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 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他猛地拉开门时力度很大,手臂的力量在一瞬间汇聚,很迅猛,就是立刻躲也不会躲出很远,然而,在他拉开门的一刹那见门外空无一人,迅速又追出一段距离,还是没有身影。

    太快了,逃得太快了,他从一开门就没听过的追,却一丁点影子都未曾看见。忽然,他注意到路边的灌木丛在晃动。因为灌木丛生长低矮,并且紧簇,除非狂风大作,寻常的风吹都不见得能使它们摇晃,那只有一种可能。

    林苏青急忙追去,却是只差再去一步就踏入林中时,他收住了脚步,立在簇簇灌木丛前。林中满地植草茂盛而杂乱,丝毫没有留下有人经过的痕迹。想来,那敲门者应当是急急掠过这些灌木丛之后,脚就不曾沾过地面。

    他一只手端在腰前,握着虚拳摩挲着手指,他在思考。思考着前方虬枝龙爪般的深山长林,思考着那些参天大树郁郁葱葱地遮蔽了天日,思考着再往远处看便只有一片黑暗的涛涛荫翳……于是,他止住了追寻。

    轻出一声鼻息,牵动嘴角一抹无奈的苦笑,至少在深林之外,抬头便是光天化日,朗朗乾坤。

    “你们……”他刚一转身就见小木屋门前,五只小熊猫头碰头的团团围簇,像是围住了什么,在低头观看。而在屋门边上堆了一地的松柏树枝,其上铺着新鲜得还挂着晨露的野果。

    一听到他的声音,小家伙们蓦然回头,齐刷刷地望向他,小圆脸,小圆眼,因为惊讶不经意落下了下巴张开的小圆嘴,如一击飞箭击中了林苏青的胸口,实在是……可爱……煞了。

    随即,小家伙们让开一点点道来,露出一个位置给他,示意着让他自己来看,他会意便走上前去,快要走近时,一眼看见,原来它们围着看的是几尾正在地上挣扎着乱摆尾巴的鲫鱼,是了,这个月份的鲫鱼最是肥美。

    “你们抓来的?”林苏青疑惑问道。

    小家伙们的小脑袋拨浪鼓似的连连摇头,生怕摇得慢了晚了被他误会了去。

    林苏青一愣,转而向丛林深处看去……到底,是哪位熟识呢?既是熟识,为何故意不显身呢?

    “林苏青!林苏青!今天是不是有烤鱼吃呀!”狗子闻风而来,小短腿儿倒腾得飞快地奔来。

    小家伙们一见它冲来,连忙四散而逃,窜入了林中。

    林中……又是那片林子,不知是它们慌不择路,还是因为它们来自于那片树林?

    “本大人在问你话呢!”狗子大喊着话跑近来蹲坐在地上,或许好奇,或是无聊,它忍不住抬起小爪爪,戳了戳地上的鲫鱼。

    而原本已经放弃挣扎,平躺在地上的鲫鱼,被它戳一下,就又摆一下,一戳一动,一时间竟是撩拨得狗子玩性大发,抬起两只小爪爪到处戳,哪里还顾得上追问他到底烤是不烤。

    “你一大早去哪儿了?”林苏青问它道。

    “闲来没事儿四处溜达呗。”狗子沉浸在戳鱼中,不大搭理林苏青,只甩给他一个毛绒绒的后脑勺和耳背。

    “那这附近有几处河塘?小溪、河流都算。”林苏青追问道。

    狗子戳鱼的爪爪慢了慢,歪着嘴一笑:“哼,想套我话?想知道鱼是谁抓来的?打哪儿抓来的?”

    说着它一爪子踩着一条鱼,扬起脸来冲着林苏青笑眯眯道:“本大人偏不告诉你~嘿嘿~气不气~”

    “哦,那我先去会见白泽神尊了,这些鱼你留着慢慢玩吧。”

    林苏青语罢转身作势要走,狗子连忙紧追蹦到他跟前拦住去路道:“离碰面的时辰还早着呢,你着什么急,你先把鱼烤了呀。”

    “等我回来的吧。反正你是神仙,不会肚饿。”林苏青边说边绕过狗子往前走。

    狗子嗷呜呜地追上去再度拦住在他跟前,大发不满道:“等你回来鱼都死臭了,烤个粑粑呀!汪!”

