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 交换
    “你可以提一个条件。”林苏青平静的对夕夜说道。

    “爽快!我就是喜欢和这样爽快的人交朋友。”夕夜高兴得一巴掌拍在林苏青的肩背上,于他来说只是随手一拍,可实际上手上的力道却十足的大,若非林苏青生生地扛住,大约要被他一掌拍个踉跄。

    “作为交换,你可以要求我画敕邪令给你玩,或者提别的条件。”的确是可以提一个条件。

    “我说的是另外的条件。”

    “只能一个。”林苏青断定夕夜迫切想玩敕邪令,不会轻易放弃,但他也迫切地想要夕夜的尾毛,所以多少也担心夕夜会改变主意,哪怕改的可能性不大。

    于是,死话出口,当他如愿看见夕夜脸上拧着的眉头的为难表情时,他立马松口道:“很为难吗?”

    “你这人好生无趣。”夕夜的眉头拧得更紧了,以他的年龄,论成熟不满,论青涩不至于,但此时那点孩子气全然挂在脸上,委屈巴巴地,像是真的,又像是特地佯装给林苏青看,想让林苏青宽裕要求。

    可惜这点把戏,在林苏青穿开裆裤时就用过了。不过,尽管他一眼便识出了夕夜的装模作样,但他仍然顺从了夕夜。

    “看来是不相上下的条件。”林苏青有条不紊道,“我猜你更看重敕邪令一些。”

    他继续说道:“那,不如就以敕邪令为条件交换。而对于你想提的另一个条件……”他做做样子犹豫了一番,“你可以提出,我也会认真考虑,并且,如果能直接答应,我便答应,即使勉强,我也不拒绝你。”

    夕夜一边听着林苏青的建议,一边歪着头在忖度着,蓦然,他讶异道:“哇,好一出欲擒故纵、将计就计。分明是我要强加一条,却被你顺势而为做成了卖我一个情义的局。”

    林苏青一愣,预先想好的话忽然卡住了词儿,哪里料想夕夜如此聪慧,不,早该清楚他只是年纪等同于三四岁儿童,但头脑绝非平凡。

    “你很聪明。”林苏青坦然承认道,他深知,此时不必行下下之策去搪塞前言,那只会显得很下乘,“便是如此。你可以提一个条件,另一个我认真考虑。”

    考虑不意味一定会答应。

    “你好生狡猾,若不是我在典藏楼里看过,怕是要被你糊弄过去。”夕夜挠了挠后脑勺,“叫什么兵法还是几十六策来着。”

    说着他若有似无的点着头,不屑道,“不过你用得不大精妙。”

    林苏青忽然想起了在昆仑山典藏楼里的经历,“知足”、“俭欲”浮上心头,他是因为要备考三清墟而去的,学完便得以出来,那夕夜当初是因何而去的?

    不论因何,夕夜如今出来了,想必也是明白了提示,也应该是实现了目的便结束了学习吧?

    倏然,林苏青想到夕夜先前背诵的陶潜的那半句诗……以及方才所言的《孙子兵法》与《三十六策》……

    莫非夕夜是特地去学习过他那边世界的文化?

    夕夜为何要去学习这些?

    夕夜如何知道他那边世界的?

    细思恐极,实在非同寻常!林苏青顿时在心中下定了主意,他要同夕夜成为朋友。夕夜应该知道许多他想要的答案。并且,夕夜来自妖族,他可以不遵守天界的许多规矩。

    “你又在想什么计策来算计我?”夕夜抱着膀子,习惯性的略微扬着下巴,眸子向下盯着林苏青。仿佛一眼将他看透,却又仿佛没有。

    林苏青回答他道:“你可考虑好了?”与其寻个理由被识破,不如直接不回答,更不如引开他的注意力。

    夕夜莹亮的目光盯了片刻林苏青,俄尔扬了扬眉头,吩咐一声道:“洛洛。”

    洛洛冷肃的脸上乍然浮上惊惶,她听懂了命令,却并没有立刻执行。

    “给他。”夕夜凝着眉毛,眨着眼睛,日光当头而下,浓密卷翘的睫毛在脸上投射出长长的阴影,即使距离他一丈开,也仍是能清晰看见他宛如扇子似的睫毛,在扑动,这个决定似乎使他感到了一些窘迫?

    洛洛犹豫再三终究还是去到了夕夜的身后,随着夕夜眉头一紧,瞬间松开,洛洛捧着双手略微躬身,走到了他身边呈上。

    “怎么就这么一小点?”夕夜看着洛洛的掌心自言自语道。

    “小殿下年岁尚幼,且刚换完毛发,自然不多。”洛洛始终俯着首,不敢直视自己的掌心,也不敢直视夕夜。

    “可是这也太少了吧。”夕夜伸出手,堪堪于食指与拇指之间捻起一撮短毛,“显得我不大方。”

    白的?!

    在夕夜举着那一小撮尾毛打量的时候,林苏青的脑子嗡地一声,当即怔住

    没有看错,确确实实是白的,一丁点杂色也无,洁白胜过天山白雪。

    山苍神君专程提醒的话还在耳边回荡,不敢忘却“莫要去招惹那些尾巴尖是白毛的,当心将小命撂下了。”

    此刻的震惊,不知是惊喜,还是惊愕。大概这也是天命?天要让他正好遇上夕夜。

    这样一个身份不凡,行事随心所欲的妖族少年,这样一个身份不凡的妖族少年,或许,就是那些天衣无缝的秘密的突破口!

    “我还需要寻找制作笔杆的物事。”林苏青按捺住心中砰砰乱撞的心跳,按捺住急切想从夕夜口中问出许多事情的激动,强行作出一副淡然的姿态道,“不如你与我们同行,反正,你现在也没有回去的打算。”

    “正有此意。”夕夜粲然一笑。

    “我们要去三清墟,顺路否?”林苏青摊开手,准备着结果那撮难得的尾毛。

    “东南西北都顺路!”夕夜一松手,聚合不过小指指端粗细的一撮尾毛便掉落下来,竟是丝毫也没有散开。

    “好。其实随便找些细斑竹即可,不会令你久等。”林苏青握住手,收回那一搓雪白的尾毛揣入衣襟内的夹层里,保管妥当。

    “不,我知道有更好的材料!”夕夜一排整齐的银牙在阳光下反映出晶亮的光芒,“要玩就要玩厉害的,我帮你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