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〇一章 无为,无所不为(第一更)
    “幻术本身并不厉害。”芜先生见大家对幻术颇有兴趣,遂匀了些耐心讲解道,“并且,幻术虽然归类于术法的一种,然,追其根本,它却并非是术法。”

    “因此,即使没有修为也能习练幻术。”

    芜先生凝了凝神,缓缓而道:“幻术本身的修习之道,所遵循是‘有生于无,无中生有,有归于无’这样的规律。于此,若要成功习得幻术,首先,必须彻底参破玄牝之理,透彻的领悟独立不改,周行不殆,无为而无所不为的大道之道。这便是修习幻术的基础,当然,也是难倒许多修行者的门槛。”

    聪慧的学子们听得明白,论起来,主要的难处还是难在于参悟。

    学子们面面相觑,不禁感慨道:“原来如此,难怪修习幻术的修行者甚少……”

    芜先生余光扫了一眼正交流着所谓感悟的学子们,继续讲述道:“天下术法分门别类,各有千秋,大多有类似的之处。即,大多入门相对简易,能习到怎样的程度,皆与自身的修行息息相关。唯有不断提升自身修为与功力,方能把术法越学越深入。然而幻术有所不同。”

    大家听得津津有味,迫不及待的想知道下文。

    而芜先生则不疾不徐地将双手负在身后,任宽大的袖口长长的曳着,缓缓踱出两步。学子们见状,饶是求知心切,但谁也不敢距离他太近,似乎格外注重距离上的尊卑之仪。

    芜先生以眼角余光睨着周围的学子,有条不紊道:“幻术的不同在于它对修习者没有任何除了自身以外的、其他要求。”

    学子们讶然,一点要求也无?不是谁也能练习?难怪林苏青那样的凡夫俗子也能……

    “但,我先前也说过,幻术难处在于参悟。所以,正因了它的参悟过程最难,于是,幻术才不同于别的术法,幻术属于入门极难的一类。”

    ……

    芜先生正不厌其烦地给学子们讲解着幻术的根源,然而孔戮先生却仿似不在此间似的,对周遭的一切充耳不闻,始终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圆台之上。

    他盯了许久,俄尔,喃喃自语道:“形动不生形而生影,声动不生声而生响,无动不生无而生有……”

    而后默了默,又忖了忖,接着又呢喃道:“林苏青这小子……看过的书不少啊。”

    他其实真正想说的是林苏青这小子,悟性不简单啊……

    可惜,有一些学子听到了孔戮先生的前一句,但,谁也没有听见孔戮先生心中所说出的那一句。

    经过孔戮先生一语提醒,有学子请教道:“学生听闻天瑞院素来最注重文试,也曾听闻天瑞院是三院之中最难考成的宗院,不知……是否是对应试学子的学问多少有严格要求?”

    芜先生侧过眸子乜了提问的学子一眼,该学子登时一慌,连忙低下了头去,不敢再问。还以为将要迎来责罚,谁知芜先生只是转过身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和颜悦色道:“通读书,与读透书,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

    只说了寥寥的这一句,芜先生便路过他,走了。

    该学子心中不禁惴惴不安起来,芜先生走了……会不会因为他说错话的缘故?可是……听起来芜先生好像并没有生气啊……

    抛却那名提问学子的胡思乱想,其他学子中有些天修院的学子,见自家宗院的掌院先生走了,可是他们心中还有颇多的疑问未能获得解答,于是只好随其他学子一样齐齐望向了天武院的孔戮先生。

    可是孔戮先生却始终凝全神贯注于圆台之上的林苏青与郭敏,他蓦然察觉自己猛地被无数道目光所注视,这才猛地岔回神来。

    “咳。”他清了清嗓子,“你们想了解幻术啊?”

    学子们毕恭毕敬的点点头,离得近的学子为首抱拳道:“还请先生不吝赐教。”

    “咳咳……”孔戮先生又清了清嗓子,回想了一番芜先生先前说到何处了……而后才接着芜先生的话,给求知若渴的学子们继续解说道。

    “幻术,除了要有一定的参悟,还须要掌握许多方面的知识。通常,善于幻术者,多为博物君子,见识广博。”

    他只象征性的马马虎虎的扫了一眼四周,视线便又被吸引回圆台之上。他眼睛紧紧盯着圆台之上,嘴上便是想到何处便说到何处,有一句没一句的,不似芜先生那般有规律可循。

    “须得对世事万物有相当高的了解与掌握,还有啊,修习幻术之人本身,亦是修习幻术的关键所在。”

    他说得笼统,学子们便不得不更为仔细的去听记,一时间谁也没有注意圆台之上的比试。

    “是本身必须要具有强大的毅力,如是,才能在操控他人的精神与意识之时,而自己不被扰乱、不因此动摇。”

    “啊!!!”

    孔戮先生话音未净,圆台之上骤然一声怒号。

    只见郭敏猛地冲林苏青跪下!

    众学子惊怔!那圆台之上又发生了什么?!

    分明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有发生呀?!

    就连一直在上方看得最全满最认真的夕夜与洛洛都不禁怔住了他们也不曾看见发生了什么,但也看到了一些什么……

    只见到郭敏时而胁肩谄笑,时而怒目睚眦;时而痛哭流涕,时而载歌载舞……

    或见他惊恐万状,或见他兴奋莫名;偶尔叉着腰身自比天高,偶尔蜷缩着身子自认弱小如蝼蚁……

    他一会儿撕扯着自己的衣裳作登徒放浪状,一会儿又战战兢兢急张拘诸得不行……

    郭敏他怎么了?不,应该问……郭敏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在大家所看不见的“世界”里,郭敏到底看见了什么?听见了什么?发生了什么?

    “小青青……方才……又对那郭敏做了什么?”夕夜茫然不解,看呆了神。

    孔戮眉头紧蹙,**胡须沉思着……

    良久……忽然!他目光一紧,连忙吩咐下去:“速带郭敏前去橘井仙翁处!”

    话音刚落,嗖地一阵风声过,人群之中乍然冒出两名天武院学子飞上了圆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