    “没办法,我在生气呢,得缓缓,不生气了再烤。”林苏青再次绕开狗子往前走。

    狗子连忙张开双臂挪了挪屁股,把林苏青拦住,虽然它努力将臂膀张到最开,可它小模小样,顶多只有勉强抱住林苏青的小腿那么点的宽度。

    它撅着嘴,话到嘴边咽了又咽,看着那几条肥美的鲫鱼,又咽了咽口水,没来得及咽下去的一不留神滴了出来,啪嗒一声打在它脚前的青石板上,口水将石板面浸得颜色比周围更深,很明显。

    林苏青假装抬脚欲走,狗子眼睛一闭心一狠,妥协道:“好吧!”

    “什么好吧?”林苏青明知故问道。

    “哼,少装模作样了,你说吧,怎么你消气,怎么你才去烤鱼。”狗子别着脸,撅着嘴斜着眼,侧扬着小下巴,看起来很是不服气,“你是想知道鱼从哪个池塘来的?还是想知道鱼是谁抓的?你只能问一个问题,多了我可不会答。”

    林苏青眯起眼睛笑道:“我不问这些。”

    “啊?”狗子当场怔住,不问这个问什么,“我话说在前头,以前说过的不能告诉你的,你就是现在问,我也还是不能告诉你。”

    “我知道。”

    “你知道?”

    “嗯。”

    林苏青扭头回去一边捡鱼一边问狗子:“我要问的是——你有没有什么建议,能保证主上给我的坠子不会被抢走。”

    “唔……”狗子好像犹豫一下不说,可这时它瞥见林苏青已经在动手准备给它烤鱼了。

    只见他从小木屋外侧边的石台上,取下一把挂在架上的小刀,那石台原来应该是前屋主烧火做饭的地方,在林苏青来之前,那些厨具之上还积着厚厚的灰尘,厚到灰尘能结成团那么厚,可如今已然被林苏青打扫得回复了原样,就连刀具上的斑斑锈迹,也已经全被他磨去了。

    他一手握着刀,一手提着那几尾鱼,径直去往下边的石坝去。这些鱼原本在送来时,每一尾鱼的鱼唇上就以干草当绳穿过了,所以能轻易的提着。

    秋风吹来鱼的血腥气息,狗子看着林苏青蹲在石坝边上认真剖鱼,像是拿定了它必然会回答似的。

    不过他没有感觉错,它的确会回答。当然不希望那只坠子落入其他谁的手里,之所以昨晚上特意叮嘱,也是因此如此。

    忽然,林苏青在刮干净了鳞片,掏尽了肚腹后,停下来扭头看向它。

    它皱着鼻子问道:“怎么?怕本大人不说?”

    “你会说的。”林苏青说道,“你是神仙,能不能变个火?我自己取火的话,我怕耽误去见白泽神尊的时辰。”

    “……”狗子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往石坝子走去,“你小子真是越来越胆肥了,连本大人你都敢使唤,连本大人你都敢算计,连本大人你都敢利用。”

    蛮不情愿絮絮叨叨地走近了,屁股一坐,话音刚落乍然张口,于口中喷出一道火焰,吓得林苏青一条,连忙朝边上躲闪时,差点闪到了腰。

    “诶诶诶你当心点,差点燎了我的眉毛。你也不事先打个招呼。”

    狗子的白眼就差翻到天上去了,张着嘴捣鼓着舌头,含含糊糊道:“辣里辣蛤辣剌辣……”听着好像说的“那你用还是不用”。

    “用,用用,就是火能不能小点,我怕刚伸过去就焦了。”林苏青在坝子边上随手折断几根棪木树枝,将鱼从口直穿,正要伸过去,又立马收回来,“火能不能再小点?”

