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章 白泽神尊
    “请问阁下是……?”林苏青茫然问道,大约是无知者不畏,他只感觉出来者气度尊华,体会不到杀气,因此实在理解不到不可一世的狗子为何要闻风便逃。

    “我知道在你原先的世界里,曾经很流行过一个角色,我也十分喜欢。”那位说着将悬在崖边的腿屈上来横卧着,随意而道,“你就叫我大白吧。”

    “……”林苏青错愕,不会是听错,那位的确说的是大白……“您是说超能陆战队里的那个充气充电的机器人……大白?”

    “正是。”

    林苏青一听,当场怔住:“您……您怎么会知道大白的?”他不是穿越进了一个仙魔妖怪的世界吗,怎么会知道他那边世界的一部电影?

    “世间世事,我无所不知。”那位自称大白,地位至少平齐二太子的神仙,粲然笑道,“你想不想知道如何考三清墟?我可以给你指一条捷径。”

    听大白神仙的一席话,林苏青不禁想到,莫非他并非穿越到某个时代或是某个地界,而是无意间随着狗子到了某个与原先世界的平行世界?

    否则,这位神仙如何会知道大白?

    罢了,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何况自打来了这边世界以后,什么稀奇古怪的都变得见怪不怪了。相比起来他随口编排的这个莫名其妙的身份,林苏青倒是更加关心他后面的那句话。

    “捷径?”林苏青正要细问,却忽然停顿,理智控制住了他激动地情绪,“您既然知道大白,自然也知道我们那边有句话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不知阁下是出于何种原因,特来为我指点迷津?”

    “你想多了,怎么可能是为你。”那位大白付之一笑,这一笑换作旁的来说,免不了令人听着像被嘲弄,然而于大白口中说出来却一点也听不出贬低的意思,反倒是爽朗似春风拂过薄云,天空吐露出暖洋洋的朝阳,“我方才说过,是要子隐欠我一个必然赖不掉的恩情。”

    “可是……您帮的是我,又如何会令主上欠您恩情呢?”林苏青不解,即使他是奴仆,那也没有奴仆领恩,主上欠情的道理。

    “子隐的秉性我太了解了,说话处事滴水不漏无懈可击,不过若是你领了恩情,纵使他有百万个不同意,你既已然领了,他便不得不欠了。”大白说得神乎其神,可林苏青怎么也联想不到凭什么自己领的情,主上会当做是自己欠下的。

    “为什么我领的情,却是主上欠恩?”

    “说来话长了,你以后总会知道的。”大白没有说下去的意思,只问林苏青道,“怎么样?想知道考三清墟的捷径吗?”

    神仙似乎都喜欢说以后,听着讳莫如深,难道神仙永远比凡人看得远?永远能预先看到凡人所不能看见的事情吗?

    “请指教?”林苏青连忙应答,欠就欠了,有能耐主上亲自回来拒绝吧。何况,是主上叫他去考的。

    “爽快。”大白爽朗笑着摊开手掌,掌心一小片白雾化散,显出一枚白玉璧来,“每逢皎月高挂,你都可以使用这块玉璧令神识到达昆仑山的典藏楼,在此过程中,你的神识有灵力加护,便能够做到一夜所习堪比寻常一年,如若你足够聪颖的话,甚至可达旁的十年。只要你通读昆仑山典藏,即可单凭文试考上三清墟。”

    “文试?”林苏青深感意外,仅考文试对于他来说,的确相对容易,三清墟居然能够单凭文试考中,的确算得上是特例吧,算是给他这种没有根基之人的特例。

    而听大白之言,他如果通过这块玉璧去到昆仑山的典藏楼,可谓是事半功倍,也的确是个捷径。

    “多谢……”

    “不必言谢,我还有个条件。”不等林苏青的道谢说完,大白直接打算他道,“用你手里的那枚坠子与我交换,你几时还我这白玉璧,我就几时还你坠子。”

    这……原来是打的主上上次的坠子的主意,林苏青忽然觉得掌心内沉甸甸的,依然很凉,此刻不仅凉得烧手,还沉重了许多,像握了一块千年寒冰,它不化开,反而越来越寒。

    “你不必立刻回答我,可以先仔细考虑,待明日此时,我还在这里。”大白一言语罢,突然没了踪影,连一丝烟云也不曾留下,突然地就空空如也,仿佛断崖边从始至终都只坐了他林苏青一人。

    林苏青登时就懵了,东张西望一大圈,只剩下满脑子疑惑——到底怎样一回事?方才的究竟是幻觉还是真实?

    这时,狗子突然从山崖底下扒拉着两只小爪爪挂在崖边,悄悄地冒出个毛绒绒的脑袋瓜来,一双圆溜溜的眼珠子滴溜溜朝四周转了又转,终于吁出一口气,如释重负地翻上来,自顾自道:“嗨呀,他老人家可终于走了,真是吓死本大人我了。还以为他又是来拔我腿毛来的。”

    自言自语地说着,它抖了抖浑身的皮毛,与林苏青并排坐着,舔着爪爪,挠刮着耳背。一切同起初刚送走二太子时没多大差别。

    “方才……不是我幻觉吧?”林苏青侧过头垂下脸看向狗子。

    “废话,难不成青天白日的你就做梦?”狗子横了他一眼道,“那位是昆仑山白泽神尊,天上地下仅此一位,是位很了不得的尊者。”

    “什么?!神尊?了不得的神尊?”林苏青惊得目瞪口呆,倒不仅仅是听狗子说是位了不得的尊者,而是白泽,这个词他听过,如果没记错的话,应当就是各种神话传记中常出现的那位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白泽……

    “嗯嗯。”狗子认真的点头,虽然它先前很畏惧,但此时说起来却是憧憬得满眼放光,“白泽神尊乃是白泽一脉,这一脉与其他脉不同,因为白泽一脉尽晓天下事的特性,所以天地之间至始至终都只能有一位。所以白泽一脉一旦有了后裔,先辈就会在后辈出生的即刻以自身化成丹元供后辈服用。因此白泽一脉可谓是真正正正的以一承一真正的独脉,而且世世代代都没有自己的姓名,统称为‘白泽’。”

    狗子说着突然目光深沉下来,扫眉耷眼的望着远方,有些叹息:“不过嘛,到了这一代,估计是要绝脉了。永生永世只能有这么一位了。”

    林苏青正听得上心,狗子突然转了话锋,令人不解:“为什么?”

    “因为……主上在现在的婚约之前,原本与白泽神尊有着指腹为婚的婚约……不过嘛,这婚约自然是成不了的。”

    “什么?!”林苏青险些惊掉了大牙,他是知道主上有婚约的,但他不知道在那之前,居然和白泽神尊有婚约?可、可……可都是男的啊……

    狗子白了林苏青一眼道:“至于如此惊讶吗,不过是因为在主上还未出生前,白泽神尊以为丹穴山帝后是要生个姑娘的……谁也没想到是主上啊。所以婚事作罢了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