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二章 风雨铸,十年磨砺宝剑出
    洛洛太阳穴急跳,一口回绝道:“拒绝。”

    几笔旧帐尚未清算,便又诓骗小殿下,今下还敢厚着脸皮来蹭她的事端。

    “呃……不是什么特别的事。”意料之中的回答,林苏青汗颜,接着厚脸皮道,“是……我想向你借用一把小匕首。”

    “洛洛,给他。”

    奈何夕夜开了口,洛洛只好惩忿窒欲,她手腕一转,林苏青忽闻有风声擦过耳畔,旋即只听“咚”的一声响,只见一把双刃匕首竖在林苏青的手边,刃锋几乎贴着他的手掌边缘,只近半点必会切去他一枚小指。

    虽然是随意一丢,可匕首刺得很深,林苏青废了许多力气才将它从桌上拔出来。

    以大小来看,这是一把隐于袖筒的小匕首,匕刃长短不过中指,若没有如洛洛那般敏捷的身手,亦无法在对方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贴去身后一刀割喉,倒也可以用做暗器。

    林苏青将茶盘挪过去盖住被匕首扎过的痕迹,道:“叫店家瞧见了,是要叫赔的。假使赔不起,我不还得从你们身上打主意吗。”

    “……”

    “……”

    “……”

    忽然满堂肃静。

    林苏青就着洛洛的匕首朝姑获鸟的那节腿骨的底部钻了起来,仿似漫不经心道:“洛洛姑娘,我听闻刺客的身上常有多种武器,数不枚举,我瞧你一身轻装,不大能藏多少物什的感觉。”

    洛洛的表情极少,不是冷厉便是愤怒,此刻却闪过了瞬间的惊愕。

    “夕夜很会选,刺客做护卫,再好不过。”林苏青一边忙于钻着手里的白骨,一边好似自言自语,无需洛洛回答上一句似的,又道,“可你为何不在暗处,有刺客的身手,于暗处保护夕夜不是更好吗?”

    夕夜撑着脸看着林苏青钻那腿骨,打了个哈欠回答道:“倘若没有什么麻烦,洛洛于暗处自然最适合。但她于明处,便可免去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林苏青想了想,道:“因为大多数识得她的身份?从而不敢冒然接近?”

    想到这里时,林苏青在心中揣度着一个问题——倘若去了群英荟萃的三清墟,是一开始便一鸣惊人,威震八方,令人不敢造次的好?还是不问周遭烦心事,只先默默努力,潜心修炼的好?

    “嗯嗯。”于他岔神的同时,夕夜点点头,俄尔打着哈欠问道,“你要用这节腿骨做什么?”

    “做笔杆。”

    “笔杆?用这个?然后用我的尾毛?”夕夜大为不满,一拍桌子道,“我不同意!她不配!”

    随即腾地起身拉着林苏青就要往门口去:“走,我们去猎睚眦兽!砍它一只角给你做笔,你若是喜欢光滑的手感,喜欢白色的,就掰下它的大牙做!”夕夜神采奕奕,说得眉飞色舞,手起刀落仿佛掌刃下正伏有一头睚眦兽似的。

    睚眦兽?林苏青有所耳闻。在他原先的世界里,各类传记对睚眦兽多有记载。

    据记载,睚眦身形仿似豺狼,头顶生着一对向后延展的角,仿似龙角;在其身上,则堆叠着如同鱼儿的鳞片,而在其后背更是长着一双羽翼,展翅时堪比大鹏般遮天蔽日。

    传闻睚眦兽尤其嗜杀嗜血,且争勇好斗。因此在古代时,睚眦兽狠厉的模样被刻塑于刀环剑鞘等兵器的吞口处,一是为了威慑敌人,二是——据闻兵器刻有睚眦兽首,能够增强自身的实力。

    林苏青被夕夜生拉硬拽,就是不起,道:“睚眦兽的角和牙齿,的确很适合做武器,但,我还是想用这节腿骨。”

    倒不是因为用这节腿骨所制成笔杆能为他增添多少威力,反正说出来夕夜应该是无法体会到的,不说也罢。

    毕竟夕夜还只是个一心想要脱离亲人,向往外面世界的小孩子。夕夜很聪明,却并不通人情。

    “可是这等丑恶妖怪的腿骨,实在无用!何况,也配不上我的尾毛!”夕夜紧皱着眉头,有些愤懑,难道小青青不知道他的尾毛象征着什么吗?!

