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巫蛊之由
    看来看去,这些马儿长得都差不多模样,林苏青也挑不出个什么差别来,便随便指了一名侍卫。

    “你下来找人合骑一匹去,这匹马本宫要送人,回去后再赐你一匹新的。”

    侍卫一脸错愕的下了马,众侍卫皆是满脸茫然的看着林苏青,只见这位太子殿下亲自牵着马,又返回了林子深处。

    “不必跟着,本宫去去就回,若许久不归,速来救驾。”

    侍卫一听还有危险,当时就慌了要跟上。

    “殿下……”

    却被林苏青摆摆手拒绝了,大家只得紧张万分的目送着他离去,

    林苏青牵着马回到林中原地,将缰绳递给阿德,问他道:“先前所说的难事,你可选择好了?”

    阿德接过缰绳,将马儿拽到自己的身后,转身冲林苏青抱拳谢礼,同时道:“今日,我本该死在这荒郊野外,却恰巧被救下了。而救我的人不是别人,正巧是太子殿下你。想来,冥冥之中早有天意替我选择了。”

    “什么选择?你是打算不投靠投靠颍王,转来投靠本宫吗?”

    “不这个意思。”语罢,阿德利落地翻身上马,动作轻松干脆,一气呵成。

    林苏青讶然,不是这个意思那是什么意思?

    “多谢太子殿下赐马,告辞。”阿德骑在马上再次冲林苏青抱拳答了谢,便策马而去。

    驭马驾轻就熟,阿德好像是个骑马老手?

    林苏青倏然想起阿德那一手的茧子,不禁猜测,莫非是个会功夫的?武将?

    疑惑之时,他的侍卫们不放心,牵着踏雪赶来,其实这不过是两三句话的时辰。

    其余侍卫等候在不远处,只有领头的侍卫跃下马背,所有侍卫中只有他身系披风,似乎是个副将的职务。

    副将上前来抱拳相劝:“殿下,天色已晚,不宜在外久留,请殿下速速回府。”

    请示时那副将一眼瞥见了地上的那堆烟血块,当场怔愕,随即顺着草地上马蹄踏过的痕迹望向远处。

    林苏青抓住了那副将的眼神,于是指着那对烟血块问道:“你知道这是什么?”

    副将踟躇不语,很是为难。考量再三,登即抱拳单膝跪下,垂着头深有惭愧。

    “回禀殿下,属下的族人虽然精通用蛊,但属下少年便离家入伍,为国效力。对巫蛊之术只是幼时有些浅薄的耳闻,但并不通晓。”

    是怕出身有所牵连吗。林苏青看见那副将脸上顺着下颌滴下豆大的汗珠,竟是怕到这种程度。

    林苏青应他道:“本宫免你极刑,也免你死罪。”

    那副将肩头颤了颤,似乎是紧绷的心弦松了下来,道:“多谢殿下。”

    接着道:“属下不记得它的名字,只隐约有些印象,这好像通常是是一种对自己下的蛊。”

    林苏青一怔:“对自己?”

    “属下记得,幼时有位邻居阿嬷,因为病重命不久矣,阿嬷为了活命等参军的儿子归来,便对自己下了这样的蛊。”

    那副将说着,突然又想到什么,连忙道:“不过也曾听说若是哪家孩子体弱多病,也会用这样的蛊,似乎是因为这样的蛊可以激发潜力,增强体魄,身有此蛊者,就是形容枯槁也会比寻常人力气大。”

    林苏青只觉得脑子嗡地一震,那阿德中了是怎么一回事?谁下的?他自己?

    “如若成年人将这个蛊物吐出来了呢?比如这样。”

    副将侧首看了一眼草地上的那一堆烟血团,又是几颗豆大的汗珠滴落,打得地上的草叶颤动不已。

    “好像会……不日便亡,或……活不过半百。”

    “活不过半百?为什么?”林苏青愕然。

    “因为这蛊原本是用以续命的,蛊出则人死。非命尽之人,则属于正常体质受蛊,就算是体弱多病的小孩受此蛊,也是在正常体质范围内。所以,即使可以增强体魄,实际上却是一种提前耗损,所以会折寿。”

    副将的记忆的确不太清晰了,讲述起来无法完整,总是说着说着又忽然想起来补充。

    “不过,排了蛊不一定是坏事。假如是正常体质受蛊的话,好像不排出可能会更短命,听说活不过而立之年,就会被蛊婆召走。”

    林苏青登时想起那一阵阴瘆瘆的笑声,问侍卫道:“蛊婆是下蛊之人吗?”

    “对,对应的男性称之为蛊公。不过属下族内的蛊术通常传女不传男,因此蛊公极少。”

    副将想了一会儿,又道:“听说是因为蛊虫是蛊婆所养,到一定时候她就要收回蛊虫,而蛊虫们先前寄生的载体,就会用来……用来喂养新的蛊虫。”

    林苏青顿时明白,难怪阿德说那个老婆子要吃他。可是他又想到,先前听到的那一阵阴瘆瘆的老人笑声,只闻其笑声,不见其身影,怎样也不像寻常。

    “蛊婆除了蛊术,是不是还会巫术?”否则怎会合成为巫蛊之术?

