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谜团越来越多,答案亦越发清晰
    飞箭只距一步之遥,夕夜满以为林苏青会闪避,然而却见他岿然不动!

    “林苏青!”不禁叫喊出声,怕是以为林苏青还未醒神。

    这一声林苏青不为所动,却是惊醒了呆怔的姑获鸟,她连忙往边上逃去,这时,夕夜眼神一沉,之间那支迅雷之箭迫在林苏青胸口,箭尖方刚触碰到林苏青的胸前衣面上时,突然披散成成千上百支细箭,发散而出!

    仿佛要将林苏青团团包围,瞬间却绕过了他,向他身后奔涌袭去,如风水电闪登时包围住了正欲逃走的姑获鸟!

    姑获鸟作势发力从上方空隙处挣脱,可是刚一运功,霎时!细箭分离成如同雨幕般密密匝匝的针针,纷纷刺入姑获鸟的身体。

    一声凄厉的尖叫声刚冲出来,便被球状的针阵包裹回去,那些细针越分越多,越分越密!犹如嗜血成瘾的恶虫,争先恐后的扑向姑获鸟,掩着她的身形紧紧密密的包裹,单单露出她怀中偷窃来的婴孩,林苏青冷静地从她手中抱走孩子,那些细针便更加疯狂!

    只见起初还有个人形,随即那人形渐渐地残破,渐渐地缩小,渐渐地只剩下一团辨不出形状的针团。

    “啊呀,出手狠了。”对于自己造下的结果,夕夜一脸发懵。

    他随意吹了口气,针团戛然消失,荡然无存就地落下一截还没销蚀的一节大腿的腿骨。原形是鸟,所以那节腿骨很细,约摸比人的中指粗不去多少,但有将近半尺长。

    随后他摊开手,持着的金弓便立刻横浮于他的掌心,旋即化成金鳞碎屑散成了一缕烟,直至消失殆尽。

    只剩下静穆的夜色,与单手抱着婴孩矗立不动的林苏青。

    夕夜看了看林苏青的后脑勺,想问点什么,张了张口,又突然什么也不想问了。

    随即,林苏青转过身,神色不改,从容不迫的朝夕夜走去,于他面前立定,询道:“可能辨出窃自哪家?”声音甚是冷静。

    “这又不难。”夕夜歪了歪嘴,不屑道:“八成是胖坠。”

    然后他嗅了嗅鼻子,加以佐证:“身上有那位大婶的气息,还有很浓的牛肉膻气。胖坠他爹有宰牛刀。”

    “记忆力拔群。”林苏青随口夸奖,夕夜正欲得意,却见林苏青递出睡得同死了没有分别的胖坠,说道:“有劳你跑一趟。”

    “?!”刚浮现的得意笑容登时僵硬在脸上,明知故问道,“送回去?我?!”

    林苏青点点头,道:“等你回来,想问什么,我都如实相告。”

    “一言为定!”话音未净,夕夜抢过孩子窜上了屋顶。

    这时,踩着凳子一直趴在窗户跟前瞧热闹的狗子,单爪托着腮思忖着。令它费解的不止是林苏青的性情变化,还有方才他的所作所为——他居然能轻易地控制敕邪令几时奏效了……

    不禁喃喃低语:“林苏青在昆仑山的典藏楼里……究竟学了些什么……”

    当夕夜的身影完全消失于夜色之下,林苏青看了看地上的那节腿骨,忖了片刻,便去捡了起来,恰逢起身之际,洛洛回来了。

    洛洛单见林苏青独自立于开心小栈的楼下,顿觉有佯。袖中当即滑下一把匕首,如同鬼魅瞬间闪身于林苏青背后,将匕首横贴在他的脖子前,声音在他的耳边,厉声质问:“少主呢?”

