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章 考试,截止在即!
    夕夜用下巴指了指林苏青,问他道:“你可认识他?”

    “初次见面,从未耳闻,毫不相识。”为了解释清楚他并非与林苏青有什么仇怨,男子回答得相当仔细,可当话一出口他即刻才反应过来,回答这个问题不就等于承认了另一件事?于是连忙又解释道:“回答归回答,两码事,在下不曾欺弱,也不曾霸凌。”

    “你慌什么。”夕夜嫌弃了他一眼,而后道,“既然毫不相识,你为何故意仗剑撞他?”

    “请小兄弟休勿再冤枉在下。”

    “那你说说你为何要撞他?”夕夜无理赖成了有理,仗着气势煞是得理不饶人。

    “这……”那男子一时语塞,怎的绕来绕去又绕回这个事儿了,他犯了会儿愁,见夕夜不问出个所以然就坚持要认为是他故意为之的架势,只好道,“在下一开始便解释了,在下新得了这把宝剑,并且也不擅长御剑飞行之术。所以……”

    林苏青猜想夕夜想问的绝非是这名男子为何要仗剑撞他。想必夕夜打的其实是另一个算盘,当前或许只是在借这名男子之口“钓”出别的信息。

    “所以什么?吞吞吐吐做什么,难不成是在现编瞎话,琢磨着如何糊弄我?”夕夜上千前两步,叉着腰冲那男子道,“三清墟的弟子好撒谎吗?”

    “唉。”那御剑男子不如夕夜伶牙俐齿,在场的谁都知道夕夜是在故意刁难。不过,不知是因为那男子的脾气的确很好,还是因为那男子实在担心如夕夜这般能说会道的当真要向三清墟胡乱告他的状。

    他犹犹豫豫了半天,欲说还休,不知有何苦衷,非要将一件事情拐来绕去,即使没有什么别的,也叫人因他的踟躇而无端生出猜忌来,并且这般表现还将他显得十分像是读书读傻了的迂腐书呆子。

    看他的神情,大约是在心里进行了一番不小的争斗,而后才颇为难的说道:“在下当真是无意的。是幽梦师姐见在下实在不擅长御剑飞行之术,遂叫在下跟着她行便是。所以在下就一直跟着……哪里晓得前面会遇上有你们。”

    原来一直掖着不直说,是怕连累方才那名少女。可这反叫夕夜与林苏青生起了别的疑心,特别是那少女回眸的那一眼,只看了相对不起眼的林苏青,总觉得有什么端倪。

    “哦~这样啊,你早这样说不就好了。”夕夜想了想,随口与那男子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男子一惊,夕夜揽着他的肩膀,笑着安慰道:“你放心,不是要告你的状。你看,我呢,恰恰是在这天去三清墟,你呢恰恰是在这天回三清墟,咱们恰恰就这样遇见了,这难道不是缘分吗?以后我也是三清墟的弟子,咱俩指不定会成为相互关照的好朋友呢。”

    世上若对忽悠人的话排个榜,第一必然非“缘分”一词莫属。而夕夜则最爱用这个词语去给对方栓一层关系。

    “我叫夕夜,你呢?”夕夜粲然笑道,那笑容如阳光般灿烂,看着毫无心眼。

    御剑的男子见他如此坦率,自己也不好过多忸怩,连忙拱手报道:“在下科林,幸会幸会。”

    “科林?好名字。啊呀还和小青青撞了一个字呢,还真是有些缘分呐。对啦,那你姓什么?”夕夜的这一句,仿佛随口一问,可他心里的小九九,林苏青瞧得一清二楚。

    “这个……”叫科林的男子犹豫了一下道,“三清墟有规矩,从成为学子起,相处之间便只有三清墟学子的身份,是因姓氏会存在阶级和身份的差异。因此,自考上三清墟起,大家便都遵守条令不报姓氏只知彼此名字了。”

    “哦~真狡猾。”夕夜感慨道,见科林怔住,他忙道,“不是说你,我说的是三清墟的那些老家伙们。”

