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夜游神
    世间的大道理不计其数,论起理来大约谁都能口若悬河。

    可唯独只有亲身经历过后,方能真真正正整的大彻大悟。于此,道理,道理,唯有伴随实际经历,才是能够切实的领悟出道中之理吧。

    林苏青在几番熟思审处过后,当下内心充斥有兴奋、有喜悦,他迫切的想把自己的成长和领悟分享给谁来知晓。

    可同时,他的理智如同一盆冷水就浇灭了他心中得意的烈火——他虽然杀的是一只妖怪,可是真正的夏夫人也死了,那这尸体……他要如何处置?

    若是等到夏宅的仆人们翌日来发现,他们必然会报官,那么他又当如何解释?

    万一……也同四田县的那些官差一样,不由分说地就要抓他去判罪,他岂不又是百口莫辩?

    “蠢蛋!”身后突然有人喊他。

    “狗子?!”他惊喜回身。

    迎头接了一巴掌,只听道:“是本君,什么狗子,那是追风神君。”

    原来是山苍神君来了。

    山苍神君很生气,自己如此动听而有磁性的嗓音,居然会被误认成如今的追风神君,他真的很生气。

    但他佯装作不生气,他只是抱着膀子慢条斯理的走近林苏青,看似没什么打算,只是走走,却是忽地伸出胳膊一把勾住林苏青的脖子,将他的头往下押,而后屈指一弹,弹了林苏青一个脑瓜子崩,疼得林苏青“哎哟”一声,才松了手放开。

    而后道:“本君与追风神君当前的声音,相差着十万八千里,你居然也能听错。”

    林苏青揉着被弹出了一记红色印子的额头,说来他也不清楚为何,下意识地就以为是狗子在叫他。大约是因为“蠢蛋”这个称呼?

    山苍神君睨了林苏青一眼,随即挑着眉眼打量着现场的残骸,片刻倒吸了一口气:“嘶~”

    又踱了踱,托腮道,“瞧你小子干的好事,居然要本君替这飞头蛮来收拾烂摊子。”

    “不过……”山苍神君话锋一转,“妖界已经不曾来凡间害人了,这种恶妖……恐怕是追风神君当年从阴司里放出来的……很好,你立功了。”

    “啊?”林苏青愕然,没有听明白,恍悟过来时,有些开心浮上心头,“立功了?飞头蛮?”

    “飞头蛮是这妖怪的名字,是吸食人血的妖怪。”山苍神君恨不得再弹林苏青一个脑瓜崩,不过他是勾魂鬼,他要注意自己完美的形象,太亲近就太损害自己形象了。

    所以再如何气不过林苏青的发懵,也只是抬眉以眼尾余光斜了他一眼,道:“你有什么好高兴的,这夏夫人七天之后要是死了,原本责任是飞头蛮这只妖怪害死的。现今你‘嫁’~来这宅子上……”

    山苍神君特地将个别字词拖成长音,拐着弯地打林苏青的趣。

    “结果成婚次日你就跑了,而你的夫~人~却身首异处,你叫凡人们如何猜想?夏夫人的死,本该是飞头蛮的烂摊子,现在被你接手了,可是你有能耐处理妥当吗?”

    “我……没有。”林苏青实诚道。实诚得令山苍神君气得恨不得揪着他的耳朵教训他。

    不过,山苍神君是勾魂鬼,言行举止间的气质很重要,他忍了。

    过后他假意叹了一口气,戏谑道:“嗯罢了,谁叫你家狗~子,又~着了本君来照看你,那么本君,便只有大恩大德地替你接下这个烂摊子咯。”

    “谢谢神君。”林苏青语罢当即抱拳向山苍神君致谢,却被山苍神君抬手将他的手摁了下去。

    “这是本君看在追风神君的面子上出手的,你回头叫追风神君来致谢就是了。”

    “神君这不是拐着弯地为难我吗……”林苏青满面愁云惨淡的道,“我惹的事儿,叫狗子来致谢,狗子还不得一口咬瘸我的腿……”

