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误入
    七月十五中元夜,斗转参横。

    地官赦罪,群鬼乱窜喧闹尘世。引阴风凄瑟,月隐星沉。

    终于加完班的林苏青,因为答应了屈指可数的粉丝们——直播七月半深夜逛街。只好忍下饥肠辘辘,出了公司去大街小巷上晃悠。

    分明注定了只能靠才华吃饭,他却偏要自不量力的兼职做主播。妄想着能一炮而红后,买房买车走上人生巅峰。

    然而他拼死拼活,远不如别人直播抠脚来的人气多。

    无奈之下,为了增长人气,他干了半瓶二锅头,酒壮怂人胆的来鬼节之夜寻找刺激。

    夜风呼啸如鬼哭狼嚎,倘若此时碰上个把路人,整蛊几句,兴许能触发不少笑料,涨上三五百个关注。

    可他寻来盼去,阑珊酒意即将被冷风吹散,街上连条狗都没有,更别说人了。俗话说天无绝人之路,显然老天是在把他当畜生。

    罢了,还是回去忍气吞声地听甲方爸爸胡说八道,老老实实的修改第十五遍策划案去吧。这主播爱谁做谁做去。

    正心灰意冷之际,林苏青突然眼前一亮,激动之情难以言喻。

    “各位大佬,我在七月半的街头,发现了一只端坐在十字路口的单身狗。我们去采访采访它有什么不开心的事!”

    他连忙举着手机朝那脏得融入夜色的狗子奔去。

    不是人也没关系,凭借演员的自我修养,尬聊半个小时小意思。

    那狗子怂眉耷眼,一副便秘数日的模样,烟泥裹身辨不出毛色,不像是会咬人的狗。

    林苏青试探着戳了戳它湿漉漉的鼻子,熟络道:“嘿,哥们儿,你可知好狗不挡道?”

    狗子闻言轻抬一只眼皮,乜视了他一眼,继续阖眸不理。

    “朋友,你听说过绝望吗?我好像被一只土狗子鄙视了?”

    他话音刚落,登时,狗子脚下一道金光乍现,骤然冲出光柱顶天而上。倏而,如同旋风似的旋转。

    突逢异象,惊得林苏青一屁股跌坐在地,瞠目结舌竟疏忽了自己的一只脚恰好处在光柱内!他正要收回脚,却猛然被旋风金光拽着脚踝一同卷上了墨色苍穹。

    眨眼间,夜静如水。

    宽阔马路上荒无人烟,只留下尘土腾腾。

    ……

    ……

    “握草!握草!握草!”林苏青只觉头昏脑涨,方才不停旋转着上升,此刻却如迅雷般坠落,“握草!”

    随着最后一声暴吼脱口而出,他扑通一声,坠入了一方烟雾缭绕的温池。

    猝不及防猛入了几口池水,慌忙冒出水面,连呛了几声咳嗽后,他不忘安慰自己:“还好爸爸命大。”

    他抹把脸抬头一看,不是吧?眼前竟有位青丝如瀑,天资盛颜的绝色佳人!

    “我、的、天、呐……”林苏青喜不自胜,刹不住馋涎欲滴,连忙以手遮脸,目光却穿过指缝悄悄打量。

    他清了清嗓子故作正气道:“咳,美女……你别喊,你别叫……我不是流氓……”

    温池中氤氲的温热雾气,使一切都仿佛遮上了一层朦胧的薄纱,似真似假,如梦如幻。

    于这宛如瑶池仙境的温池之中,那绝色女子安然的立着。肤若凝脂,眸如剪水,如画眉眼于袅袅烟云中自有一番妖娆,不慌不忙醉得人神魂颠倒。

    “自古非礼勿视,我一定会负责的。”这份垂涎竟脱口而出,林苏青顿时觉得自己有些丢人现眼。

    “何人。”一道清冽的男人声音自美人口中突如其来。

    如同晴天霹雳当头劈下,林苏青膝盖一软,险些再度跌入水中。

    莫不是脑子进水听错了?旋即甩了自己一耳光,疼得眼冒金星。

    “嗷呜~”一只狗子兴奋莫名的自远处刨水上岸。

    奇哉怪也的是狗头虽白,却全身赤红如火。

    它屁颠颠儿地奔向美人,谄媚地蹭着美人那挂着水雾的青丝。倏然,扭过脸乜视着林苏青。

    那眼神好生嫌弃,好生熟悉……正是那十字路口的土狗子!