    嗯……当真要一视同仁吗?夕夜心道,哈哈,我才不信。

    “好了,你先回去吧,万一你的幽梦师姐等久了。我们还要慢慢走呢~”夕夜的玩笑将科林逗得满脸红霞飞,说完拍了他一把,有些类似于“逐客令”的意味,是提醒他赶紧走。

    面对夕夜的戏谑,科林原本觉得有些尴尬,却在听到他们要“慢慢走”时,仿佛没有听出夕夜的言下之意,连忙道:“慢慢走怕可不成,你们若是要考试,须得抓紧,三清墟开放招生已经期满七年了,今日午时三刻以后,便要截止,再来就只能等到一百年以后。”

    “多谢。”过程中林苏青一言不发,这时突然郑重其事的言语一句话,与亲和力十足的夕夜相比起来,煞有威严之感,令科林怔了一怔。

    林苏青又道:“有劳科林兄弟关照,可否劳请科林兄弟带我们尽快抵达考场。”

    科林似乎很喜欢被人委托办事,林苏青刚一提,他便毫不犹豫,立马应了林苏青:“不必客气,在下迎接过许多新学子,熟路得很。时辰不多了,咱们快走吧。”

    ……

    其实不必科林关照,林苏青也能凭借迷谷树枝的指引,直接找到最近的路抵达考场之所以仍然请科林帮忙,是他特地如此,有意为之。

    从他打昆仑山出来时,他便明晓了一个道理既然自己身处迷局,是为棋子,成败另有其者,与他五官。可是,倘若是他这枚棋子想要赢下这场博弈……

    那么,便是谁的棋子也做,谁的棋子也不做,同时,再另布一个局。没有多大的把握,但这可能是唯一的机会。

    ……

    科林果然十分有经验,连过长梯的经验都帮他们省去了不少折腾,好在也能稳稳的走过,不再被摇晃折磨得头晕脑胀。

    走过了长梯,入眼便又是一个广场,这个广场与长梯之下的平坦不同。这处广场的中立着一根柱子一根仅仅只有中指粗细的柱子。

    在那柱子之上,则另一张圆形广场,之所以形容为“一张”,是因为它很小,直径仅仅只有三人敞开臂膀并列那样宽,与下面的圆形广场差距甚大。

    而这里到处是人,或许他们不是人,可能有的是仙族,有的是妖族,有的是幽冥界的鬼族……但林苏青习惯都称之为“人”。

    大家似乎都在等待这什么。

    “马上要宣布截至招生了。”科林也突然格外的精神抖擞,兴奋道,“招生一截至,就要开始角逐排名啦。”

    “排名?”林苏青疑惑,但他问得很稳重,“不是以应考时的成绩为准吗?”

    “并不是。”科林望着那广场之上的小广场,神采奕奕的道,“考试是大家报考自己想去的宗院,即使有排名,应考所得的成绩排名也仅限于各自的总院。而截至日开始的排名角逐,则是各院一起竞争的,是三清墟的总排名!”

    越临近截至招生的时辰,便越临近开放三清墟新生排名的决选。这满场的沸腾与攒动,可见大家早已按纳不住,想要大显身手,扬己露才。

    “听闻本届的新生,都十分厉害!”科林的情绪也被感染得激动无比。

    夕夜看着热闹非凡的广场,不屑的一笑,随即以胳膊肘搭在科林的肩膀上,玩笑这问道:“你也要去吗?”

    原本伸长了脖子张望的科林,当即收紧了下颌,略有惭愧道:“在下就不去献丑了。”

    “为何?”

    “宁可无功,但求无过。”科林抿了抿嘴道,“万一去了叫大家都知道了我有多弱,会怪不好意思的。”

    林苏青闻言,不动声色的以眼尾余光盯了科林一眼这是个擅守的。听着是害怕露怯,何尝不是在藏锋。

    起初以为科林耿直得有些傻气,这一注意,原来他很聪明,哪里是个迂腐的书呆子。

    “幽梦师姐!”科林目光灼灼的看着鼎沸的人群堆里,作势要上前去。

    啪!只听一声鞭声巨响,将科林吓得刹住了脚步。林苏青循着科林的视线找去,只见那广场底下,那位叫作幽梦的少女,似乎正与谁在发生着争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