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此间情义,懂的人自然懂
    

    而林苏青只能呈大字被悬在空,渐渐的,那几道神令缓缓地向他逼近,并慢慢地没入了他的体内。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随着神令的潜入,大殿之外,天地之间,山崩地裂,黄河逆流,水瀑倒收。

    尘世间的凡人们呼前喊后的指着苍穹之的奔雷与逐渐被黑暗吞没的太阳,或连连称,或惶恐惊呼,山野的动物们因为山地摇颤,慌忙跑出洞口,仰望着天的异象,警惕着四周的变动。

    顷刻云雷奔涌,风驰电掣,惊雷与闪电从四面八方直奔凌霄宝殿而去,仿佛是要汇聚三山四海五湖**八荒九州等所有的天力,要尽数凝聚在这道蜉蝣归息令之,全部潜入林苏青的体内,去镇煞他。

    一时间,天昏地暗,天地震颤。

    南天门前的狗子却是优哉游哉地躺在仙雾之呼呼大睡,闻听奔雷,腾地站起身来,目光追随着那些奔雷望向三十六重天宫之,顿时目瞪舌彊,喃喃低语道:“蜉蝣归息令……?”

    它木讷讷地坐下来,傻愣愣地自言自语着:“果然……是他么?难怪……”

    ……

    然而三十六重天宫之,凌霄宝殿之,林苏青正撕心裂肺地挣扎。

    痛!痛!!

    林苏青只觉得痛!痛得难以形容!痛得难以招架!

    只能声嘶力竭地嘶吼,想用歇斯底里的吼声将所有痛楚散出!

    你可知在脚趾指缝之间放一根钢针,然后踢向墙壁的那种痛?那还要痛数十万倍,仿佛在指缝间不停地刺入钢针,不停地刺,痛得连浑身的汗毛都在颤抖。

    可痛到了极致仍然无法因此麻木,无法因此适应,每一死痛苦都痛得清晰彻骨!

    咚!

    终于,当几道神令全部没入体内之后,他咚地一声坠落在地,浑身似无骨似的抽搐了两下,涌入体内的神令的力量在暗压制着他,也在冲撞着他。

    旋即,他被体内的力量一冲,顶撞到大殿之,背猛地撞在了宝殿的房梁,撞得大殿跟着一震,随即他又落下,却是突然地仿佛失控了又在大殿之飞来撞去,全身像是一句行尸走肉,被莫名的力量牵引着,在大殿内乱撞,撞断了几根柱子,撞倒了几处屏障,撞得神仙们无处可躲,齐心协力罩起了一座结界将自己与天帝护在结界之内。

    林苏青被体内乱撞的力量驱使着,眼见着凌霄宝殿即将被他一介**凡胎破坏得七零八碎,二太子忽然收了手诀,他袖袍一甩,负手而立,眉目从肃穆顿时恢复寻常般淡漠。

    砰!

    手诀一停,林苏青如陨石坠落在地,将凌霄宝殿的琉璃地砖砸开了一个巨大的坑洞,几乎只差着一根头发的重量,要将地砖砸穿。

    一切重归于平静。

    尘沙与烟云混成一起,分不清楚一二。

    除了众神仙们惊恐的神色还凝在脸,除了破碎的玉柱和金瓦,一切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凌霄宝殿一片狼藉,然而林苏青却毫发无伤。他翻了个身仰面朝,无力地咳嗽了一声,吐出一缕殷红色的烟雾,鼻孔和耳朵眼也在不停地散发着那些殷红烟雾。

    这些殷红相互萦绕着向飞浮,他抬手随意的挥了挥,将它们回散开去。当下,倒无痛感,只觉得肚子很饱,饱到撑,撑得好像再咽下一口唾沫肚皮要爆炸。

    但他摸了摸肚子,却是平平如也,并没有感觉的那种鼓胀。随即他撑着地半坐起身来看了看自己的肚子,发现它的确是平的。哉怪也,之前还觉得浑身胀痛得很,现在倒是哪里也不痛了,偏分肚子撑得厉害。

    一切都好像是在幻境之似的,显得不真实。可自己偏偏最是清楚,一切都是真实所发生的。

    他站起来,仰起头朝望了又望,望不到面,视野只有这个坑槽一般大。砸的这个坑太深了,跳一跳也看不见顶,且四面光滑如镜子,爬也很难爬去。

    他正处于坑洞内苦恼地思忖着对策,这时候,二太子前两步,站在了林苏青砸出的巨坑前,朝下俯视着他,林苏青察觉背后有目光,旋即转身循着那感觉望去,恰好撞了二太子的眼神,顿时一怔。

    有些怄气,他登时蹙了蹙眉头,眼神里全是气恨、是责怪、是质问——为何连你也不相信我。

    却只见,二太子不动声色地蹲下,朝他伸出了左手。

    林苏青抬头仰望着二太子,大约是因为这富丽堂皇的凌霄宝殿,流光溢彩过分耀眼,此时的二太子看去金光闪耀,连他伸出来的那只骨节清晰的手,也是细白泛着金绒绒的辉光。

    林苏青迎着璀璨的光芒看得眼睛发花,连同二太子的面容也一并模糊了。

    他犹豫了一下,这份犹豫是心结,因为二太子不信任他,因为二太子也怀疑他。

    他别过脸去并不接受,可即使他别扭地不去接受,二太子依然静默地蹲在这处坑洞前,伸着左手在等候着他。

    林苏青忍不住又看过去,却在这一刻,忽然的、莫名的、没有任何缘由的,在这一瞬间里,什么结都解开了,好像什么情绪都烟消云散了。

    林苏青粲然一笑,有温热的泪水盈在睫毛和眼眶,他用力眯着眼睛绽放着笑容,想把那些滚烫的东西全部都掩饰去。

    这不是脆弱,也不是难过。

    林苏青体会到了,明白到了,那一份尊敬,是值得的。主依然是他所尊敬尊重的那个主。

    主并没有变,似乎是自己误会了主。

    但,无论是误会也好,是主的确对他有所怀疑也好,你看,主不还是一如既往地对他好?

    尊贵如主这等身份,却一直在等待着他顺过气,一直在等待他去理解,不理解也没有关系,不必理解,愿意被搭救即可。

    大约主是这样想的吧,林苏青兀自揣测着。

    即使主并没有这样想,可此间还有处细节也足以令人为之感动。这细节处,大约只有知情者知晓……因为,他林苏青,是左撇子。

    终是忍不住转身抬起袖子揩了一把泪水,而后才回转身去面对,他伸出左手搭住了二太子的左手,像是握到了一块温润的玉石,触感生凉,而后升温。

    他正想借着力爬起来,却是那只手微微用力一拉,便轻易地将他从巨大的坑洞之底拉了去,拉回到光辉闪耀的大殿之。

    林苏青的脚尖刚一落地,着眼便看见了那些仍然处于惊怔的众神仙们。

    李天王最先回过神来,但他神情依然有些木讷,似乎一时半会儿恢复不了自然,他问询道:“小神有一事不解,还请圣君不吝赐教。”

    神仙从来只认阶品,不认年岁。阶品在那里,李天王必须尊称二太子一声。


    ://..///43/4307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