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 长梯偶遇
    这条长梯,是粗麻绳与窄木板串连而成,即使再结实,如此遥长,必然无法稳当。何况麻绳的粗细尚不足洛洛的手腕粗,并且每一块木板的宽度,也不比不过脚掌长。

    而木板与木板之间还留着与木板的宽度差不多的空隙,甚至有许多地方缺失了木板,因此,必须万分小心地前行。加之此条长梯恍如接天而上,便将原本看着就不算粗的麻绳,相比得可谓是细得惊心。

    稍有不慎,便会坠下万丈深谷。

    而这样的原本就晃荡不已的长梯,连行走都不得不千万谨慎,居然会有人骑马而来?!

    林苏青他们正处疑惑之际,桥骤然剧烈震动,近了!

    狗子连忙一蹦,跃到空中,按着云头悠闲地落坐,瞧着底下,而这时,不会腾云驾雾的林苏青、夕夜与洛洛,登时一惊,来不及指着狗子开骂,为了维持平衡,他们迅速反应,赶忙背靠梯子两边的扶绳,展开双臂紧握着,并有意识地屈膝,降低自身的高度。

    当他们终于勉强妥当,不至于东倒西歪后,夕夜看见云朵上正看他们出糗看得乐不可支的狗子,气恼道:“你也不捎带着我们!”

    “是你们考三清墟,又不是本大人要考。”狗子漫不经心的睨着夕夜道,“遇着了麻烦,当然得是你们自己去面对呀。”

    夕夜正要指着狗子教训,不过刚一松开手,就有些把持不住平衡,他只能瞪着眸子怒视道:“你们丹穴山唯你最差劲!连你们自己族民都不管。”

    “才不是嘞,我才不是最差劲的。我可是一路在保护林苏青活命。”狗子一板一眼道。

    “是嘛?那么多次危险,你管了吗?”夕夜一边与狗子对质,一边运作法力,与摇摆不定的长梯抗衡,将长梯稳住。

    狗子嘿然一笑道:“我只说了保他活命嘛,活蹦乱跳的活是活。缺胳膊断腿儿的活也是活,对不对~”

    对夕夜说它是丹穴山最差劲,它很特地解释道:“说真的,至少我没有拍手鼓掌喜滋滋地眼看着林苏青死吧?哪次真到危险时我没救吗?”

    狗子的话音刚落,只听一声骏马嘶鸣,即刻就见一匹高头骏马疾驰而来,骏马通体雪白,与

    浮云混成一色,但是眸子鲜红,并且在额头之上生着一只螺旋纹理的尖角。

    那是……

    “独角兽?!”林苏青脱口而出,是他在童话书里看过的生物,这里居然也有,却不知在这里唤作什么。

    他们尚在讶异,而那白马逼近,眼见着马蹄即将踏向他们,洛洛的五指之间早已立着数枚五刃飞镖,若是那白马不识时务,她便毫不留情的出手废了它!林苏青也攒紧了手中的毫笔,只待时机!

    却在这时,眼见着那白马的肩背后面顿时生出双翼,挥翅一展,当即越过了他们!显然那马儿起初没有料到此时的长梯上还有别的生灵,所以才只是踏步狂奔,抑或是它其实知道有,但估算过一定能避过不伤及他们。

    就在白马展翅掠过他们时,他们的目光追随而去,蓦然发现,在那高大的白马背上,斜坐着一名少女

    那少女回眸看去,恰恰与林苏青对视上,但她毫无羞怯,是坦然与林苏青相视,那目光之中也没有什么特别,匆匆一瞥,林苏青瞧着大约有一些好奇?有一些惊讶?有一些意外?有一些别样的情绪?

    只是匆匆一瞥,更多的其实是林苏青的猜测,主要还是源自于他心中对那匆匆而过的少女所产生的种种想法。

    好奇于是怎样的少女,独自破阵骑白马而来;惊讶于她看起来比夕夜好小上一两岁,却能独自破开那太极阴阳八卦阵法;意外于居然叫他们在这样的时候恰好碰上这样独特的少女……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不知是自己错觉还是的确如此,林苏青觉得,那少女回眸的目光只看了他,随即便回过头驭白马飞驰离去。

    相比左右,一行之中分明是夕夜最为璀璨夺目,除开夕夜便是洛洛那干练冷厉的独特气场,抑或是端坐在白云之中的狗子……怎样也轮不到他林苏青去占住第一眼。

    就是谁也比他林苏青更瞩目啊,可是那少女确实谁也没有看一眼,只是看了他林苏青,一丝一毫的目光也不曾分给旁边的他们。

    而那少女的衣裳也很特别,与那一身仙气且白得泛着淡淡光芒的白马不同,少女一身的着装却是蓝得近乎于黑色的选色,虽然纱袖与纱裙摆略微有区别,稍微浅一点,但也仍然是蓝黑之色,就连头饰与鞋子也尽是如此。芊芊少女,却穿着这样深沉而又冷静的颜色。

    林苏青诧异便也诧异在这里,那少女太也与众不同。依他所见所闻之中,无不是遵浅色为尊,见过的几位修为甚高的也无一着深色衣物。仿佛皆是以霓做衣,云做裳,雾气披来作纱袍……她不同。

    “喂小青青,你看够了没?”

    自那少女驭白马飞离而去,长梯在夕夜的法力把持之下,便一点晃动也无,稳当得如履平地。他见林苏青愣了半天,忍不住伸手在林苏青眼前晃了晃:“一个小丫头竟将你看傻了?”

    林苏青尴尬地回过神来,不知为何看出了神,但他知道绝非是因为美色一类的。

    夕夜瞅了他一眼,评议道:“我瞧那丫头容貌生得很沉,与洛洛有几分相似的感觉,差不多风格,但远不如洛洛好看,也不如洛洛的气质。嗯嗯,差远啦。”

    “谢过少主过奖。”洛洛受宠若惊,想来不曾被小殿下如此褒奖过。

    “你想多了。”夕夜抱着膀子,不以为然道,“我没夸你好看,我是说那丫头丑。”

    “……”洛洛没再言语。大约是她始终都很严肃的缘故,所以此时也仍然是一丝不苟的模样,没有如林苏青以为的那样会有一些尴尬。

    “那丫头身上有很重的戾气,差远了差远了。”夕夜摇着头不满意道,“真正厉害的都是深藏不漏呢。那丫头太外放了,正所谓满壶全不浪,半壶响叮当。”

    林苏青想了想,夕夜不说时倒是没发觉,听夕夜一提醒,似乎从感觉上看去,那少女与洛洛是有一点相似,也的确是更狠厉一些。

    但……没有夕夜说的所谓“丑”,其实还不错,下巴尖尖的,而脸上稚气未褪还有些肉乎,只是眸子黑且沉,没有什么亮泽,将满脸的可爱压住了,显得阴沉。

    “幽梦师姐!等等我啊!”紧接着背后就传来一道响亮的男子的声音。

    回身循声望去,竟是有男子御剑飞行而来!

    “啊!怎么有人?!”而那剑的剑刃直冲他们而来,听着那男子咋咋呼呼的嚷嚷,“糟糕!快让开!我还不熟练!”

    什么?!并不熟练御剑飞行之术?!

    这可得了?林苏青大惊,这要是被那男子的剑刃撞上了,那还不得一个个的串过去?就跟穿羊肉串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