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你方唱罢我登场
    一夜卧听风吹雨,点点滴滴,愁肠百结,只叹惊雷摧不动江山。

    若问这世间哪种最要命,便是命。

    这一宿迁思回虑,辗转反侧,林苏青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有没有睡着,抬眼便看见天色已然蒙蒙发亮,雨声也不知不觉的停了,门外不知何时已经立好了侍从和侍女在等候。

    他一丝困意也无,便起身下床,去开了门。

    雨后初晴,风将浅浅淡淡的花草馨香与泥土气息一通卷起,扑面而来,令人顿觉心旷神怡,本来就没有困意,瞬间就更是神清气爽了。脑子里居然还下意识的反应出,泥土的气息其实是放射菌的孢子与湿气形成气溶剂。不禁暗自发笑。

    今日的心情,很不错。

    时逢每四日一回的朝会,今日林苏青穿戴不同往日的常服,而是威严大气的太子朝服。

    经过侍女的一番整理,此时的他,更是丰神俊朗。头戴的是玄表朱里的素缎衮冕,以犀簪贯纽,青纩充耳,前后垂坠九旒白玉珠,区别于皇帝的玉簪导贯,金饰缀冕,和十二旒白玉珠。

    身着的是纹织九章的玄衣纁裳,章纹数亦区别于皇帝朝服的十二章。

    其中有龙、山、火、华虫、宗彝五章纹在玄色的上衣上。

    取龙之神异变幻;取山之稳重镇定;取火之明亮光明;取宗彝之意为供奉孝养;而华虫色彩缤纷,则取意文彩卓著。

    另有藻、粉米、黼、黻四章纹在纁色的下裳。

    藻取洁净之意;粉米取有所养之意;黼是左青右烟的斧形图案,遂取隔断、果断之意;半烟半百的黻形图案则取明察辨别、背恶向善之意。

    之外,还有金宝、瑜玉、珠翠作配,配饰繁多,数不胜数。

    ……

    从天未破光便开始收拾,当这一身朝服终于穿戴规整时,金乌已然挂上了天际。

    东宫虽然位于皇城之内,但他不能直接从东宫出发去往宣政殿。必须先从北门出去皇城,绕皇城半周,同其他上朝的百官一样,从位于皇城的正南面的长极门入宫。

    朝会之日,皇城内禁止一切人等骑马,他出了府门便乘上舆轿,由四人抬着行完出宫的路,直到抵达正南面的长极门也不曾下轿。

    与他差不多时辰来的大臣们,此时在长极门,已经要下轿,但他是太子,他不必。

    文武百官们一看见太子的舆轿来了,连忙让到一侧,或捧手或抱拳的跪下,呼:“太子千岁。”

    这一路遇到不少正往宣政殿去的官员,无一不是立即行礼并目送:“太子千岁。”

    这些是不必他回应免礼的,当他的舆轿离去,官员们便会自行起身继续前行。

    直至过了圣兴宫,只离宣政殿距离一段不算远路时,林岁青的舆轿才停下来。跟轿的侍从掀开轿帘,扶着他下了轿子,侍从垫着脚替他再度整理了一番仪容。

    这一身朝服着实沉重,林苏青估摸着——光是头上顶着的衮冕,估摸就有将近十斤重吧?

    走得很是劳苦,感觉脖子都被压短了。加之身上穿戴的那些个珠玉翡翠也是重得非同一般,这一趟上朝如同负重训练,想来假使身子单薄些,恐怕根本撑不起这身行头。

    沿途路过不少身披盔甲的巡逻兵卫,先不说炎炎夏日那一身重盔铁甲,有多么闷热,单是那一身重量,光看着都令人觉得更加辛苦。

    林苏青想到他前些日子翻查的资料。开国前,当时太子还不是太子,也是一位能征善战,文武双全的骁勇战将。但与拥有众多奇能异士的颍王不同,颍王大多靠投入消耗大多人力与物力,打得旷日持久,太子大多是主导战况,速战速决。

    仔细算下来,太子所战皆是大获全胜,而如今被颂口载道的颍王,还曾败过几回。不过,有数几回胜仗皆由太子、颍王还有平王,这三兄弟共同参与。因此不清楚那些记载中有没有因为年长者为尊的说法,存在将一些战果归功于太子的可能性。

    具体如何,他无法去核实,总不能揪着谁去问?反倒将自己这个伪太子的身份给暴露了。

    想到这里,林苏青便把腰板儿挺得笔直,要将这份龙驹凤雏的气节振作起来。

    ……

    宣政殿前方各有鸾凤两处阁楼,阁楼前又分别设有钟楼和鼓楼。现下,文武百官都纷纷立于鼓楼前,等候监审入朝。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本次的朝会便众口同声的高呼中,正式开始。

    文武百官轮番上奏,哪里需要拨款,哪里又闹天灾,哪里要增税,哪里要建房……国库还有多少,军需还缺什么……诸如此类。

    上奏之中有许多是林苏青审批过的,也有些可能新是方刚发生还没来及递折子,或是新递了折子,未曾标注加急文件,他就没来及处理。

    文官说话慢条斯理,拐弯抹角,听得林苏青直打哈欠。

    一轮又一轮的争论后,一系列的国内之事终于议完了。

    “陛下,臣有要事启奏。”林苏青赶忙提了提神,捧着笏板出列。

    此为朝堂之上,便没有父子,只有君臣。

    颍王和平王从方才就一直在往林苏青这边瞧,但林苏青此时却稳住气,为了避嫌,不同他们二人有任何的目光接触。

    他手捧笏板,高举过头顶,庄肃道:“陛下,近来突厥屡屡再犯,肆意入侵我国边境一带。臣以为,应当立即特派军队,前去抗击突厥。”

    皇帝闻听陷入深思,下意识地就要点名颍王,他刚张口,话还没出口,平王立刻捧着笏板出列道。

    他自荐道:“臣自请前去战线抗击突厥!”

    平王一言刚出,殿下文武百官随即议论纷纷,小声嘀咕。

    “平王素来游手好闲沉迷狩猎,怎么率得了兵。”

    “本官听闻平王素有‘宁肯三日不食,也不可一日不猎’的作为。而今居然突发奇想,要寻起边境的乐子吗?荒唐呀。”

    “此言差矣,平王曾经也是一员少年猛将,为当时的陛下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呢!”

    “是呀,曾经的平王若是好好培养,也不必颍王差多少。可惜了,自陛下登基后,平王便终日吃喝玩乐,不务正业了。”

    “自从陛下立下储君后,边疆战事便一直都是由颍王挂帅出征,平王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

    “依本官来看,八成是太子指示的。”

    大殿朝堂智商,文武百官乱七八糟的嘈杂的议论着。其中不乏持有质疑的,亦有赞成的,还有不明所以的,欲探究其目的的……

    “陛下。”平王扫了一眼众官员,继续说道,“臣仅仅于年少时,随兄长们打过几回仗,还从未独自参与主导过任何一役。”

    平王装模作样起来,毫无破绽可言。

    “及冠以来,更是一回参与都不曾有。”平王说得情真意切。

    看得林苏青这个知情人都忍不住为之动容,心中十分满意的听着平王继续晓皇帝以理,动皇帝以情。这一出戏一定要做足做真。

    “颍王百战百胜,甚是令臣羡艳。臣亦想做一名流芳百世的大英雄,做一个英明神武的常胜将军。”平王当即抱拳跪下,“请陛下恩准,赐臣一个金蹄踏穿大漠尘的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