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听说你是一个聪明的蠢人
    山苍神君看了看林苏青,忽然勾唇一笑道:“四柱阳命、童子命,值钱。”

    不等林苏青反应,他凑近去眸光温情的睐着林苏青,问他道:“你可愿随本君走一遭?”

    林苏青被他这一睐顿时错愕,即使知道是个男的,却仍然被迷住了,怕是山苍神君将毕生修为都凝在那双眸子里了吧。

    狗子连忙跳到他们中间,站起身来用爪子推着山苍神君的腿,它仰着头蹦起来仍不及山苍神君的膝盖高。

    “山苍子你怕是想钱想疯了吧?这可是个大活人!”

    “活人?哈哈,不算了。”山苍神君笑道:“他从那边消失了,命数改变了,不算活人了。”

    林苏青怔了怔,插话道:“……顶多只能算失踪吧,怎么就不能算活人了……”

    “你是在顶撞本君?”山苍神君故意如是问他。

    林苏青连忙解释:“不不不,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发表一下区区在下的一点看法……”

    山苍神君抬眸似笑非笑地瞧着林苏青,先前追风神君特地来找他,让他帮一个叫林苏青的凡人历练一番胆魄,便是眼前此人。

    他听说,这个林苏青似乎并非一般的凡人,不过或许是不曾受过什么磨难,性情中也有一般的凡人那样的软弱。

    初次一听是个软弱的人,他原本是想拒绝的。

    可是又听说,此人曾经平安无事的吸收了二太子殿下的三四滴神血……是的,平安无事,饮完之后甚至神采奕奕,生龙活虎。

    这可是连追风神君这样的战神也不一定能做到之难事,区区林苏青居然做到了,所以他起了好奇,想着先来见上一面。

    来之前,恰好追风神君又来找他,与他说起,这个林苏青与它原先以为的不太一样,并不是先前那样猜测的简单人,实则是个十分复杂的人。

    究竟怎样的复杂,追风神君自己也讲不清楚,只大约形容为有天赋有才智的缺心眼。

    初初以为此人胆气怯懦,后来却发现其实相当顽强,倔得很,还十分有主见。

    平时瞧着软弱得像烂熟的柿子,却能在真正的生死一线时,冷静得出奇。

    早些以为是个只会耍小聪明抖机灵的混小子,却又在虚幻之境中发现,他颇具大局意识,很有些智慧。

    追风神君后来对这个林苏青的评价颇高,它说这个林苏青,远远不似所表现出来的那般无能。其实应该是个城府极深之人。

    好在虽然深有城府,但不存在什么坏心眼,当是个可造之材。

    只是,也正因了没有什么坏心眼,甚至有时候还有着过分的善意,反倒有些缺心眼,这便使这小子显得极为愚蠢。

    所以追风神君认为,林苏青的无能,大约不是装出来的。

    更有可能是因为——没有什么是真正特别想得到的,遂无从发挥智慧,因此才显得很无能。只是显得,并不真的是。

    无所求,便无所争,无所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这是一种天赋,在冥冥之中就已经具备了上善若水的性情。

    如若真是如此,那便的确是一块难得的璞玉,他便更是想见上一见。若能参与雕琢,倒也不失为一件趣事、美事。

    有才智而不自知的傻小子呀。

    “你不怕本君?”山苍神君笑眯眯地看着林苏青问道。

    他见林苏青一直傻愣愣地想看他,但又刻意的避开他的视线。明知道不能与他对视,却还是蠢蠢欲动地想要多试一试,神情十分有趣。

    林苏青竟是一脸茫然的回答:“我作何要怕?”

    “那为何不怕呢?”

    林苏青诧然了一瞬间,见山苍神君故意要问他,不像是刁难,只像是在逗弄于他。便如实回道:“主上与狗子不会害我,而神君您能在主上与狗子面前这般自由出入,必定是主上允许的。所以您也不会害我,我就用不着怕。”

    虽然山苍神君那阴风冷月似的面容,与周身散发的森然之气,的确令人望而生畏。但那只是山苍神君的气场使然,那是一种特有的气质而已,只是气场上有所震慑和压迫,因此令人不由自主地心生敬畏。又不是因为害怕而生出的畏惧。

    林苏青又道:“更何况,神君您的确未曾做出任何迫害我的事情,我更没有理由要害怕您。”

    “狗子?”山苍神君意味深长地一笑,蓦然侧身弯腰将狗子抱起来搂在怀里,伸出食指戳着狗子湿漉漉的鼻子,说道:“追风神君,你的评价也许是对的。”

    狗子登时气得要爆炸,狂躁地挣扎着嚷嚷:“山苍子你个浪蹄子,你放我下去!!”

