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章 阴差阳错
    “可是大……白泽神尊不是无所不知吗?还是说即使无所不知也难以知晓丹穴山帝后会生男孩儿还是女孩儿?”狗子说得很笼统,前言后语对起来多有出入,听得林苏青满头雾水,满心疑惑。

    “唔……这个嘛……唔……反正也不是什么大秘密,告诉你也无妨。”狗子扭了扭腰身,坐直了身子,正要一本正经地开始讲述,却忽然犹豫着不知该如何说起、从何说起,于是歪着脑袋思考着该如何措辞。

    想着想着,狗子突然浑身一抖,道:“唔等等,我得看看白泽神尊走远了没。”它说着心虚地起来在附近走了走,时而垂下头鼻子贴着地面细细的嗅,时而昂起脑袋蹙蹙鼻头仔细的闻,待确定了四处没有白泽神尊的气息后,它才复坐回原位,咂了舌装模作样地叹出一口气道:“唉要说这事儿嘛,最尴尬的是白泽神尊。”虽然是叹着气,但它眸子里却暗藏着窃窃的笑意。

    “我先前说过嘛,白泽一脉是唯一的真正的以一承一得独脉,所以为了更好的保护后裔的纯粹,所以白泽一脉代代为雌,绝不会生出雄的来。”说着狗子眼中偷笑欲盖弥彰,“可是到了这一代不知怎地出了岔子,偏偏是位男儿郎。哈哈~尊者们说是咱们丹穴山的凤凰一脉力量太强了,改变了白泽一脉的传承。”

    狗子眼睛都笑眯了,暗戳戳地透着贼光,继续道:“哦忘了同你说了,你方才所见的那位白泽神尊的父亲是咱丹穴山凤凰一脉呢~所以呀尊者们才说,可能正是因为凤凰血脉的缘故,白泽一脉的传承才发生了变故。”

    “凤凰血脉为何会影响白泽一脉的传承?”林苏青听得很仔细,却还是听不明白。

    “我不是说过嘛,白泽一脉是以一承一的。”狗子横了林苏青一眼,嫌弃地为他解释道,“而且我说得很清楚吧,白泽一旦后裔出生,先辈即刻化元的。那么那位白泽继承了凤凰的血脉,那么他今后是化不了元的。”

    “为何?”

    狗子瘪了瘪嘴,忽然有些后悔给林苏青讲起这桩旧事,它不认为只是自己讲得不够明白,它认为,是高估了林苏青的理解能力。

    “因为他就算是当场化了也会涅槃重生啊!这不就改变了世间绝对只能有一位白泽的定律了?”狗子仰着脸迎着断崖上的微风,笑眯眯道,“所以呀,大家都说是因为天地受到了感应,因此才要绝了白泽一脉,于是这一胎是位男儿郎~哈哈哈哈~”

    原来昆仑山白泽神尊与丹穴山有着这样解不清的渊源。林苏青瞧着狗子这幸灾乐祸的劲儿,想来狗子应当与那位白泽神尊结着仇吧……而后他继续问道:“那为何上一代的白泽神尊又要与主上指腹为婚?”

    “一看就知道你不曾谈过男女之情,你小子还嫩着哩。”

    狗子扭过脸瞥了林苏青一眼,复而在林素清一脸的无言以对中,它笑道:“那位白泽神尊自知此生不死不灭,也自知无法孕育后代,可他不想同自己的父亲一样,从母亲化元归虚后,就孤身一生。那实在是寂寞如雪啊。”

    狗子说着说着嘟囔起来,似乎很不愿意说那位白泽神尊的好话,却又不得不褒奖出来。

    “这一点呢咱们不得不佩服那位白泽神尊,换作旁的谁要是知道自己不死不灭,那恐怕得是在岁月长河中,妻妾不停地更替罢。而那位白泽神尊不太同,他想的是择一偶共一生,于是想着继续与凤凰一脉联姻。”

    夸是夸出来了,但狗子并不愿意直接将这一点作为那位白泽神尊的优点相看,于是补充道:“唔……估摸与那位白泽神尊的父亲是凤凰一脉有关系,毕竟咱们穴山的凤凰一脉,除了有着涅槃之特性以外,还有个特点即是,一生只择一偶。”

