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千钧一发
    这荒郊野外的,他方才喊成那样,连只鸟都没惊动,想来也指望不上狗子能及时赶来救命。

    万不得已,只能靠自己了。

    好在这是有脑子的女妖怪,而不是只知道猎食饱腹的野兽。只要听得懂人话就讲得通道理吧……

    林苏青咬紧后槽牙,强忍住一肚子的恶心,决定一试。

    他佯装出一副中了女妖怪的“美人计”的色胚样,冲她挤眉弄眼道:“这种事哪有让女孩子主动的道理。不如由我来伺候?你意下如何~”

    话一出口,他先被自己恶心得抖落了一地鸡皮疙瘩。可念在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当前的他唯有这一个法子,或许能搏得一丝逃命的机会。

    女妖怪闻言,赤眼珠子在烟洞洞的眼眶里转了又转。

    林苏青见她仍存犹疑,忙又腆着脸,谄媚地补充道:“姑娘你神通广大,我区区一介无能凡人,定然是逃不出你的小手掌心的。”

    他干脆把心一横,握住她干枯的手,噘着嘴装作有些撒气道:“反正我是想好了,该来的总是会来的,既然如何也逃不了,做什么不放纵地享受一回。我平生还没和女妖怪行过……行过那回事嘞……”末了还装出几分羞怯、几分好奇的腼腆笑意。

    女妖怪被他这模样逗得一笑,咧开那没有牙齿,干瘪如太婆的嘴,娇媚的笑道:“哎哟哟~俊哥儿不愧是二太子殿下的客人~十分知事嘛~”

    她将手从林苏青的裤子里头收出来,用指甲尖轻轻地划着他的脸颊,饶有意味道:“果然是不知者不畏吗~你可知我要对你做什么?”

    林苏青没意识到她弦外之音,只朝她挤去一记媚眼,一脸荡漾的笑着:“不就是~那回事儿嘛~嘿嘿嘿~”

    论起此时此刻的演技,奥斯卡电影节也欠他一座金像奖。

    “哼哼哼哼~”女妖怪的笑声听不出其中意味。像是对林苏青那番孟浪言语里的心照不宣,又像是在蔑笑他的下流却无知。

    林苏青自知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已算是最好的分寸。于是便装出一副好奇又期待的模样,等待着女妖怪的决定。

    女妖怪擒着他手腕的力道稍微松开了一些,而后用力捏住他的下巴,以一种透着狠厉的微笑看了他良久,才缓缓道:“好呀我的俊哥儿,你想来~就来吧~”

    她笑吟吟地解了他身上的妖法,刚一松开手,林苏青趁势一翻身,将她反摁在青石板上,装出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样。

    女妖怪先是一怔,竟是颇为欢喜的睨着他,嗔怪道:“讨厌~如此霸道~不过奴家好生喜欢~”

    拖长的尾音,听得林苏青不由得浑身一抖,恶心得毛骨悚然。

    他料想这女妖怪的心中,必定仍然存有疑虑,兴许她此番行为不过是在试探他的真假。

    他将排山倒海般的恶心感稳住,自我劝慰道,既然做戏就要做足,可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惹出什么差错来,被她一击毙命就不值当了。

    虽然脑子里盘算得一清二楚,却在他刚一对上女妖怪的那张赤烟发亮的丑脸时,心中顿时就打起了退堂鼓……

    再一看她那干瘪犹如老太太的秃嘴……以及还没亲下去就扑面而来的腥臭……

    林苏青只觉得胃中几番数次的翻江倒海,险些按捺不住喷吐她一脸……

    可他还能怎么办,现下他已经别无选择。想要活命,只能牺牲一点色相了……只要取信了女妖怪,他就有空档伺机逃走。

    罢了,不过是区区色相,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就当被野猪啃了一口。

    他摸了摸别在腰后的双刃匕首,一闭眼狠下决心,紧咬着牙关就亲了下去。

    他原本打算,光亲下去应该是不够的,怎样也得多深吻她几下,将前戏做足了,她才会完全放松警惕。

    可当他真的亲下去后,他的嘴就跟沾了胶水似的,压根不听他控制,如何都不愿张嘴去深吻她。精心盘算了一大圈,怎料想身体却如此诚实,死活不肯配合他。

    这可如何是好。

    正在林苏青绞尽脑汁的担忧之时,那女妖怪的舌头猛然伸出,用力的撬动着他的唇齿。

    握草!林苏青心中一惊,这特么的要闹甚?