    他岔神之际,只听那美人清冷的声音随腾腾热气飘来:“无知凡人。”

    凡人?那美人?是神仙?

    摸了一只狗就穿越?刚穿越就撞见神仙洗澡?

    湖南卫视都不敢这么编!

    林苏青登即又甩了自己一耳光,痛感清晰,非梦非幻。他捂着肿脸,安抚自己一定要保持冷静。随后左顾右盼兀自揣度着——这青天白日,我是董永,还是兰陵王妃?

    一个是偷看七仙女洗澡,一个是偷看兰陵王……其中差别还是很致命的……

    林苏青紧张万分的低头看了看自己平坦的胸膛,怕不确定,又探手摸向自己的胯下……呼……他长舒一口气,万幸传家宝还在……

    罢了,既然穿越,不是主角便是炮灰,何妨赌上一把。

    就这样冒然的想着,他挺起胸膛,逞能道:“昂,我的确是凡人,你是什么鬼?”随口的一句梗,神仙美人却是没听懂。

    美人眉头轻动,饶有意味的看着他,道:“鬼?”

    美人言简意赅,反倒是蹭在他身边的狗子急了,嗷一声怒道:“愚蠢凡人,胆敢冒犯青丘二太子殿下!”音色稚嫩犹如男童,似真似梦,狗子居然会说话?

    林苏青顿时紧张起来,但最令他害怕的……反倒是狗子的那番话。听起来……林苏青不由得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穿越进了哪本男男小说……

    不禁后庭一紧,有些恐慌……

    狗子的脾气正欲发作,却被那美若女仙的二太子制止。二太子随即在他与林苏青之间化出一扇浓雾屏障,于影影绰绰之中轻盈上岸,当他身姿一转,雾障逐渐消散。

    二太子现身时,已着上一席水色暗镶蟠螭纹锦裳,外罩一层如烟薄衫。仙逸出尘,更添几分清冷。他修长五指随意一捏,于手中化出一把玉骨折扇。

    二太子居高临下睨了一眼尚在池中的林苏青,又以余光瞥了眼狗子。眼波流转间一番雅致,虽是男儿仍也夺人心魄,却不发一语,折身离去。

    林苏青初来乍到,人地生疏,可不能放他走。遂赶紧爬上岸追去,可方刚迈步,就被突然蹦出的狗子拦住:“放肆!”

    狗嘴里蹦出童声,不禁又吓了林苏青一个踉跄。

    他望着二太子远去的背影,苦不堪言地喊道:“相逢即是有缘,行行好告诉我这是何年何月何时何地吧?”

    二太子无动于衷,身影径直消失在幽篁深处。

    狗子追了几步,复调转回来,扬起小下巴冲林苏青道:“主上召我归来时,你误入结界,目前是回不去了。”

    林苏青一怔:“你说什么?我回不去了?”心中随之泛起忧虑,他要是回不去,那他的家人怎么办?

    “唔……其实也不是回不去……”狗子忽然想到什么,话锋一转,却欲言又止,吞吞吐吐的并不说明,“只是……”

    哪有功夫容它犹犹豫豫!

    为了方便说话,林苏青当即上前蹲下,捉起它的两只小爪,将它悬吊在半空中,催促道:“只是什么,你赶紧麻利说呀!”

    “大胆凡人!你放我下来!”狗子两条后腿一阵乱蹬,毛绒绒的小脑袋扭来晃去的胡乱挣扎,“你快放我下来!你若再不放我下来……我、我咬你!”

    狗子说着张嘴就冲他手去,吓得林苏青立马松手将它放下。

    他焦灼的等待下文,狗子却慢条斯理的甩了甩脑袋,又抖了抖身上的毛皮。

    林苏青心中不由得犯起嘀咕,狗子先前对他颇为鄙夷,现下却主动交谈,莫非有诈?

    这时,只见它抬起一只小爪挠薅着眼睛,一把童音稚声稚气道:“你想回去啊,有两种途径。一呢,是死了被烟白无常勾去,由地府判官判回原籍。”

    这不是死路一条吗?林苏青赶忙询问:“二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