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起兵了?
    “唉!唉!”王大人接连几声长叹后,突然眼眶一红,抹起眼泪来,“实不相瞒啊……太子殿下……太子殿下他、他被陛下斩了!我们这些……”

    “你说什么?陛下斩了太子?”冯挺惊怔。

    好半天才缓过神来,急促询问道:“陛下为什么要斩了太子?”

    冯挺的眼珠子几乎瞪出眼眶,他不敢置信,陛下居然会斩了太子。

    “我骗你做什么?”王大人老泪纵横,“说起来,太子之死,却与你冯都督脱不了干系啊!唉!”王大人说着悲不自胜,竟以袖掩面哭了起来。

    冯挺瞠目道:“与我有干系?”

    一想到与自己有关系,冯挺着急得不得了,他究竟做了什么,竟然连累太子被斩了,如果真的是他做了什么,他宁愿立马被砍了脑袋,也不要太子被斩啊!

    “我终日戍守边关,连书信都只是禀报边关境况,太子又怎么会因我被斩?你快说来!太子殿下究竟出什么事情?”

    王大人不住地叹气,沉重道:“不瞒冯都督,此事我也觉得其中有蹊跷啊!”

    冯挺本身性子就急躁,王大人说话又是十足的磨叽,冯挺架不住他的絮叨,连连催问:“事情究竟为何?你快详细说来啊!”

    王大人看了看他,又叹了叹气,抹了抹发红的眼角,痛心疾首道:“我怀疑是颍王陷害,只是没想到他竟然行出如此卑劣的手段啊!唉呀!”

    冯挺登时就怒了:“颍王他干了什么!”

    他知道颍王素来有夺嫡之心,若是颍王加害太子,是极有可能的!

    “唉!京中事态多变,颍王对东宫储君之位早就虎视眈眈。所以太子在派人运送一百件甲胄来往庆州时,本来是想顺便同你说明,准备着手提前继位……”

    “提前继位?”冯挺更是一怔,“甲胄一事我知道,是我向太子殿下请求的,可是太子不曾同我提起过有提前继位的打算呀。”

    “我不信!”冯挺一把甩开王大人的手,“我不信太子会反。”

    王大人见他不信,立即道:“那为何陛下要斩了太子!”

    说着王大人又捶胸顿足地哭了起来。

    他这一哭,令冯挺心中顿时失了分寸,思来想去,犹豫了许久,才道:“你方才说与我有关?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快说来。”

    “现在说与不说又有什么呢,太子殿下他、太子殿下他都已经去了唉!”王大人说着又是恸哭起来,“可恶可恨的颍王啊!他害了我们的太子殿下啊!颍王倒是得逞了,今后也要继承皇位了,可是我们的太子殿下没了啊!唉呀!”

    王大人哭天抢地:“我王某人无用啊,只是一介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我王某人想为太子殿下报仇,也是有心无力啊。罢了罢了,还活什么,我没脸活了,我不活了!”

    说着王大人就要去翻城墙往下跳,被冯挺一把揪下来,怒斥道:“大丈夫怎可如此轻言生死!”

    “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冯都督!你莫要拦我了!你就让我去吧!让我去陪太子殿下!”

    ……

    ……

    终日被困在宫殿内,除了送膳的几个太监侍女,就不曾见过其他人影。

    连本书也没有,他只能百无聊的整日躺尸,连外面昼夜都无法区分。他只得从送膳的宫人口里问出时辰,每过完一天他便拔一根头发存在枕头底下。

    这一数,便困了十几日了。他不禁有些担心起来,难不成梁文复和陈叔华还没寻到对策?按理说,他批复的冯挺的那几本奏章就足以证明实情了,却怎的一连十几日,都毫无消息。

    他正发愁,这时却来了两名银盔铁甲的带刀侍卫,他顿觉不妙,主动问道:“可是父皇查明真相了?”

    两名侍卫默不作声,只冲他抱了一礼,便左右将他架起径直往外去。

    这架势,不善!

    “你们做什么?放肆!”

    他挣扎着一看,这是去往正殿的路,莫非是皇帝宣他了?

    那……侍卫这等态度,莫不是冯挺之案出了岔子?不好。

    转眼他便被侍卫带到了皇帝跟前跪着。

    “儿臣给父皇请安。”

    他面上佯装平常,可实际上心里很慌乱,绝对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想来应该是颍王查案查出什么不利于他的事情来了。

    皇帝却怒目横瞪,呵斥道:“孽障!还说你无心谋逆!”