    副将摇摇头:“殿下恕罪,属下不知道。但是,幼时见到,稍微厉害的蛊婆都很大年纪了,很少有年轻的女子习得。而且蛊婆们都格外长寿,有的甚至能通过施蛊,将他人的性命嫁接于自身,活上百来岁的皆有。”

    百来岁,不是妖怪也修成老妖怪了。

    林苏青想了想,缓缓道:“你的族人们……”

    副将一抖,生怕林苏青下一句说出要诛他全族的话来,连忙主动交代。

    “殿下,蛊术只是属下族中世代传下来的秘术。通常都是用以治人,极少会害人。而且……而且多年前的一场天灾,引动山体倾覆,族人们所居住的村落已经尽数没入大地了。”

    林苏青原本只是想感慨这副将的族人忒可怕了,没成想吓到了副将,以为要降诛族之罪。

    不过,经副将这样一说,他有些疑惑:“还有多少如你这般避过灾祸的?”

    “属下不知。”副将如实回答,“属下少小离家入伍参军,次年族落就覆于大山之下。是朝廷救了属下的命,属下的一生都是朝廷的。”

    林苏青看了看那堆烟血团,其中的烟虫子们早已不再蠕动,早就死透了。

    他又看了看阿德离去的方向,实在摸不着头脑。阿德究竟是如何中的这蛊。

    他相信副将所说的是真话。

    那么,阿德说的话如果是真的,如是看来其实阿德并不知道自己何时中了这样的巫蛊,也或许他知道,但故意说不知道。

    倘使阿德是知道的,那么,他为何要给自己下这样的不堪之术?为了续命?那吐出了蛊虫,则活不过今日,可当时见他的面色是好转,今日肯定是死不了的。

    阿德估摸有二十七八岁了,恰恰即将到而立之年,正是蛊婆要召回的坎。综合来看,他应当属于副将所说的后者,受蛊的功效是增强体魄。阿德的体魄的确很是强健。

    但也有可能,阿德说谎,欺骗了他。

    只有一点可以确认,他是真的救了阿德一命。这一命不是他将阿德从乱草堆里扶出来,救的是帮他吐出了体内的蛊虫。

    否则阿德也许已经被蛊婆拿去喂养新虫了。

    虽然无法确定到底是不是自己画的符文或是乱点的穴道生效,但的确是他胡乱作了一通后,阿德才吐出来的。

    林苏青忖来度去,他看了看那紧张的副将,拿捏这这名副将的生死。

    片刻,他负手而立,睥睨这副将,道:“今日之事,你不要对第三人说道。否则……”

    “属下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不曾听见,什么也不没有发生。”

    “发生过。”林苏青压沉了嗓音,道,“你有护驾不周之过。”

    “殿下恕罪!”副将当即跪伏在地。

    “平身吧。回宫。”

    他方才那句话是威胁。因为,没有恐惧往往守不住秘密。意思是,你有罪,但我宽恕了你。当然,可以饶恕,自然也可以赐罪。护驾不周之罪,可大可小,言外之意,心照不宣。

    林苏青刚跨上马背,猛地就听见平王一声大喊。

    “大哥!”

    惊得林中飞鸟惶恐乱窜,也惊得林苏青浑身一抖,差点跌了下来,幸得有副将托住了他。

    林苏青打眼一见平王,顿时如梦初醒,一拍脑门想到——那阿德始终自有一派气魄,一点都不似旁人那般敬畏他这位太子。不正是与平王这般随意的态度颇为相像。

    霎时,他又想起阿德那一身穿着……他必然是皇亲国戚不会错!

    若是如此,说不定今后有机会再见一回。届时,他定要将方才没聊清楚的事情,仔仔细细问个明明白白。

    “大哥!方才是我错了,不该胡闹,我给你赔个不是。”平方刚到便翻身下马,给林苏青赔礼道歉。

    林苏青不动声色瞥了一眼被副将用泥土和废弃的树枝掩埋蛊虫的地点,随即责怪的看了平王一眼。

    “无碍,走吧。”他驱了驱缰绳,让踏雪提了提速。

    “大哥,我就知道大哥宅心仁厚,不会生我的气!”平王也翻身上了马。

    一路唠唠叨叨的埋怨着今天全用来找太子了,不曾顾上打猎,下回得补上。

    “你差点要了你大哥我的命,现下却说得好像是你大哥我欠了你似的。”林苏青横眼道。

    平王当即装傻充愣,傻呵呵的赔笑。没安分多会儿,又唠唠叨叨的说起山间的各种珍禽野味。

    很是没心没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