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 强盗理论
    尽管是不沾污秽的偃月服,此时也被流淌出来的鲜血由内而外的浸红染透。

    二郎真君呵斥道:“你这孽障,看你还往哪里逃!”

    哮天犬虽然是神犬,但它是因为作为二郎真君的宠兽而升的阶品,是空担的神位。所以在实际上,它并没有足够的修为令自己幻化出人形,或是使用法术去攻击,它保留着犬类的特性,所以它的攻击方式依然与它的天性相同,扑咬撕拽,是最为简单最为凶猛的攻击。

    然而哮天犬毕竟不是寻常的犬类,它的咬合力具备着刚猛的神力,纵使林苏青拼死了力气去掰,也掰不开它紧紧扣在他肩颈上的嘴牙。

    鲜血似溪水汩汩流淌,林苏青与哮天犬滚作一地。掰是掰不开,踢也踢不到,他干脆另一只手擒住哮天犬的咽喉,抡起拳头猛砸向哮天犬的头,猛砸它的眼睛,猛砸它的耳朵,猛砸它的鼻子。

    “松口!”林苏青吼得声嘶力竭,奈何哮天犬仍是不松,不仅不松,还因为林苏青的出手,它撕扯得愈发凶狠。

    肩颈处仿佛即刻就要被撕裂开来,林苏青痛得咬牙切齿,什么也顾不得了,他用尽浑身的力气,抡起左拳,作势要一圈锤去哮天犬的咽喉,就在那左拳蓄力挥去时,突然!那左拳之上凝聚起了赤炎色的辉光!

    二郎真君浑身一震,林苏青的拳头为何会有这等辉光?在他愕然之时,只见林苏青的拳头冲着哮天犬的咽喉就砸去。

    “孽障!”二郎真君一把将长戟抛出,一枪刺穿了林苏青左侧的肩膀,将他抡起的臂膀定到地上。

    与此同时,哮天犬连忙松口闪开到了一边。

    二郎真君看见了林苏青方才的那一拳的炎色辉光,而哮天犬则是感应了到了一阵异样和危险,他们都知道,如果林苏青的那一拳真的砸了下去,哮天犬必死无疑!

    他们看见了,只有林苏青自己没有看见。他什么也不知道,甚至都不确定自己这一拳砸下去能够令哮天犬吃痛的退开。

    他当时双眼瞪得通红,瞪着哮天犬,狠狠的瞪着。哮天犬当时其实已然有些怕林苏青,莫名的怕他,它当时还以为自己恐怕要死。幸得真君出手及时,哪怕稍微晚一丁点,只怕它的脖子就要立刻断裂。

    幸好,幸好林苏青拳上的力量只出现了一刹那,且在他挥出的那一瞬间,紧接着便被二郎真君刺开,随之他拳头上所携带的那股没来由的力量也便如烟消散了。

    哮天犬犹如劫后余生,此时瑟瑟发抖地看着躺在地上的林苏青,它呜咽着,像是在问二郎真君:“这真的是凡人吗?”

    林苏青颓然地躺在地上,动弹不得。两边的肩颈都在淙淙的淌着血,将他身下压着的长着细毛青苔的地面,染得深红一片。

    片刻,鲜血竟然流淌出了一条沟渠,一路流下山崖,坠入山谷。

    风里夹带着血腥味,仿佛还包含着细密的血点子,从幽幽山谷中旋卷而上。山风狂野的吹拂着,将四面高山上的参天巨树的树梢吹得簌簌作响,盖住了林苏青越跳越快的心跳声。

    随着血液的流失,他有些看不清正居高临下睥睨着他的二郎真君,也有些听不清耳边树木簌簌地乱响声,更听不见自己的剩余的若隐若无的心跳声。

    他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力气发出声音。

    他握住长戟尖枪的枪身,艰难地抬起半边脸来,咬着牙问道:“至少让我知晓理由吧?你该不是为了四田县没能抓到我才执意要杀我吧?”

    上回于四田县的事,他是被冤枉的,他并没有杀徐老头的儿媳妇。何况有主上作保,二郎真君没有理由非要来寻仇。

    “理由?”二郎真君冷哼一声,拔出了长戟,三尖两刃的长戟在茫茫夜色之中,泛着锋利的寒光。

    二郎真君垂下眼睑轻蔑的看着林苏青,如同蔑视着一只可怜的蝼蚁,在那轻蔑的目光之中还有唾弃、有嫌厌、以及憎恶。

    他义正言辞道:“本君要替天行道,除去祸患,需要理由吗?”

    林苏青呕出一口浓血,他奋力的、用尽全身仅有的力气抬起手,想去揪住三只眼的衣襟好好地问清楚,却被二郎真君以为他是要拼死一搏,径直又是一枪刺下,这一枪瞄准的是林苏青的心脏。

    长戟一挥刺去,带动的风声如啸,林苏青一怔,双目瞪得浑圆,完全来不及反应。

    可是却在长戟刺来他胸口,枪尖刚碰到他胸前时,只见他胸口一道赤炎乍现,旋即化作火焰似的触手缠住了长戟,阻碍了枪尖的刺入,眼见着那赤炎将枪尖烧得烫红,二郎真君连忙抽回长戟,于手中一转,接着双手灌以神力传达去枪尖,赤炎终于熄灭。

    他将长戟负载身后,一把提起林苏青的衣领,质问道:“你身上藏了什么?!”

