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五章 当下不问未来之事
    狗子登时就怔住了,在林素清提出问题的一瞬间,它的脑子仿佛直接放弃了编撰幌子,只因为他所提的这个问题太尖锐,完全来不及回转思路,且几乎没有周旋的余地。

    习惯了林苏青的沉默,习惯了他的“蠢”,也习惯了在他面前天南海北有一说一,想起一出就说一出。一时间竟疏忽了,林苏青并非真正的蠢。他为人所知的“蠢”,不过是他时常不用心去想,或是以沉默带过。

    林苏青这个人,总是只针对自己所不知道的事情提问,却几乎不曾听他主动说出过任何他自己所知道的事情。他的这个习惯,总是令人疏忽他的头脑,总是令人错觉他似乎是什么也不懂的“蠢人”。

    想着想着,狗子忽然觉察,或许白泽神尊是故意在此时出现的?

    “我觉得白泽神尊是故意出现在我面前的。”狗子刚如是想到,耳边就听林苏青如是说道,“他是故意透露给我——他尽知世间事,甚至连我原先世界的事情都一清二楚。”

    狗子愣了一愣,迟疑的问道:“所以呢?”没成想,居然被林苏青占据了话题的主导权。

    “所以我觉得,白泽神尊是在暗示我问出那两个问题。”林苏青转过头注视着狗子,目光炯炯,神情庄肃,竟透着一副容不得拒绝的架势。

    狗子不知该如何回答这样尖锐的问题,因为它不能如实回答,至少现在不能,毕竟连主上都没有告诉过他。于是它干脆利用自己毛绒绒的外形,歪着脑袋装傻充愣道:“问谁?”

    “问你,或是问白泽神尊。”林苏青严肃起来的模样,不知是否是自己心虚的缘故,狗子居然觉得他颇有些魄力,那气势有些压迫到它。

    “那我劝你啊,别异想天开了。倘若他真的是在暗示你什么,那只能说明他是在故意捉弄你,故意要引你去怀疑他想暗示你。哼哼,他若是当真想告诉你什么,方才早就直接告诉给你了。”狗子别过脸去,只以眼角偷偷地斜着林苏青,观察着他的神色变动。

    “只要不是他亲口直截了当的说出来,你就别指望能问出个什么所以然。哼,天上地下谁都知晓,那位神尊嘴里的话,十句能有九句假。他若是不想说出实情,那编起瞎话来,连天帝都问不出实话哩。”

    狗子说完见林苏青不发一语,只当是自己说服了林苏青打消了问到底的念头,正要小小得意一番,不料林苏青开口便道:“那我问你。”

    啊啾~

    乍然吹来一场冷风,搔得狗子鼻子发痒猛地打了记喷嚏,没来得及控制打得相当之激烈,恰恰盖住了林苏青的那句被风吹散的话。

    “你说什么?我刚刚没听清。”

    不知它是故意逃避,还是当真没有听清。林苏青咽了咽喉头,神色不变道:“待明日有机会再见白泽神尊时,届时我再问他。现在问你。”

    “问我?问我什么?”狗子将在自己的小脑袋扭来扭去装作一副天真的懵懂模样,装得连它自己都受不住了,干脆站起身来直言道,“罢了罢了,这么和你说吧,你就是问我也问不出任何,主上说过了,等你考上三清墟后,你可以去问他。”

    “三清墟……”林苏青喃喃地重复道。一切兜兜转转,又卡回了这里。是主上在逼他去考,想知道实情便不得不去考三清墟。

    “那我问你另外一个问题。”林苏青转过身来面朝着狗子,右腿屈盘,左腿半竖,左胳膊肘搭在半竖的膝盖上,右手握着那只血红如滴血的坠子,以大拇指轻轻摩挲着,以指腹感受着它通体的凉意。

    “你是主上的臣属,是臣属对吧?倘若你有困难,而我恰好能提供帮助,你领了我的情,愿意接受我的帮助。那么,能算作是主上欠了我的恩情吗?”

    狗子顿时沉默。有几枚绿叶被旋转而起的风吹了上来,随风缱绻,当风停罢,它们飘飘荡荡地随处而落,有一枚,恰恰在林苏青与狗子对视的视线之间,它飘飘摇摇地往下坠落,偶尔不甘的再度随风而起,但风极小,它几番起起伏伏仍是落在了地面。几枚叶子,偏偏独它一枚落在了岸面上,而其他的均是落在了那条蜿蜒向下的绿河之上。河水虽然静,但并非死水,于是它们并未停留,而是随着河水缓缓地往前,开启着各自新的旅程。

    唯独那枚落在林苏青与狗子之间的绿叶,此时只能静静地躺在地面上,偶尔会翘起一点边角,复而又平落,像是仍有不甘,看起来十分落寞,却又仿佛还怀有期待,期待着下一阵风快快吹来,好带它乘风而去。

    “很难回答吗?”林苏青凝视着狗子问道。他知道狗子之所以什么也不说,是因为狗子忠诚于主上,既然主上也什么都没有说,那么它也便什么也不说。

    而他此刻所提的问题,与主上的意见无关。但这个问题,对于狗子的确可能很难回答。

    狗子虽然不知道林苏青先前与白泽神尊的对话,但是它听得出来林苏青所提之问里,暗含着言外之意。它的回答,极有可能会泄露出某些不适合现在说出的事情。

    “没有我解决不了的事,所以你说的这个问题我完全没有想过。”狗子站起身来抖了抖,以为这样说,能够结束林苏青的问话。

    “假如,有谁能帮你立刻恢复你的样貌呢?”林苏青补了一句,即刻又问住了狗子。这是狗子自己无法做到之事。

    林苏青的这个问题触碰到了狗子的底线,它目光深沉而坚毅的盯着林苏青,字字咬力道:“这种假如没有意义,样貌这种事,主上轻易即可帮我恢复。是我不需要捷径,我接受了惩罚,就要履行到底。”

    “不要深究我所说的例子的具体,你知道,我不过是举例而已。”林苏青有一点偶尔算是优点,偶尔却是缺点。

    他特别的执着,要么一开始就退缩了,要么一旦决定一往无前,即便是撞到了南墙,也是撞破了再继续往前。

    狗子未曾料想林苏青严肃起来,气势竟是如此之强。且随着他的紧紧追问,那压迫感甚至越来越强。

    他哪里是一介寻常凡人,又哪里是狗子出于心虚才倍感压力。

    “这种事我从未想过,更从未经历过。何况,即使遇到了,欠与不欠,说到底都是主上的事。”狗子以为只要不正面直接作答,便可避过话锋,避免自己所说的话里中出现纰漏。可是,它言语之中的迂回,已然引起了林苏青的多想。

    白泽神尊无所不知,想来必然是料到了主上的今后的决定了?

    林苏青心中有了猜想,而这猜想并不适合在今下纠结下去,纵使打破砂锅问到底,这“底”也不在狗子这里,所以他不再问下去。

    “我们现在去哪儿?”他将那只坠子妥当地揣入怀中贴身的暗兜里,撑着地面站起身来,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