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9章 五行归元经
    藏经楼二楼十分的空旷。

    这里也十分的幽静,藏经楼外,一株株紫竹紫气氤氲,阳光从竹影婆娑之间照射下来,一排排巨大的书架,有一种难得的宁静。

    架子上都是一排排整齐堆放的玉简,书架之上另有名录。

    林渊走近,目光扫视,眼眸一亮,在其中一个书架之上,竟是看到了文昌道院所传的《上微玄元诀》。

    还有白鹿道院的《坐忘道经》,龙泽道院的《川源注解》!

    除此之外,还有大周许多道院流传的上乘筑基法门。

    五花八门。

    心中微微惊叹于这承渊仙派的底蕴,林渊上前,随手从架子上取出那本龙泽道院的《川源注解》。

    只是扫了一眼,林渊心中顿时了然,这是一部十分纯正的水行道书。

    林渊在法舟之上时,听不少少男少女提及过,承渊仙派的四法四诀中,有一部《天河九纲总摄》,修成之后能够化作一挂浩浩荡荡的天河元神,法力浩荡无穷。

    这部《川源注解》乃是一部十分中正平和的水行道书,可以转修的诸般法诀中,便是包括这部《天河九纲总摄》。

    这部道书玉简后面另外设有禁制,只能观看前面的三分之一,只不过这难不倒林渊。

    左右望了一眼周围,灵觉感知无人关注,眼中嘿然之色浮现,小心翼翼的,一缕灵识探入进去,眨眼之间已经是将这部道书从头到尾观看了一遍。

    随手将之放下,林渊心中暗忖。

    “如果说《上微玄元诀》注重的是醇厚,厚重,那么这部道书着实的就是那绵绵无尽的生机!倒是与《河洛元景金书》中不少经义重复。”

    然而,与他而言,仍然有着不小的借鉴作用。

    林渊将目光落在这二楼数十排书架之上,转瞬便是乐了。

    放他进入了这藏经楼中,简直如同放了一只老鼠进入了米缸中。

    想来其他仙派很难拥有这般齐全的藏经楼。

    这还只是外门的藏经楼!

    林渊有些乐不思蜀,也不嫌弃这里仅仅只是一些筑基法门,这些筑基法门对于完善《太霄道明经》有着十分积极的作用。

    尤其是其中涉及五行的筑基法诀。

    霎时,林渊目光一动,角落里一处偏僻的书架出现在眼前。

    “《承渊道经》?”

    望着那一套被贴着标签,用明黄色布帛捆扎的玉简,林渊目光微微一动,随手将之取到手中,解开明黄布帛上丝线,微微一缕灵识探入其中。

    此时,藏经楼中陆陆续续已经进来了不少外门,以及预备内门弟子,这些外门弟子,内门弟子见到林渊,神色各异,只当是这位预备内门同样有心争夺那座福地洞府,当即对视一眼,各自呵呵一笑,手中却是不慢。

    大约是得到了一部分宗门内的强者指点,更有目的性,只是一会儿便是各自找到了所需的筑基法门,分别前往旁边找藏经楼的执事登记。

    眼见林渊还在查看,当即不少少男少女心中忍不住暗笑。

    到底是在门中无什根基,须知哪怕是先天道体,在宗门中若是不攀附门中派系,焉能混得开。

    修士修行,七分靠机缘,三分靠根骨,根骨也只占三分,若是在宗门中混不开,很快就会众多同门所压过!

    承渊仙派宗门之中弟子们的竞争何等激烈,还自持清高!

    恐怕是内门弟子身份都将不保。

    林渊察觉到了这等目光,并未理会,他已经趁着机会将《承渊道经》悉数所领悟,神色之间不时闪烁着淡淡灵光,有所领悟。

    第059章 五行归元经-->>(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林渊察觉到了这等目光,并未理会,他已经趁着机会将《承渊道经》悉数所领悟,神色之间不时闪烁着淡淡灵光,有所领悟。

    这《承渊道经》确实非同一般,讲的是灵根自种,明心见性,溯本返元,功法九转直指一丝往返先天之妙,一旦修成自是先天根基,潜力巨大。

    任何道经入手,都将事半功倍!