    林苏青挠了挠耳垂下方的下颌角,疑惑道:“我还是不明白,既然白泽神通晓天下,无所知不知,他为何要与主上订下婚约……这难不成……”难不成只是出生的性别变了,内心还是没变?不过这后半句他并没有胆量说出口来。

    “这个嘛,只能说他运气不大好。”狗子说着脸上又浮上贼光,笑得贱兮兮的,“白泽神尊比咱们主上年长十三万岁,他原本预知帝后的第二胎是姑娘,可是咱们主上非同寻常啊,唔这个寻常与你想的那种‘寻常’不同。咱们主上是真的不寻常。”

    一提到主上,狗子那叫一个自豪,昂首挺胸地迎风端坐,雄赳赳气昂昂。

    “咱们主上这一脉含着天之四灵之一的朱雀灵尊的血脉,我估摸着那白泽神尊也是千挑万选后相中了咱主上的血脉啊哼,没安好心必遭报应哼。”狗子轻哼两声后道。

    “帝后的第二胎原本的确该是姑娘的……”狗子的情绪变化如天边的云彩,方才还神采飞扬,此时却耷拉下耳朵。

    “唉,都告诉你吧。其实呢三界有个心照不宣的秘密……唔也算不上秘密,那就是……世间都说咱们主上是丹穴山凤凰一脉的先祖托生。”

    听到此处,林苏青顿时一个抖擞,仿佛是潜意识里的觉得此事应当仔细地去听。

    “这就不得不提,先祖托生的缘由。”狗子对着两只前小爪的小指头,连神情都苍凉了起来,“凤凰一脉不死不灭,但可以自行化掉自身所有为和祥瑞气撒隐于世间,同父神那样,造福于苍生万物,不过,先祖会在感知世间即将罹经大祸时借胎托生。所以……主上于帝后腹中突变性别,一概认为是先祖托生,加之主上自幼的天赋……”

    “你悲伤什么?”林苏青见狗子说着说着不由自主地噘起了嘴,一张小脸儿皱皱巴巴的,看着十分忧伤。

    “你哪只眼睛看见本大人有悲伤?本大人不过是想起了一些旧事罢了。”狗子噘着嘴,既然被看出来了,它也便不再多掩饰,遂愁眉苦脸道,“主上自幼便被寄予厚望,因此自幼便知晓自己的真实身份。一开始还好好的,直到后来他知道了先祖托生的原委,也知道了先祖托生前,帝后腹中的胎儿必然已经聚齐了灵魂,而待到先祖的灵元入腹时,便会将原本的灵魂吞噬,以供自己所需的给养。所以……你别看咱们主上冷冰冰的,万事不挂碍,可托生一事咱们主上曾经郁结了许久呢,主上一直是认为自己杀死了一位后辈,也认为是自己杀死了自己。哼,要不是那位白泽神尊多嘴!哼!”

    狗子越想越生气,尽管它知道原本是主上于三百岁时亲自找白泽神尊问出的缘由。可是,要不是因为白泽神尊告诉了主上先祖托生的相关事宜,主上也不至于成了如今这般的性情吧?它一直认为主上的性情与这件事有着脱不开的干系。

    三百岁时的主上,不过等同于凡间四五岁孩童的年纪,主上的身份原本就承受着天大的压力,白泽神尊还偏要告诉他那些,使得主上在承受压力的同时,还要忍受来自内心的愧疚与谴责。林苏青早前问过自己是谁,其实,主上何曾没有如是问过自己是谁。

    狗子好生气,都怪那位白泽神尊,那时候假使撒个小谎蒙混过去也好过当时告诉主上呀,活该那白泽神尊孤独寂寞一辈子,哼!

    狗子皱着鼻头气哼哼地琢磨着,林苏青也陷入了沉思了,但是他思考的是另一件事。

    “那……白泽神尊是不是能够预知到我会来到这边?”林苏青蓦然地一问,问愣了狗子,片刻他又道,“我今后是否会成为祸患,那白泽神尊是不是也能知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