    二郎真君不由分说,便向林苏青怀中探去,掏出了他怀中藏着的易髓经,当易髓经被二郎真君取走时,林苏青见着那经书竟是一愣,他一把抓住二郎真君的手腕,定睛朝书封上仔细一看——那只烫印的凤凰不见了。

    原先印在书封左下角的那只凤凰的影子突然不见了?!他恍然大悟,方才那迸发的赤炎莫不就是那只“凤凰”?

    在林苏青怔愣之时,二郎真君甩开他的手,夺走了那本经书,他随意地翻看了几页,却是一无所获,这令他有些不耐烦。

    “方才那难道是加在这本书的封印?”二郎神话一出口,顿时明白过来,他狠戾道,“居然教一个祸害修行!丹穴山的那位简直是越来越放肆了!”

    二郎真君将经书一捏,经书立刻从左上角开始化作金鳞碎片逐渐于他手中消失,林苏青大惊,他连忙去抢,在他抓向那本即将消失的经书时,不小心碰到了二郎真君的一点袖子,登时便被二郎真君极度厌恶的甩开,当他再度去抢时,经书瞬间化尽,他一把抓了空。

    因为失血过多,他浑身虚弱得厉害,在经书消失的那一刹那,仿佛是将他全身上下仅剩的那一点气力都抽走了,他颓然地落下手,一把拽住了二郎真君的袖子。

    他扯着袖子,更是顺势捉住了二郎真君的手腕,瞋目怒问道:“你凭什么说是我祸患?那是我的书,你又凭什么毁了它?!”

    上回在四田县时二郎真君就说他过是祸患,他仍旧牢记在心里,而今天刚一遇上,那二郎真君就一口一个孽障的如是称呼于他。他上回来不及去问清缘由,这回他发誓他一定要问清楚。就是死,也必须要问清楚,到底是为什么!到底是凭什么!

    二郎真君一把甩开林苏青的手,拧着眉毛厌恶地看了看林苏青留在他袖子上的血手印,唾弃道:“就凭本君是显圣真君,而你!只是不入九流的下贱祸患。”

    林苏青被二郎真君一把甩开,扑在了地上,那一道力是带着神威的,是带有攻击力的,林苏青受到神力冲荡,伏在地上猛咳出几口浓血。

    正以为他再也爬不起来时,他却再次拼尽全力地半撑起身来,他鄙夷的看着二郎真君,干笑道:“呵、呵呵……就凭这个理由?那平日里,我身边有子隐圣君与追风神君时,你为何不来除我这祸患?不说他们,当只有山苍神君时,你为何也不敢来?”

    林苏青冷笑着,艰难而虚弱道:“你是怕他们知道吧?或许你其实只是因为上回没能除掉我,所以心有不甘,所以才趁机寻私仇?你身为神仙,居然小肚鸡肠至此?”

    这些都是林苏青的猜测,很荒谬的猜测。其实,在林苏青问出这些话时,他也还没有想明白,因为他觉得不应该是因为这等狭隘的理由。

    可是,他想不出别的所以然来。

    “只因为我得罪了你,我就要死?”不猜了,这边的世界他可谓一无所知,仅凭他的猜测是不太可能猜到准心。既然问也问不出来,那便只有逼出来。

    虽然刻意的去激怒二郎真君,只会令自己的处境更加危险,可眼下他还有选择吗?他唯一能争取的,便是在临死之前问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死。

    “再者,你凭什么认定我是祸患?真君,怕是连你自己都答不出所以然来吧?其实你根本没有理由吧?没有理由的杀戮,难道不是在滥杀无辜吗?神仙就可以滥杀无辜了吗?”

    先不论这理由二郎真君不能说出口,单是就事论事的论这个理由,也许谁也答不出所以然来,毕竟到目前位置,谁也没有足够充足的证据来证明——他林苏青就一定是祸患。

    没有充分证据便不构成足以信服的理由。因此说到头,谁都仅仅是凭借着自己的直觉在评定着林苏青。

    不过,也并不非毫无依据。因为所有见过林苏青神仙都有着这样的直觉,而神仙的直觉不是凡人的直觉,神仙的直觉代表着预测,具备着预知今后事的能力。

    尽管神仙的直觉亦无法迎来万分肯定的结果,可对于极有可能危及万物苍生的祸患,必当是宁可错杀,也不可放过!

    “本君杀你不需要理由!”二郎真君瞋目切齿道,“本君杀你就同捏死一只蝼蚁,没有任何分别。”

    “你这是强盗道理,你认为我是祸患。那我也可以认为真君你、你也是祸患。”林苏青瞧不起他,“呵,只可惜我只是一介异世凡人,我说不过你,也打不过你,呵,原来神仙也不过如此,神仙也恃强凌弱。”

    “死到临头了还能如此嘴硬!”二郎真君嗤之以鼻道,“可以,本君可以再给你这个机会。”

    机会?林苏青不屑的吭声冷笑:“我现在一身重伤,是濒死之人,有机会能如何?又能有什么机会?”

    林苏青一心只顾着争辩,只顾着逼问出自己必死的原因。

    而二郎真君则努力惩愤窒欲,控制着自己的愤怒,唯恐因为一时冲动泄露了不该说之事。

    他们,谁也没有留意到,林苏青不过是一介文弱凡人,在受了如此重伤之下……居然,完全没有将死的迹象。

    甚至仅仅只在一开始出于疼痛而略有虚弱,之后,竟随着情绪的高涨,语出铿锵有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