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我不能死
    捕快头子一把揪住林苏青,大喝:“我看你小子长得就不像个好人!”

    林苏青大呼冤枉:“大人,我自问一身正气,怎的就不像好人了,再者抓人也得凭证据不是?这其中定然有误会,我怎么可能杀人呢?”

    徐老头怎的张口就乱说,他的儿媳妇分明早就死了,怎的要诬赖是他杀的!

    捕快头头脾气十分急躁,一把搡开他,唾弃道:“废话真多。”

    随即不耐烦地冲徐老头问道:“他杀谁了,你不说清楚,我怎么抓人!”

    继而他大手一招,方才随他一起赶来的官差们,立即心领神会,当下排开,将他们仨人团团包围,每个官差衙役的手,都握在腰间的大刀上,眼神紧盯着林苏青。仿佛但凡他轻举妄动,他们就会立即拔刀相向,毫无留情。

    林苏青见此架势,而自己的确顶天立地没有杀人,便也不打算轻举妄动。

    徐老头抚了抚自己的胸口,喘着粗气,正要说明详情,突然看见自家二媳妇匍匐在地上,当即惊愕:“我家儿媳妇儿的尸骨怎么在这儿?”

    林苏青一怔,难道说的不是杀他的儿媳妇?那说的是他杀了谁。

    这时,捕快头头一口打断了徐老头,吼道:“说正事!早就死了的人有什么好谈的!”

    徐老头眉头皱得有万般无奈,却也只得先抛开儿媳妇儿的事儿,连说带喘讲述起那三名行脚商人的前因后果。

    “约莫寅卯交接的那个时辰,打南边来了三个行脚商人,都是以往熟悉的。偏这回带着这个小子一并来我家借宿,我本来见他面生,不愿收留,但那几个老伙计领着他一起,我也不好单单拒绝他。”

    捕快头头眉头紧皱,厌烦道:“少扯闲篇,捡重点说!到底怎么回事儿!”

    “哎!好好好……”徐老头听令,连忙说道:“我见这小子一身穿得有模有样,也不像是有什么坏心眼的,我便收下了。老爷您是知道的,我儿子死得早,我平日就靠收留行脚商过夜为生。”

    林苏青疑惑,为何突然扯到了那三位行脚商大哥身上,莫非是他们出了什么事不成,他蓦然回想起先前女尸在他们三人脸上吸气的场景。该不会是……死了?

    “老子叫你说重点,你听不懂人话是不是?”捕快头子说着,作势就要给徐老头一巴掌,徐老头生怕他当真打下来,连忙应下。

    “诶诶诶,我说重点,说重点。”徐老头显然受了不小的惊吓,这其中有来自捕快头子的恐吓,更多来自那三名行脚商的。

    “今晨,我按例去叫他们起来出摊,一去之下,才发现,不仅我儿媳妇的尸体不见了,就连那三个行脚商都……都……都死了!”

    “死了?”捕快头头等不得徐老头的絮絮叨叨,扭头就揪住林苏青的已经叱问道:“从实招来!你怎么杀的他们,为何要杀他们!”

    “我没杀他们啊。”林苏青愁眉紧锁,人的确不是杀的,极有可能是那名女尸搞的鬼,他叫苦不迭,“分明就是诬陷,怎么能不分青红皂白就说我杀人了。分明是那女鬼做的乱!”

    “女鬼?”百姓们问题顿时恐慌起来,顿时议论纷纷。

    “胡说八道!”徐老头气急败坏的咒骂道,“你杀人就杀人了,还要攀咬诬赖一个死人!你还要不要脸!枉你是个七尺男儿,你敢做不敢认,还嫁祸到死人头上,你简直混账东西!”

    百姓们听到徐老头瞋目切齿的一番痛骂,大家也是义愤填膺,纷纷指责林苏青忒不是人也。

    林苏青正想解释详情,可是捕快头子丝毫不给他机会。

    “你还敢狡辩,徐老头亲眼看见他们横尸家中,你敢不承认?!”捕快头子当即下令,“来呀,给我拿下!”

    林苏青连忙指着女尸道:“我真的没杀人,是这个女鬼害死他们的,我亲眼所见。”

    “一派胡言!”捕快头子拔出大刀,高举过顶,一声大喝示意,“拿下!”

    林苏青见势不对,扭头就跑。

    大家都以为他杀了那三个行脚商人,又有徐老头这个所谓的“目击证人”,他这个外来的百口莫辩。

    而方才,也有人看见他一章劈“死”了徐老头家的儿媳妇。他真是有千张嘴,也没有机会说一个字。

    林苏青冲出人群,边跑边喊冤:“我真的没杀人!真的是那个女鬼杀的!你们听我解释啊,你们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啊!”

    “抓住他!给我抓住他!”捕快头子吼得声如洪钟,将林苏青的声音盖得严严实实。

    林苏青慌不择路,只顾往前跑,不时回头冲追捕他的官差们喊道:“抓人要讲求证据,你们查都不查,就来抓我,这也太不讲王法了!”