    光是这一点,便知这套筑基法门着实玄妙。

    唯一的缺陷是,功法九转,需要大量时间,而且功法晦涩,需要诸多的道藏积累,一般人却是熬不起。

    只不过这部道经与林渊而言,却是百无一用。

    他本来已经是先天根基,而是先天根基中极上乘,即将成就先天神魔!

    区区一缕先天根基,在林渊面前,不值一提。

    “林渊师兄,可有闲暇,能否听我说一句话?”

    就在这时,林渊目光一动,背后一道声音传来。

    那是一位身形修长,面容清逸的少年,脸上带着笑容,为人看起来十分正派,令人很容易生出一丝好感。

    在这位面容清逸的少年旁边,另外一位梳着百合髻的少女,一袭绿衫,素面朝天,本就生的美貌,再加上双眸中那一汪如秋水一般的纯净,令人印象深刻。

    郑氏兄妹,林渊认得这两人。

    这两人在法船之上颇有名气。

    一对出生于普通普通的兄妹竟然同时被承渊仙派选中,兄妹两人同时根骨极佳,这怎不令人羡慕。

    尤其是绿衣少女郑绮,在法舟上一干少女中,也是极其出色,完全不逊色于那金湖龙宫的龙女敖仪。

    林渊目光冷淡的看了一眼这对兄妹,敏感至极的心神扫了一眼周围,感受到数道望来的目光,当即是明白这对兄妹恐怕存心不良,林渊当即心头厌恶,他并不想惹什么麻烦。

    目前只想安静修成五行雷法。

    神色冷淡,疏远,也不理会这郑家兄妹二人,林渊扫过藏经楼,这里一道道筑基法门已经被他破解的七七八八,再留无意,索性在二楼选取了一门唤作《五行归元经》的道典,登记之后转身直奔三楼。

    郑威,郑绮两兄妹见着林渊怫然拒绝的态度,神色诧异,眼眸中还有一丝难堪。

    “大兄,难道此人已经洞悉了我二人的算计,所以如此这般拒绝,直接与我等撇清干系?”

    郑神色端庄,只是望着林渊离开的方向,一双妙目中闪过一丝阴沉。

    “可恶,原本还想利用此人,拖住那李睿,给我等一些喘息时间,重新寻找其他内门弟子,真传弟子作为靠山,摆脱那李睿的纠缠……”

    郑绮心头既是不甘,又是有些咬牙。

    想她也是长得国色天香,若非修为暗弱,便是那龙女敖仪论及美貌也无法与之相提并论,原本想着利用此人,是手到擒来,未曾想还未开始,就吃了闭门羹。

    那郑天威神色倒是不动,神色平静,反而笑着道。

    “二妹,你错了,我等目的已经是达到!”

    “试想,那李睿何等霸道的人物,仗着宗门中大周皇族的势力,只是见了你一眼,完全不顾及同门情面,就要强行纳你妾侍,今日在众目睽睽之下,眼见着我等与林渊接触,尤其是你神色亲昵,岂能不心中孤疑!”

    郑绮道。“大兄,就算是怀疑,他恐怕也不会轻易动手?”

    郑天威清逸的脸上闪过一丝笑容,否定道。“恰恰相反,那李睿初入内门,他自持修为高强,只怕此时是正要找个人来杀鸡儆猴,彻底立威,这林渊身后一无靠山,二是才刚刚修行,你说他会放过这个机会吗?”

    口中反问,他神色从容道。“且我等出去之后暗地里散布一些言论,不愁这二人不生龃龉!”

    他望着藏经楼外,摇摇头道。“只不过,接下来你还得抓紧时间接触几位内门,或真传,你我得及早脱身!否则恐有反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