    狗子翻着白眼将火灭了些,从这一刻起,再也不想多看林苏青一眼,嗨呀,好生气。

    林苏青在边上将串着鱼的树枝伸过去,就着狗子喷出来的火焰翻烤着,时不时的收回来看一眼木枝是否有即将烧断的可能,如是这般一边烤一边碎碎念叨:“其实若是时间宽裕,咱们去寻些松柏树枝来生火,再在火里丢一些棪木果,再以一些果子的汁液浇在鱼肉上,不仅去腥,还别有一番风味……”

    滋……

    火骤然灭了……被狗子的口水灭的。

    狗子鼻孔里冒着白眼,暴跳如雷道:“你为什么不早说!”

    林苏青被它吼得吓了一跳,赶忙安抚道:“稍安勿躁,不着急不着急,等我回来了,赶明儿咱们特地来做一顿烤野味。先把这些烤了,这些已经烤了的,若是不继续,只怕口感不大好。”

    狗子瘪着嘴深呼吸一口气,看它那强忍下的怒气、那白眼、那颤动的胡须、那鼻孔里冒出来的白烟……它现在……可能想吃人。

    “算了,谁叫本大人嘴馋,饶了你这回。”狗子哼一声鼻息,哼出一团白烟,见它一张嘴,林苏青赶忙往边上躲开,直到它真的忍下怒气,控制住喷出来的火焰不会时大时小,林苏青才又靠过去接着烤。

    其实,狗子不知道的是,他方才的嘀咕并非是闲来随口念叨,而是故意的。他一直知道狗子好吃,所以方才是特地气它、引诱它。这样一来,便有理由让它陪着去那深林里一探究竟了。

    “哈啦啦?”

    似乎是在问“好了没?”

    “还没,稍微等等,啊快收住你的口水,火太小了,要灭了,不行不行,太大了,保持刚刚的火势。”几串鱼烤得手忙脚乱。

    狗子始终翻着白眼,不想多看林苏青,它不得不伸出舌头,一边让口水顺着舌头淌出来,一边在嘴里喷着火焰。

    ……

    鱼很快烤好了,林苏青抽出来,将鱼串背在身后,问狗子道:“你先说有什么建议,说得中肯我才给你,否则,我就扔地上喂灰。”

    “好你个怂瓜蛋子,而今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是不是?!”狗子一把童音稚声稚气,喷着口水凶着他。

    “没有,只吃了一次狰肉,不比熊和豹子好对付。”

    “你!”狗子嗷呜一口作势就要冲上来咬他,林苏青登即把鱼肉串横在身前,“都给你。”

    这一举动,狗子是肯定要说建议的,就算它先前不打算说什么有用的话,但现在是肯定会说了,因为它生气了。

    林苏青料到,对于狗子,它肯定也是想护住坠子的,但至于要不要告诉他如何护住,是得看狗子是否愿意说,何况,从狗子昨晚的好意提醒来看,似乎并没有什么命令,规定了狗子绝对不能说。

    “哼,识相就好。”狗子刚凑上去打算吃,就被冒着的热气给冲到了,它舔了舔鼻子道,“气饱了,歇一会儿。”

    而后斜着眼睛乜视着林苏青道:“既然你费尽心机的想知道,那本大人就大发慈悲,告诉你好了。”

    林苏青忍着烫,小心翼翼地撕开鱼皮,露出皮下晶莹白嫩的鱼肉来,好让这些鱼肉在温度得恰恰好的时候,供狗子食用。

    “其实,只要你不主动给,便谁也抢不走,那上面有封印的。”狗子瞧出林苏青听了有些迟疑,看出了他的担心,接着说道:“这你就无须担心了,白泽神尊虽然比山苍子还要偷奸耍滑,不过他没山苍子那么无赖,你只要是与白泽神尊事先约定好条件,让他逮不住机会诓你的坠子,他就不会食言的。”

    逮不住机会……如何不给他留钻空子的机会……

    林苏青仔细琢磨了片刻,似乎……想到了应对之法。

    还在找”尘骨”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