    可是见林苏青执意要用姑获鸟的腿骨,他猜想,其中必然有执意要用的理由……于是他使劲儿的琢磨了一番。

    突然,恍然大悟:“哦!我知道了!”

    他又坐回桌前,凑上脸去说道:“你们高手都不太在意武器是不是?就像我五叔!随手捡了块小石子,就打得我瘸了一年零八个月!我险些以为好不了了!”

    “不会无缘不顾打这么狠。”夕夜想起一出便说一出,林苏青本来也不想回答他的问题,干脆顺着他将话题聊走。

    总之今夜是睡不下的,倘若是不将夕夜的精力耗去一些,让他疲惫,怕是也无法用心去雕琢这支笔杆。原本就没有什么雕刻方面的经验,仅仅照猫画虎而已,若再不多注地用点心去,万一将这节骨头做废了。

    “嗯……”夕夜的食指抠了抠脸颊,略局促道,“上回想出来时,逃慢了被逮住了……”

    林苏青一心二用,主心在雕琢之上,并没有分出多少精力与夕夜闲聊,便随口搭话道:“自作自受。”

    “喂,小青青,你这样损我,太伤我心了。你不知道我为了出来废了多少功夫。”夕夜的情绪历来都挂在脸上,毫不掩饰,这会子更显然。

    他此刻既失落又亢奋,亢奋是出于聊天的兴致攒动得如同柴房失火,他边聊便动,边动边挪凳子,朝林苏青越挪越近,仿佛凳子上有什么在挠他的腚,使得半点也坐不住。恨不能夺了林苏青手里的白骨和匕首,叫林苏青专注地与自己聊天。

    “我从一百年前就筹谋着出来,而今才终于成功,你可知道我期间做过多少次尝试?付出了多少的努力吗?”

    “以后你会发现,外面一点也不好。”林苏青哪有空管他。

    “为何不好?”

    “一时半会儿说不清。”

    “那你先慢慢说来听听,反正来日方长,我总能听得完。”

    半晌仍见林苏青闭口不言,夕夜忙催促道:“你说呀?”

    “我在说,被你打断了。”

    “啊?我见你嘴皮子都没动!”

    “我的确说了。”

    “嘴皮子都没动你怎么说的?”

    “用意念。”

    “……”

    ……

    ……

    如是这般,似家长里短,日复一日的没有意义,也不带目的的聊着,仿佛每日都在重复昨天。

    随着昼夜轮转,时光在零零碎碎之中一晃而去。

    林苏青、夕夜、洛洛与狗子,在去往三清墟的途中,不知不知不觉便熟悉了起来。

    一路有名气响亮的洛洛同行,途经的那些妖精鬼怪们,即使谁也不清楚林苏青与夕夜的身份,但也会因为畏惧洛洛而退避三舍。

    ……

    乌飞兔走,只管风雨兼程。

    他们走过康庄大道,趟过泥泞小路,穿越莽莽林海,攀登崇山峻岭……

    直到于远方的天际处,望见有一座顶天矗立的高山在云蔼之中若隐若现,一切恍如刚过去一个旦夕。

    前去的路上,长风愈发豁达,越是临近,心中则越生敬畏。远望去,仿佛便是那座高山,撑立着地与天。

    满眼是云阶月地,威严而神秘。

    终于,又是几个白昼过罢,他们抵到一处圆环广场前。广场的场地中布着阵法,仿佛是太极阴阳八卦图。

    于广场的正前方,有一条接天而上的长梯于风中摇晃。在阵法的边界,与长梯之前,设立着一扇石门,于石门之上,赫然题着三枚苍遒有力,却又不失仙逸的朱红大字——三清墟。

    “到了。”林苏青的声音在风中消匿,原本紧张不已的心突然激动无比,甚至能清晰的感受到心脏在胸腔之中猛烈的跳动。

    到了,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