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此命非命(下)
    “这都明白不了?”狗子乜视着他道,“说白了就是你那个‘颍王’改变了他自己,从而改变了命运。而你在虚幻之境中附身为太子,即相当于‘太子’改变了自己。虽然你们俩所改变的对象不同,但却凑巧地引导成了相同的结果罢了。”

    “嗯”林苏青在脑子里理了理,好像有些听懂了,“我大概听明白了一些吧”

    狗子嫌弃得鼻子都皱上额头了:“就你这样的蠢货还想修仙?你怎么不直接上天呢?”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不知就问,我这叫勤奋好学,虚心请教~”林苏青与狗子很是熟识的打着嘴仗。

    狗子下撇着嘴角,抬着眉头斜眼看着林苏青,宛如看着一个智障在显摆学识,鄙夷的眼神溢于言表。

    俄而妥协道:“罢了,谁叫本大人正闲得长毛呢,那就勉为其难的为你做个详细的解释吧,不用客气~”

    它傲气的昂起头,用下巴俯视着林苏青,尾巴似有序又无序地敲着地面。

    “关于你先前所说的——每个凡人都有他天定的命数,这个的确是存在,没错。就好比,每当尘世间诞生了一位帝王之命的凡人,紫薇大帝便会派下一只金龙自幼陪伴,直到他生老病死,金龙才会离开。当然,凡人一般是看不见那金龙的。不过,偶尔也会有那么一些有所信奉的帝王,当他们修有所得时,便会启开慧眼,就有机缘可以看见。”

    它装模作样起来,故意把说话说得慢慢吞吞的,像个说书的老先生似的。

    “除此之外,如若诞生了一位才智不逊于天命帝王的人,则有一条蛟龙作伴,通常这样的凡人,都是保疆卫国的忠义将士。”

    林苏青听着狗子言说,脑子里大约代入了太子与颍王这二人,大约他们俩就是一只金龙,一条蛟龙吧。

    于是问道:“那颍王与太子,世毅君与公子钰,到底哪一个才是天定之选的皇帝?”

    “只有太子是天定之选。”狗子咂咂嘴道,“颍王还好,他有勇有谋,有英明才智傍身。不过那个什么世毅君就糟糕了。他身边连条小巴蛇都不曾有,更遑论蛟龙金龙了。想来你们历史里对应的那位‘世毅君’,即便是登基即位了,也拿不着什么权势。估计只能是个傀儡罢了。”

    林苏青顿时想到了当时给他挖坑设阱的赵高,联系着历史里的秦王朝的结束,他连连点头十分认同狗子所言:“**不离十吧。”

    “但是天定的命数不见得不能更改。”狗子瞥了他一眼继续说道:“再比如,颍王于自身所做出的改变,和你作为太子时所做出的改变,都间接导致了蛟龙吞噬了金龙,并将其取而代之。也就是说,太子原本是天定的帝王,只是应了变数,令天定的命数失去了约束,此命已非彼命。太子是否能顺利继位,之后便是谁也拿不定的事情。”

    “命运果真可以改写?”林苏青大惊,他只当是天定了太子当死,该颍王继位来着。

    未曾料想,那居然是更改过后的结果?!

    狗子斜眼看着他道:“当然可以改啦,何止可以改,一旦改变了天定的命数,便连神仙都再也管不着他今后的人生。”

    “司命星君管不着吗?为什么?”林苏青头一回觉得自己真的像个智障,居然一窍不通,什么也不懂

    可是这些对于他这个从异世来的凡人来说,的确就像是三岁小儿初识世事,懵懂无知,也不怪他蠢笨。

    “他改了司命星君给他定下的命数,相应的人生命程也就变了,之后自然就管不着了,只能看他自身造化。”

    狗子觉得这些条令林苏青应该知道,对他今后的修行是有好处的,于是讲解得很是认真细致。

    “虽然命程管不了了,但若是犯了十分严重的过错,司命星君就会去给他加一加报应或是阻碍之类的。比如改一改他子孙后代的名簿什么的。”

    狗子伸出小爪爪沾了沾泉水,接着抬起将多余的水舔去,然后就着湿爪爪捋了捋脑袋瓜上被风吹得飞起来的绒毛,却没想到单单捋过的中间的那一撮毛湿了,就塌下去了,两边依然蓬松着。硬生生的将圆润润的脑袋,捋成了一个中分。

    它翻着眼睛往头顶上看了看,什么也看不着,但它能感觉着中间的那一撮毛有些不对劲,于是有舔了舔小爪爪,不停地去薅那一撮打湿的毛,试图将水渍薅干。

    它一边与脑袋瓜上的绒毛过意不去,一边给林苏青讲道:“不过凡人修短有命,当他们寿终正寝之时,命数自然也会重新回到司命星君原先给他的编撰的生平录中,之后才会按照原有的命程继续,也算是做个结尾吧。”

    “呜汪!汪!”发型怎么也弄不好,气得狗子汪汪直叫,“汪!”

    林苏青伸手去帮它弄了弄,不过他是一直泡在水里的,手上更湿,他只是大拇指与食指一捻,就将狗子脑门儿的一撮毛捻立起来了,险些没忍住笑出声来。

    狗子没有发现,以为林苏青在好心好意的帮它理发型,没想到林苏青玩心四起,在它脑瓜上搓起好几树毛。没几下,它的脑袋瓜就跟个刺猬似的,满是竖着的“刺”。

    林苏青一边玩着狗子脑瓜上的毛,一边问道:“你的意思也就是说命数更改之后,便全然不在命格之中了?就算是神仙,也无法予以干涉?”

    狗子见他已经听得明白,便闲散的往地上一趴,享受着林苏青给它做着“按摩”。

    慵懒道:“总之,更改之后就只能看其造化了。所以也不是没谁管,人间不是有一句谚语是曰——‘天作孽,尤可违。人作孽,不可活’嘛,差不多贴着那么点意思。”

    “万一改命的是个祸害呢?也不管吗?任其自生自灭?”林苏青下意识的问出了这样的问题,多少有些代入了自己。如果是他这样被人人喊打的将来祸患改了命数呢?

    “天地犯了过错,都无法安定长久,人要是作孽为祸,也定会自食其果。”狗子倏然抬起眼睛盯着他,毫不犹豫道,“天地有灵将自定,是非善恶,除了神仙去定,冥冥之中还有天地为鉴。所以,不该做的不要做,不该得的得不成,这些都是自然之中原有的秩序,任谁也不能左右。”

    狗子突然的肃穆令林苏青一愣,捻着它背毛的手也顿住了。

    “我不是针对你说的。”狗子生怕自己的态度显得突兀,但又觉得以林苏青这样的猪脑子估计也听不成那层意思,一时间弄得它也不确定自己是该解释呢,还是不解释呢。

    氛围一下子变得有些局促。

    狗子琢磨着打算岔开话题,另起一个话头,可它话还没有出口,怎料林苏青突然认真起来的问它:“比如说呢?能举了个浅显的例子吗?”

    他是的确想知道,如果真的有天定的命数他是祸患,那么,他要改,他要天也管不着他。

    林苏青突然的庄肃,倒是把狗子给看愣了。它前爪子踩着地半撑起来,歪着头把林苏青看了又看。片刻它干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缓和了一下氛围。

    “咳咳”随即解释道,“例子嘛姑且拿你所经历的这两件事情来说吧。”

    狗子顶着一身被林苏青揪起来的“背刺”,坐起来认真说道:“他们虽然更改了命数,连南斗六星之首的司命星君都管不着了,但是会有天地会去鉴别,也就是说冥冥之中会监督他们的所作所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