    它虽然被罚成了小狗模样,但它绝不允许被谁真的当成是寻常宠兽,更不准有谁将它当成宠兽抱在怀里!

    那简直是一种屈辱!

    何况山苍子还这般故意作为!

    好生气!要气炸了!

    “你个手下败将你快放了本大人!你信不信我拆了你的归元居!我拔光你田里的药秧子!我烧了你所有的字画!”

    狗子好生气,山苍神君偏偏将它的四只小爪擒在了一起,连挠他的机会都没有,它好生气,却只能扭来拱去地挣扎,一会儿朝里缩,想从底下扭下去,一会儿朝前拱,想从前面窜出去。可一身毛都折腾乱了,仍然如何也脱不开,它气急了张着嘴乱咬,却什么也咬不着,呜汪!好气!

    “本大人好歹是你半个师父!你就是这样尊敬师长的吗!你快放我下去!你给本大人等着!等本大人……”

    山苍神君一把握住了它的嘴,叫它张不开嘴连话都说不成,只能“唔唔唔唔”地骂。

    林苏青紧紧地抿着嘴憋着笑——哈哈狗子你居然也有今天啊。狗子挣扎之余,一眼瞥见林苏青在偷笑,立马又瞪着林苏青“唔唔唔唔”一通训斥。

    谁也听不清它在说什么。

    山苍神君垂眸看着怀中的狗子,眯着眼睛笑道:“追风神君,您若是乱咬,本君就给您下药。”

    瞧瞧,这多么的尊敬师长呀,都称呼为“您”了。林苏青实在要憋不住笑出声了。

    山苍神君松开了手,不再捏着狗子的长嘴,狗子作势一口咬向他的指尖,山苍神君一抽,避开了。

    而后竟主动将手递给它眼前,道:“本君忘记了方才摸过什么药,您若不怕,来,随便咬。”

    狗子顿时闭紧了嘴,生怕一张嘴,山苍神君就趁势把手塞进它的嘴里。它可怜巴巴地望向二太子殿下,眼泪汪汪地呜呜呜的。

    然而……二太子不知在何时,于案桌前设下了一道屏障结界,将他们这边的一切隔开了,全然听不见似的,无论狗子如何眼巴巴的呼救,二太子依旧从容惬意地饮茶看书。

    狗生绝望啊!

    山苍神君见狗子耷拉着脑袋,似乎是老实了,他一边摸着狗子毛绒绒的脑袋瓜,一边一脸可亲可近的笑着对林苏青道:“追风神君先前说你很胆小,特地嘱咐本君不要吓着你。你瞧着本君吓人吗?”

    山苍神君一抬眸,林苏青赶忙避开视线,被他这一问,他顿时偷笑也不敢了,忙回到道:“呃……不、不……是太吓人……”

    “哎呀。”山苍神君叹道,“你怎的忽然有些怕本君?”

    林苏青愕然,窘迫道:“呃嗯……谁还没有几个害怕的时候呢……是吧……”他看了看正无可奈何地老实趴着的狗子,心中忐忑,山苍神君很是腹烟,千万别叫他惹到了。

    “说得在理,谁还没有几个害怕的时候。譬如殿下瞪本君一眼,本君都要怕得心肝一颤。”山苍神君粲然一笑道,“无妨无妨,你算不上胆小。”

    狗子没好气的翻了一记白眼,有怨气懒得撒,只于心中忿忿——鬼话连篇胡说八道,本大人何时说过林苏青胆小了。

    那山苍神君忽然眉眼一正,道:“哈哈不同你说笑了,且说正事要紧。”只是就算他不笑时,那眉目依然自带着几分若有似无的笑意。

    只见他用手腕抬起狗子耷拉在他臂膀上的下巴,然后从袖子内摸出一小簇像是毛发的东西来,色泽烟中透亮,仅用一根纤细的丝线束扎着其中的一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