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难道是地狱?
    二郎真君持长戟逼着林苏青眼睛,毫不留情道:“本君认定你是祸患,所以杀你。你想要公平,也可以认为本君是祸患,杀了本君。机会给你了,来战。”他上回在四田县见识过林苏青的力量,非同小可,就是不知道为何林苏青今下就是不使出来。

    “呵,这真的公平吗?”林苏青不以为然,伤口处鲜血不住地流淌而出,他感觉自己就快说话的力气都快没有了,“正如真君你自己说的,弱者不配谈公平。我现在可能命不久矣,这也能叫公平?

    二郎真君一脚踏在林苏青的胸膛上,林苏青当即喷出一口浓血,二郎真君的面前顿时一道淡黄色的光辉化作透明的盾牌,将林苏青的血水挡住,竟是半点也不曾溅到他的金甲上。

    他冷眼道:“本君说公平,就是公平。”

    待那副光盾散去,二郎真君扫了一眼林苏青上下,不禁嗤道:“你不配穿这身偃月服。”

    此时的偃月服,一身银白早已被浸透了大片大片的红色血迹,玷污了它原本的银白光华。

    二郎真君也是前两天恰好听说的。那是因为天上无不在谈丹穴山的那位二太子,竟然将偃月服赠给了一个异世来的凡小子,所以他也才知道了偃月服的来历。

    偃月服,是以天之四灵白虎神尊的皮毛为底料制成的神袍。

    白虎神尊乃杀伐之神,由于天之四灵的独特性,他们是从鸿蒙之初活到现在的最古老的神尊。

    天之四灵其中有三位都不曾孕育后代,且自父神以身化万物后,他们便分别沉睡在世间的各处,间隔几十万年才会现身一次,但凡出现,便会顺手给自己喜爱的小辈赏赐一些随身物件。

    而白虎神尊便是在现身时,将自己那时候所换下的皮毛赠予丹穴山的那位二太子。而后,那位二太子便将神尊的皮毛制成了这套偃月服。

    正因为白虎神尊乃杀伐之神,是至尊的战神。所以偃月服具有刀枪不入,水火不容的防御功效,不过,这功效也与穿戴者本身的实力息息相关。

    譬如,林苏青就无法使偃月服发挥它真正的功效,林苏青太弱了,弱到如此这般厉害的偃月服,就连哮天犬的獠牙都抵挡不了。

    林苏青此时的惨状,令二郎真君不免有些怀疑,上回在四田县时,那残害生灵作乱人间的孽障,究竟是不是眼前这个手无缚鸡之力,只会一些低端幻术的林苏青?

    可是偃月服不可能有假,除了林苏青,旁人不可能再有。那就正好应了他的另一种猜测。

    “看来,本君估得没有错,你的力量果然不受你自己控制。”

    他猜不到究竟要如何才能使得林苏青发挥出力量来。

    “你无法控制并不能代表你没有再次残害苍生的可能。”

    过分的刚正,便是无情。二郎真君无情道:“本君专司三界安防,为了苍生的安危,今下除了你,你便再也没有作乱的机会。”

    他顿了顿,又道:“你也不配葬在任何地方。就让这山里的飞禽走兽用你的尸骨果腹,待阎王将你的魂魄发还原籍。”

    二郎真君方才的那一脚踏下来,林苏青感觉自己的心脏仿佛被踏碎了。他渐渐地听不清二郎真君的声音,听不清他后来在言说些什么。

    他只觉得头脑昏沉,莫名地突然地就说不动话了,连牵动嘴皮的力气也丧失了去,眼皮也沉重得再也抬不起似的,

    他任由这昏沉狂潮般席卷着整个大脑,胸腔像是压着千斤巨鼎,压得喘不上气来,也痛得喘不上气来。

    浑身上下的疲惫感在不停地催促着他,睡吧,只要闭上眼睡了,就不会再有任何痛苦了。

    可是,理智又在告诫他,不能睡,睡了就是死了,死了就再也无法证明自己,不能睡,不能输。

    然而,无论他如何努力去与这份充满诱|惑的困倦抗衡,却如何也控制不了自己,继而困意都不算得诱|惑了,而是全部化成了一种压迫感笼罩着他,令他他不得不睡过去。

    他想睁开眼睛,当微微睁开一丝缝隙,却又不由自主地再度阖上,他奋力地再去睁开,却又再次被阖上,睡意排山倒海袭来,不允许他再度醒过来。

    这一闭,竟是无论如何都睁不开了。

    意识化成了一片虚无的白,又由白,归成了零。

    失去了感知,失去了意识,失去了所有,大约这就是失去了生命吧。

    林苏青以为自己死了,“以为”过后,便什么感觉也没有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又恢复了意识,恢复了感知。

    耳边听到有烈火熊熊燃烧的声音,那火格外的炽烈,呼呼呼地有点像风声,但他确定,那是烈火,不是风。

    又过了许久。

    他缓缓地睁开眼睛。

    他发现,自己此刻毫无困倦,毫无伤痛。他发现,自己正躺着。

    眼前的天空是一个巨大的圆,怎么会是圆?

    而在那圆上,牵扯着几十根粗壮的铁链,铁链上贴满了像是符令的长条纸张,像是为那个“圆”施加了封印。

    他满心疑惑的坐起身来,放眼四周,居然是刀山火海。而自己居然正身处于刀山火海忠心的一块圆台之上。

    他摸爬着站起来,发现地面十分烫手。他尝试着往圆台边缘走去,他以为当他离开圆台的中心,这圆台便会失去平衡而有所倾斜,不过并没有,是如履平地。

    他走到边缘往下一看,腾腾热气冲脸而来。圆台底下是火山岩浆,正沸腾着、翻滚着,这里的一切,都被冲上来的灼灼热气炙烤着,难怪他刚才触摸地面时,感觉有些烫手。

    这里像是在一个巨大的火山内部,那些铁链子封住的“天空”,应该就是火山口。

    他转身观察着环绕四面的火山内壁,看着壁面上插满的那些刀剑斧锤等各种冷兵器。

    每一把兵器的手柄上,无不是环贴着一道符令。

    每一把兵器且无不是投射着一道森严的肃杀之气。

    似乎每一把兵器,都是一道封印,它们就这样密密集集的插满了整座火山口的内壁,那些封印便随之密密集集的封满了整座火山。

    与此同时有一种异样感,也格外的显然。

    此处分明是火山内部,分明是处于灼灼炙烤之中,却因为这些冷兵器而令人清晰的感觉到脊梁骨腾升着一缕寒意,林苏青禁不住地打了个寒颤。居然在这样连空气都滚烫的地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他环保双臂使得自己的身体能够保留住不高的体温,不至于在这样的地方瑟瑟发抖。

    他仔仔细细的观察者他脚下所站的这块圆台,直径大约只有五步之长,似乎是悬浮在腾腾热气之中,似乎永远不会坠落,将他一直托着;又似乎瞬间就会坠落,将他溶入滚滚岩浆中烧成灰烬。

    已然是前无去路,后无退路,

    林苏青心中分明记得,他是在山谷里的一处悬崖上,分明记得自己被二郎真君的长戟一枪刺穿了心脏,且被一脚踏碎了胸膛……

    怎么此时此刻,竟毫发无伤的出现在了这里?

    “难道……我死了?”他自言自语道,“难道……这里是地狱?”

    “这里是地狱,但你没有死。”一个厚重得发闷的声音滚滚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