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内心的地狱
    熊熊火焰燃烧的呼呼声,与脚下翻滚的岩浆的咕噜声,干扰了他的听觉,令他听不真切那道声音的内容,也辨不清那道声音传来的方向,不过,却是真的有感觉,是真的听到了。

    他张望着四周,仍然只有那些刀山剑林,仍然只有那些蒸腾的热气。

    寻不到生硬的来源,他的目光无处落脚,毫无头绪的问道:“既然我没有死,那我又为何会来地狱?”

    “这里是地狱,没错。”那道声音再度响起,依然沉闷,沉闷得令人不禁为之在心中也感到憋闷,“是你内心的地狱。”

    沉得像来自地底深处,可是这里没有地,只有他脚下的这块圆石台,这块石台甚至只有两个手掌厚,即使盖住了谁,也不会有如此闷且厚重的声音。

    “我内心的地狱?”林苏青疑惑,茫然四望,“那你是谁?”

    “我是你。”声音闷,却并不哑。像一口几十年不曾被撞响过的老钟,生着厚厚的铁锈,每一声如一撞,震荡起铁锈,震荡起飞尘,震荡起耳内的鼓膜。

    “你是我?”林苏青更疑惑了,“那我是谁?”

    多么俗套的问话,哪曾想有朝一日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你是你。”那声音响起时,林苏青恍然感觉仿佛有一条游龙迅速绕着四面刀山窜了一圈,带得那些冷兵器叮铃铃直作响。

    “我听不懂。”林苏青一边转着身寻找那声音的来源,一边茫然的问着话。却是将自己转晕了,也未能辨认出那声音的来源。

    “何不出来见面谈?”他又问道。

    “我在你心里。”那声音回答道,“我曾经是我,但我后来是你,不过你现在不是我。”

    曾经?后来?现在?

    我是我?我是你?你是我?你不是我?我不是你?我不是我?

    很乱,乱得不可开交,林苏青听不明白,更想不明白,他只捕捉到了零碎的几个字。却只是那零碎的几个字就已然令他捉摸不清楚。

    于是他抛开后续的所有,只捉住前一句问道:“你在我心里?你为什么在我心里?”

    而那低沉着震动的滚滚的声音戛然而止,那围绕四周如游龙般窜动的声音戛然而止。

    忽然沉默了。

    “喂?!”林苏青问道,却没有任何回答他。

    “喂?阁下?”没有任何声音回答他。

    圆石台下岩浆的腾腾热气炙烤着一切,由外而内,令人觉得它们试图侵入体内,

    四面墙上兵器们的冷冷肃杀之气,震慑着所有,由内而外,令人感受到冰凉刺骨。

    忽冷忽热,忽热忽冷,热得汗流浃背与冷得瑟瑟发抖并存。

    过了许久。

    “喂?你说话呀?”

    又过了许久。

    “喂?你还在不在?你回答我呀?”

    忽然,冷兵器们再度因震荡作响,岩浆因震荡更加翻滚。

    那道声音终于再一次传来:“你现在不必知道为什么,这对你没有好处。”

    “那什么对我有好处?”林苏青仔细地看着壁面上的那些兵器,依照那仿佛存在的乱窜的“游龙”,用视线去追捕,以为会在哪一处忽然捕捉到声音的来源。

    那声音没有回答他,于是他又问道:“既然我没有死,那我如何醒过来?”他记得真正的他,此时应该是浑身是血的躺在山崖上。

    “我可以帮你。”那声音道,“你需要我帮你吗?”

    林苏青想了想,他自己没有办法回去,于是直言道:“需要。”

    他话音刚落,四周骤然安静,一切声响戛然停歇。没有了熊熊烈火的声音,没有了岩浆翻滚的声音。一瞬间万籁俱寂。

    他正要询问,突然地动山摇,四面所插着的冷兵器猛烈地哗啦啦地摇晃着发出刺耳的声响。

    这一刻,似乎火山转瞬就要喷发,似乎他脚下的这块圆石台眨眼就要陨落。

    他很慌乱,也很惧怕。

    无论是火山喷发,还是石台坠落,他都怕,所及之处无依无靠,就算此刻的自己并非真实的自己,却还是会因为无法自救而深感惊惶。

    掉下去会被岩浆淹没!

    “帮我!”他脱口大喊。

    就在他话音刚落之时,眼前突然出现一道刺亮的强光,铺天盖地地朝他包裹而来,他赶忙抬起胳膊紧闭上眼睛。

    下一次睁开眼,是生还是死?

    生死居然由不得自己做主,他很不甘心。

    可是不甘心有何用?

    此时此刻,他顾不上那些不甘心,他只想着一件事——活着!

    让我活着!

    我要活着!

    活着!