    居然还被那女妖怪趁势得逞!

    他登时就尝到她那咸腥无比的舌头,分外有力捅进了他口内乱捣一通,与他的舌头交缠着打着架,紧接着她舌头一转,直奔向他的喉咙。

    握草!好恶心,老天爷,求让我直接暴毙!感激不尽!

    林苏青惊愕失措,心中哀嚎,却躲也躲不开,刚要起身闪躲,就被女妖怪的手紧紧的桎梏住脖颈和后背。

    女妖怪的舌头像一条细蛇,顺着他的喉咙蜿蜒着往他身体内探去。

    林苏青感觉自己有什么东西被她吸走了,同时又觉得那女妖怪的舌头在他的体内找寻着什么。

    不多时,他便感到身体异常的疲惫,浓浓的困意摧枯拉朽般包围着他。

    眼皮不停地上下拉锯打起了瞌睡,可他不敢睡,他强行振作着仅剩的一点精力,不停地在心中告诫自己——千万不能闭上眼睛,千万不能睡!后果不堪设想啊!

    他努力想挣扎开来,却越是挣扎,那女妖怪就将他抱得越发的紧。俄而,女妖怪为了防止他逃脱,干脆用头发将他的腿脚与她自己缠绕在一起。

    林苏青不停地与女妖怪作着抗争,他一点一点的去摸向别在腰后的匕首。

    女妖怪并不继续做些其他,只一味的这样以舌头在他的身体内,宛如觅食的蛇蟒般四处探寻,不停地探寻。

    他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她在用舌头仔细搜寻着他身体内的每一处角落。

    先前横扫过他剧烈跳动的心脏,现下又舔遍了他的肝肺。即便如此,他却丝毫没有疼痛感。只是,但凡女妖怪的舌头所经之处,都留下了一种非常强烈的如同被蚂蚁啃噬的刺痒感,同时还有一种像是有什么被她吸去的感觉。

    他想不明白,这个女妖怪究竟要从他的身体内找出什么。

    ……

    当金乌高高的挂上了晴空,晨雾悄然散去,明媚的阳光洒下大地,却唯独照不进他们所处的这块青石板。

    仿佛被青石板后面的那株大树遮天蔽日了似的,阻隔了世间与这里的一切。

    纵使阳光普照,树下的蒙蒙大雾却始终笼罩不散,连风都吹不进来一丝。

    女妖怪的舌头在他体内一路搜寻,忽然,径直朝他腹部探去。霎时,林苏青感到腹部一冰,与浑身的燥热刺痒截然不同。紧接着腹部剧烈刺痛,如同被一把锋利的冰箭猛力刺入。

    与此同时,那女妖怪迅速收回舌头,一把将他推开,连带缠在他身上的头发也如同受了惊吓似的迅速撤走。

    林苏青被她猛地一推,惊坐在青石板上,方才的异常困倦顿时一扫而空,打了一个激灵就回过了精神。

    只见那女妖怪翻身半撑起身子,伏在石板上连连大吐着墨紫色的浓血。

    林苏青看得一脸惊诧,突然,他的体内又强烈的涌上来一阵呕吐欲,来不及思索,他刚一侧身,便是吐了一地浓稠的紫血。

    他所吐出来的,居然是女妖怪的血。

    林苏青摸了摸自己浑身上下,不仅没有一点伤势,更没有丝毫痛楚。他连连摁了摁自己的腹部,也全然没有方才那冰凉的刺痛感。

    就在这时,终于缓过来伤势的女妖怪,骤然袭来掐住他的脖子,怒目圆瞪的质问他:“你究竟是何人?”声音雌雄难辨,与先前的娇媚显然不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