    皇帝抬手一挥,随即上前一名侍卫,那侍卫手中捧着一团以烟布包着的东西,走到林苏青跟前时,便将那团东西放下。

    林苏青抬头看了看怒发冲冠的皇帝,又看了看地上放着的东西,有一种莫名不祥的预感浮上心头,还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像是在冲撞着他的膝盖。

    他咽了咽喉咙,手颤抖着去拆开那烟布上打的活结,摊开布头一看:“握草!”

    他脱口而出,吓得往后一趔,居然是颗血淋淋的人头!

    “你说什么?”他那一声被皇帝听了去,但皇帝并没有听清是什么意思,随即蹙着眉头直瞪着他。太子比从前能说会道,却不如从前稳重了。

    惊悚之际,林苏青忽然听到身后有一道似曾相识的声音响起:“大哥,这是我送你的礼物。”

    这声音!

    他回头一看,不正是阿德吗?

    “你怎么会在这里?”林苏青听到阿德叫他大哥,心中一钝,阿德莫非就是颍王……

    那……那日在林中,他莫不是早就暴露了嫌疑?难怪他对颍王的情况了解得一清二楚!果然奸诈狡猾!

    既然当时不戳穿他。莫非,要现在戳穿他?

    大事不妙了……

    林苏青心中狂跳不已,脑子里不停地思考着对策。

    只见阿德勾着嘴角,似笑非笑的走近来。

    “大哥,冯挺原本是东宫的宿卫,得你赏识,才被提任为庆州都督。却没想到啊,他都督做久了,竟生出了雄心豹子胆,居然起兵造反。”

    阿德笑道:“不过你不用担心,做兄弟的已经帮你解决掉这个祸害了。”

    什么?林苏青从错愕中回过神来,回头看了看那烟布帕上的人头,怒目圆瞪,咬牙切齿,似乎死得格外愤愤不平,那就是冯挺?

    阿德更是上前来,低眸看了林苏青一会儿,而后蹲在林苏青跟前,同他一起看着冯挺的人头,道:“可惜了,本也是名骁勇善战的人才。”

    林苏青愣住了,不由得喃喃低语:“冯挺怎么会反呢……”

    就算不了解冯挺的具体为人,但从过往书信中可见冯挺对太子忠心耿耿,没有太子的旨意,他怎么可能会反。

    “大哥近日都在修养,两耳不闻窗外事,可能有所不知。”阿德倏然抬眸盯着林苏青,道。

    林苏青闻言,亦抬眸盯着阿德,二人目光较衡之间,阿德若有笑意。

    “冯挺率兵,将庆州附近的大小城郭悉数攻下,连左武卫将军都死在了他的长枪之下,最后还是不得不由臣弟亲自前去,才得以将叛军尽数剿伐。”

    阿德说“尽数”二字之时,刻意放缓了语速,有刻意警醒只意,也多有戏谑之意。

    语罢,阿德站起身来,俯视着林苏青,感慨道:“谁也不曾料想,冯挺,区区一个守城的都督,居然能与我泱泱大军抗衡半月之久。着实不简单啊。”

    此话意有所指,指的便是林苏青,阿德是在引导听者去揣测是冯挺的军队是为了造反而精心训练过!

    果然,皇帝的怒火更盛。

    “混账!逆子!”他一把掷出金樽酒盏,不偏不倚正好砸到了林苏青的头上,“逆子!”

    林苏青顿时眼冒金星,瞬时就感觉头上有汩汩的鲜血流淌下来。

    “大哥!”平王惊呼。

    皇帝自己也愣住了,他的手从掷出金樽酒杯后,就迟迟僵着没有收回,似乎是在为自己的失控失手,而感到了后悔。

    顷刻,林苏青的脸就被鲜血染满,连视物都有些模糊发红。他在心中不停地提醒着自己,要冷静,林苏青,你要冷静,这其中定然有蹊跷,定然有……

    蹊跷是、蹊跷是、蹊跷是……

    脑子突然灵光一现,令他茅塞顿开。

    他顾不上去擦拭流淌下来的血液,当即叩首,高呼:“父皇!儿臣有冤!”

    皇帝疾言厉色,斥道:“事到如今你还要狡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