    被洛洛威胁着性命,林苏青却是淡定的垂着眼眸,大大的袖口垂下遮住了他握着白骨的手,他的大拇缓缓地指摩挲着手中的那节姑获鸟的腿骨,感受着那上面残留的一点余温。

    片刻,他不紧不慢地抬起眸子看向前方,只见远处有一抹烟影正踏着高低错落的屋顶,恍如兔起凫举般奔来。

    “回来了。”林苏青的话里听不出语气,但能清楚的感觉出,那不是冷淡,而是一种沉着,一种笃定。

    有那么一瞬间,洛洛惊怔了,狗子也怔愕……那分感觉真有点像。

    洛洛见夕夜正朝此处归来,这才将悬起的一颗心定下,但在放下匕首之前,她的呼吸扑在林苏青的侧颊,严厉道:“休让我发现你另有所谋。”

    赶在夕夜的身影清晰前,洛洛将匕首收回袖中,然后退至一旁,单膝跪下,一只手空拳横在竖立的膝上,一只手垂着以空拳点地,俯首迎接夕夜。

    夕夜刚到,落在他们所住的第三层楼的窗户前,于窄窄的窗门边沿上立着。

    洛洛请罪道:“属下来迟。”

    “带他上去。”夕夜睥睨了一眼林苏青,说完便进了窗户。

    ……

    林苏青刚被洛洛提着后腰带捎带进屋,夕夜放下茶壶,抬袖揩去淌在下巴上的茶水,忍不住好奇地问道:“你方才是在做戏?”

    不等林苏青回答,夕夜激动的向狗子走去两步,指着林苏青向狗子说道:“他方才将姑获鸟认作娘亲。”

    而后又转身向林苏青,问道:“倘若是为了捉那老妖婆,你这戏也做得太逼真了吧,哦不不是,是做得也太没廉耻了吧,你怎能为此随便叫个老妖婆当娘亲呢?我还以为是你中了妖怪的术法。”

    旋即他又扭头向狗子道:“你知道吗?若不是我朝他射出一箭时,他的眼珠子细微地动了动,示意我朝那妖怪,那一箭还真就连他一块儿给射了!”

    接着又扭回头看向林苏青,并一脸疑惑地朝他走去,唠叨道:“就算你不作这出戏,我也能轻松灭了那老妖婆,你又是何必。”

    林苏青不疾不徐地坐到桌前,将手中的那节腿骨放在桌上,道:“并非做戏,她的容貌的确与我娘一模一样。”

    “啊?”夕夜大吃一惊,狗子却是一脸不以为然的神情背靠着窗台下的墙,闲散地坐在方才推来的凳子上,瞧着好戏似的看向圆桌那边。

    唯有洛洛对前因后果一无所知,所以她此时一如往常地利于夕夜身后侧,肃穆待命。

    “起初我也以为是中了迷惑之术,才将妖怪的脸看成我日思夜想的脸。”林苏青持着姑获鸟的腿骨两端,一边观察一边说道,“然而我清醒地知道,并不是术法,那的确是姑获鸟的脸,也的确与我娘一样。”

    “不会吧?大千世界这般凑巧?”夕夜讶异,不大相信,玩笑道,“通常儿子的模样都像娘,你长得……咳,应当像你的父亲吧……”

    “大概吧,我从没见过我的父亲。”林苏青的神情蓦然有些氐惆,是了,连一张照片也未曾见过。自小的记忆力,最熟悉最亲切的便只有母亲。还有一位也算的话,便是教他许多生僻知识的那位老师。

    “抱歉。”夕夜吐了吐舌尖,“我并非有意要挑起你的伤心事。”

    语罢又觉得矫情,于是又慷慨道:“男子汉大丈夫,别那么纤细敏感嘛,我五叔常说,男孩子从里到外都得皮实点!”

    他作势要学着五叔对他那样拍一拍林苏青的肩背,以示鼓励,顿时想起之前将林苏青拍得吐血的场景,遂刚伸出的手又连忙收回来,抱在茶壶上克制住手痒。

    “难怪你要故意气我,逼我出手。”夕夜嘟囔道,“原来是你自己下不去手,要叫我去作那狠事儿。”

    说着他撇了撇嘴角,颇有微词:“这不是叫我往你心口上扎刀嘛,也不怕留下隔阂,见我觉着扎心。”

    林苏青看着手中的白骨出神,眼神空洞,喃喃低语:“为何会这般相像呢……”

    他联想到,或许姑获鸟这妖怪便是山苍神君所指的那个“忙”,既然山苍神君特地着他“帮”这个“忙”,必然意有所指!

    如此想来……莫非山苍神君知道他的娘长什么模样?!所以特地着他前来?

    可……若是洞悉世间的白泽神君知道便就罢了,为何山苍神君会知道?!

    匆忙献上这一章,抱歉迟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