众人惊呼声,王盘,以及上首所做的云不凡骤然消失不见了。

    轰隆隆!

    只见那宝图中顿时出现了诸般景象,一干修士定睛一看,顿时露出异样,那里面分明是诸般左道神魔的囚室,两个身影兀自进入其中,便是被诸般左道修士擒拿住,死命拷打折腾,更有诸般恐严刑。

    那两个身影翻来复起,被打的叫苦不迭!

    再仔细一看,众多修士面露古怪,那被打的死去活来的两人可不正是王盘和云不凡两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