    “先抓到你,再搜集证据也不迟!你如果没有杀人,你跑什么!你站住!”

    “我若是不跑,被你抓了,我还出得来吗我?”林苏青心里知道,就冲这混不讲道理的势头,他若真的束手就擒了,万一他们仍然不去查案,直接就给他判罪,那他真就是半点活路都没有了,还不如顶着罪名不解释,跑为上策。

    他冲撞着人群,撞得大家不得不给他让开路,不时的在心中呜呼哀哉的叫不平。

    究竟是造了什么孽,老天爷才把他坑来这边世界。

    自从他来到这边以后,什么本事还没学成不说,腿上的腱子肉了倒是练重了两斤了,成天的除了逃命还是逃命。什么真本事还没学到,尽是练出了逃命的本事了。

    这要是再呆得久一些,等他哪天回去了,博尔特和刘翔算得了什么,他现在回去,世界飞毛腿纪录就是他。

    “老天爷!你饶了我吧!”他仰天哀嚎,身边的人还不时的指着他的脊梁骨骂。

    “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要是没做亏心事,他跑什么!”

    “就是,我方才见徐老头的儿媳妇儿还好好的,被他一掌打下去,这不就断了气儿了。那下手狠呀,你瞧瞧,人手都嵌进地里头去了。”

    “依我看呀,这小子准不是什么好东西。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瞧他连自己的头发都绞了,也没有什么是他干不出来的。”

    ……

    尽是些没头没脑的瞎揣测。林苏青听在耳朵里,恨不得上前揪住他们挨个儿对质,哪只眼睛瞧出他不是好人?又是哪只眼睛瞧见他杀了人?真是舌上有龙泉,杀人不见血!

    “站住!”捕快头子蛮不讲理,眼见着追不上,干脆下了死令,“管他活的死的,先给老子抓住他!赏五十斤大米!”

    四周顿时一片哗然,围观的百姓当即蜂拥而上,争前恐后的加入抓捕,七手八脚的上来揪扯他。

    林苏青心里那个苦呀,这特么究竟是什么穷乡僻壤,他的命就只值五十斤大米吗!

    顷刻,他身后是茫茫人海,热火朝天。几乎是整个县的人都出动来追捕他,就连他刚刚跑过,毫不知情的人看见了,一见大家伙和官差们都叫嚷着要抓他,也不由分说的挨三顶五地冲了上来。

    回头只见尘沙滚滚,车马纷纷。林苏青有冤无处说,真是恨死这个地方了。

    这时,忽然从身侧巷子口骤然窜出来四五个官差,登时冲出来将他摁倒在地,拔刀架住了他的脖子。

    这下完了,林苏青心中哀恨。他若是真的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死在这四田县了,他做鬼也要先把这四田县搅个天翻地覆民不聊生。

    转眼那个捕快头子也抄着胳膊从巷子里出来,冷笑道:“哼,跑不了吧?”

    说着走上来就是一脚,“哼,你跑呀!”接二连三地踹在林苏青的腹部,“你倒是跑呀!你起来继续跑呀!”

    这哪里是官差做派,这和街头混混有何分别。

    林苏青捂着腹部,痛得蜷缩在地,而其他官差门却上来硬将他掰转过来,四人分别摁住了他的手和脚,强行将他仰面摁在地上。

    他还没想明白这是作何,那捕快头子当即又踹在他肚子上。

    “我看不收拾你一顿,你不知道什么叫王法!”

    接着对着他肚子和胸口就是连踹数脚,脏腑受到重创,他一口浓血冲天喷出。

    捕快头子连忙往后一躲,却还是被溅到了一些,他嘲讽道:“哼,老子当你挺硬气呢,才这么两脚就受不得了?杀了人你还想跑?”

    “我真的没有杀人……”

    林苏青已经痛得听不清那捕快头子在说些什么,也听不清自己在说什么。

    他只觉得腹部和胸腔剧痛无比,连肠子都痛得在疯狂地抽搐。

    他觉得自己要死了,这回可能真的要死了。

    他逃过了魍魉的迫害,躲过了夜行的行尸走肉,避过了吸食阳气的女鬼,还闪过了无故害人的女尸。却未曾料想,没能过去这群无知又自以为是的凡人。

    而今,他竟要死在这群蛮横不讲理的山村野夫手里。

    他什么都还有做成,拜师没有拜成,修炼也还没有开始,他还想要回家去……却就要这样被活活的打死在这里吗,就要死在这无人问津的穷乡僻壤里,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在这里吗。

    而后成为那乱葬岗里的新坟包,成为那乱葬岗新添的孤魂野鬼吗?

    不,他不愿意,他不甘心。

    他可以死,但他绝不能这样狼狈不堪的死,更不能这样不明不白的死。

    他林苏青的死,应该是辉煌而盛大的死。

    他不能就这样死,不能死在这里,不能因为这样不堪的理由死在这里。

    腹部忽然腾升起一丝燥热和刺痛,而那股燥热,很快过电般迅速向全身蔓延。这是,要死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