    “本君不管你如何向追风神君说明,要么本君就撒手不管了。”山苍神君说着作势转身即刻就要离去。

    林苏青连忙拉住他,道:“我去我去,我去说就是了,拜托神君您帮忙管管,哈、哈哈……”

    他是不想再发生如四田县时那样被人强行当作杀人犯追捕殴打,况且,单论夏夫人这种情况,恐怕事实真相如何,也仍旧是容不得他多作解释。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山苍神君眼尾瞥了林苏青一眼,便顺应了林苏青的青丘去帮他收拾残局。山苍神君抬起手臂,广袖于铁箱子上方随意一拂过,铁箱子与大网便瞬间化为了虚无,只剩下夏夫人的尸体。

    “这……”林苏青瞪大了双眸。

    山苍神君一眼便看出了林苏青的惊讶,遂道:“你的确是成长迅猛,但你会的,依然只是雕虫小技。”

    林苏青愕然,他自以为已经很厉害,居然……居然只是雕虫小技?

    “我会努力的。”林苏青点头如是说道,是说给山苍神君听,也是说给自己听。

    山苍神君侧首笑眯眯地冲他道:“我相信你会的。”语气很温柔,似夏夜里的一缕风。

    语罢,他便捏手成诀,手腕一转,覆向地面,随即便召唤出了他的那头青面獠牙的怪物坐骑来。

    这回,那怪物是如同那次在青楼时一样,不是四脚着地,而是像人一样站立。仍然十分高大。

    抬头仰望那怪物,特地的弓腰驼背,可即使如此,这屋子仍旧是容不下他。

    它拼力垂下了头,将下巴紧贴到了胸口,但额头上的两只类似牛角的尖角依旧是紧紧地抵刺到屋顶,只要他稍微一抬头,屋顶即刻就会被他顶翻了盖。

    “太大了、太大了,房子要坏了。”山苍神君出手以自己的手背拍了拍怪物的手背,一对比,擅长神君的手远不如怪物一只手指头的指腹大。

    但是怪物很听他的话,当即就冒了一缕青烟,于烟雾中变小了。

    却是忽然从顶着房顶那样高大,顿时小的只有山苍神君的小腿那么高。仰起头,那尖尖角也才勉强与山苍神君的膝盖差不多上下。

    它虽然长得青面獠牙,很是可怖,可此时仰着头望着山苍神君寻求意见的模样,傻乎乎的居然有些可爱。

    山苍神君托着腮摇摇头道:“这么小呀?不好不好,再稍微大一点。”

    怪物抬头仰望着,愣了一愣,继而看了看林苏青,顷刻,摇身一变,当青烟散去显现出来了,居然是变作了与林苏青一般高,而且……一样瘦。

    山苍神君再次摇摇头,叹气道:“唉,怎么尽学不好的。”

    “……”林苏青沉默着,怕自己插任何话那山苍神君都会临场变卦不再帮他。不过妥协归妥协,但事实不能否认呀,同他一般瘦高,怎么就叫不学好了……他心中犯愁。

    怪物听了山苍神君的一件,愣愣地眨巴了两下眼睛,顿时再度摇身一边,又变得高、变得壮、变得魁梧,大约有屋子一半高。

    “嗯,现在可以了。”山苍神君笑眯眯地点点头,那怪物阴森森的脸上,一双睚眦的双眼骨碌碌地转了转,林苏青瞧着怔了怔,那怪物的双颊似乎泛出了一点点红晕?

    这是……有一丝丝的——开心?

    怎能不意外,这怪物全然不似先前在青楼吞孩童小鬼时那般凶神恶煞。

    俄而,只见怪物伸指,用长长的指甲将夏夫人的身体和头颅捻到一起,然后拇指与食指将夏夫人的尸首捡起来,随即张开巨口伸出舌头,一松开,夏夫人的尸首滚落在它的舌面上,接着它收回口中。

    只听“咕咚”一声。

    林苏青心里跟着咯噔一声。

    是他刚才想错了,并不可爱,还是很可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