    ……

    幽幽山谷上的悬崖之巅,二郎真君正要带着哮天犬驾云归去九重天上,当他刚踏上云朵时,哮天犬惊觉身后有异样,它紧忙扭头一看,登时愣住了。

    二郎真君察觉到哮天犬的惊怔,随着回身看去,顿时也愣住了……

    林苏青的尸体上正有熊熊烈火似的赤炎色力量在燃动……当林苏青徐徐地坐起身来,霎时,他身上又腾升出一道冰蓝色的烈焰与那火红赤炎交缠,眨眼间,那红蓝交织中又窜出一缕的烈焰。

    但那些其实都不是火焰,只是因为力量过分强大,强大得像狂野窜动的烈火。

    刹那,三柱力量交织旋转冲天而上,竟是冲破云层,上达天宫。

    那力量冲破重重防卫,将正在值守南天门的千里眼与顺风耳惊得一震。他们连忙丢开手中的瓜果,上前去透过布满结界的苍穹看下去,听下去……

    登时浑身一震,二位小仙相视一眼,留下千里眼继续监守,顺风耳紧忙入了南天门一路奔向三十六重之上,去向天帝禀报此间异样!

    而此时于山崖之巅的林苏青,他的脸上、脖子上乃至耳朵上,浮现出了密密麻麻的符文,那些符文来自三种不同的神力,二郎真君看出了那符文乃是出自三位不同的神仙之手,不,没有仙,那符文皆是由阶品至少为天神以上的圣尊所设!

    林苏青一介异世来的凡小子,身上为何有尊者设下的封印符文?!

    这不正说明他的确是个祸患吗?!

    二郎真君愕然惊怔住了,哮天犬很害怕,它怕得连连后退,缩在了二郎真君的身后,藏进了他的披风之下。

    二郎真君看着正徐徐站起来的林苏青,他很惊诧,林苏青身上为何会有如此密集的符文封印。

    上次在四田县时,林苏青身上只是有各种奇怪的纹理和三种不同的线条,当时见他正屠杀巫蛊百姓,着急捉拿他,未曾仔细注意。

    而这次,他身上的那些奇怪的纹理和线条,远远比上回清晰,清晰得甚至能够看够看清楚那上面所写的一道道封文。

    是符文没错,是顶级的封敕符令,是谁也解不开的封印。

    这种封印他曾经见过,那是他拜于三十六重天宫上的天尊门前学习时,有幸在天尊的藏书里看见过。

    那是只能封不能解的咒令。

    听天尊说,那种封敕符咒,就算是解,有且只有一种解封的可能……那便是被封印者自行冲破。

    不过,也可以说是永远没有可能。

    因为在封印施下之时,原本就会在被封印者的力量基础上,加倍施以神力注入符令中将其封下。

    可是林苏青身上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的顶级封敕令?看着林苏青那一身密密集集、层层叠叠的符文,而且出自三位不同的圣尊之手笔,二郎真君百思不得其解,难道林苏青曾经很强?

    居然强到需要三位神尊使用如此多的封敕符令?!

    那他为什么是从异世而来,甚至对自己的情况一无所知?

    先前在四田县时,二郎真君只以为林苏青是个异世来的孽障,以为林苏青不过是身具强大的破坏力罢了。

    却没想到……林苏青身上的力量居然超乎了他的想象。

    是的,二郎真君所说的祸患,仅仅是以为林苏青对凡尘具有强大的破坏力罢了,和一只违反盟约作乱凡界的妖孽差不多性质而已。

    可是现在,他不敢再这样肤浅的认为。

    林苏青绝对不止是妖孽这样简单,林苏青绝对会对世间万物带去更为巨大,甚至带去毁灭性破坏的祸患!

    若现在不除,万一,万一今后完全觉醒了呢,万一林苏青能够掌握这些强大的力量了呢?

    二郎真君突然有些恐惧,不知为何,他有些居然恐惧林苏青的力量……

    对了,方才那本经书……

    丹穴山的那位居然在教这样的祸患修行!

    丹穴山那位意欲为何?是想帮这祸患冲破封印吗?!

    看着林苏青那一身如鱼鳞似的封满全身上下乃至眼球的封印咒文……显然,林苏青是不可能冲得破的,但是二郎真君居然会担心林苏青有一天可能会冲破……

    这是二郎真君害怕了,他开始害怕这个异世来的凡人。不,不是凡人,这是个实打实的祸患,是万物苍生的毒瘤。

    就在二郎真君思虑之际,林苏青已然走近了……

    他即刻持长戟指着林苏青斥问道:“你究竟是何身份?!”却是一眼发现——林苏青身上的伤势……居然愈合了?!!

    并且破损的偃月服也正在迅速恢复,连偃月服上的斑斑血迹都在迅速褪去,仿佛是被身上伤口将那些血迹都吸了回去……

    不,不是被吸了回去,是因为偃月服本身就不沾污秽,林苏青的伤口在愈合,他的能力变强了,所以偃月服才开始恢复的……

    怎么脑子就乱了,会以为是伤口在抽回血液呢?二郎真君被自己的混乱怔愕了,他突然有些慌张难以遏制,甚至连语气都变得有些局促。

    “你是如何回来的?”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meinvlu123(长按三秒复制)!!

    『加入书签,方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