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〇三章 揣测(第一更)
    ……

    学子们纷纷抗议,就在呼声即将被完全煽动,群情愈来愈高涨之际,孔戮先生肃穆着面色,厉声斥责道:“凡有异议者,一概开除学子之籍!千年以内不得复考!”

    顿时满场俱寂,鸦雀无声,谁也不敢再多言半个不字。这是何等的惩戒!多少学子自幼起便开始修行,并且多少都是专对自己想考入的宗院而修行的。过尽千帆好不容易考过,岂能甘心因此被开除。

    可是,越不让说,心中的不满便越发的深重,更是越发的愤懑!然而所有的愤懑皆无从发泄!于是乎,莘莘学子们不约而同的狠狠地瞪向了圆台之上的林苏青,一双双眸子里尽是在叱问、尽是在怪罪凭什么?!为什么?!

    不妙……很不妙……林苏青察觉底下所投来的目光里,几乎全都带着腾腾的杀气,他直觉十分不妙。

    回想孔戮先生所传达之事,显然是那只玄鸟带来的消息。

    而孔戮先生现下所说的话,必然也都代表着三清墟的态度。

    可是,三清墟为何突然如此这般?

    连林苏青自己都不禁疑惑他凭什么?这又是为什么?

    难道那位“尊者的旧友”是丹穴山的二太子殿下,是他林苏青的主上?

    这是最有可能的可能,但,又绝对不可能是主上。

    因为五年前分别的那天,主上特地嘱咐过他,必须凭着他自己的实力考上三清墟。何况以主上的性情,断然不可能改变主意不需他的实力,而是让三清墟为他免试。

    既然不是主上,那会是谁?

    能够使得三清墟的尊者们亲自松口,那身份必然是不一般,可是他林苏青自问在这边的世界里,除了主上便不再与哪位尊贵的神仙有过什么多余的交集。

    究竟是谁?谁又知道他会来考三清墟?

    知情者中又有谁有着这样大的魄力,能令三清墟的尊者们开下这样一个众矢之的先河特例……

    越想此事,便越觉得复杂。

    林苏青反复忖度着,不禁想到那位所谓的三清墟尊者的旧友,愿意不辞麻烦的特地来三清墟请尊者们行这个便利,为他林苏青开放一个这样的免试特例,那么……那位“旧友”当真是出于好意吗?

    难道三清墟的那些尊者们不将他视为祸患?那位尊者的旧友也不将他视为祸患?

    再者,那位所谓的尊者的旧友,又是如何知晓他林苏青正好是今日抵达三清墟参加考试呢?尽是巧合吗?

    不妙,他越想越觉得事情之中有一种相当不妙的感觉,微妙得令他说不清楚,道不明白。但就是觉得很不对劲,相当可疑。

    有诈,这其中似乎有诈。

    饶是林苏青越想越心惊肉跳,可是现况容不得他再过多猜想,因为圆台之下有成千上百双眼睛正在盯着他,在大家看来,他林苏青不仅是一名一无是处的凡夫俗子,还是一个与他们不一样的、格格不入的学子。

    林苏青倍感头疼,这突如其来的“好意关照”,他接不是,不接也不是。这因他而设的“特例”,给他带来了便利,也给他带来了麻烦,同时,还给他带来了一个供人猜想的“身份”。

    “一介凡人,如何受得起这等关照?还是说他本就不是凡人?不过是深藏不露?”

    这样的疑问,在许多人的心中徘徊无论是幽梦、还是科林、或是孔戮先生,还有诸多的学子……等等等等,许许多多的人心中都不知不觉的开始关注起了林苏青。

    然而,面上云淡风轻的林苏青,心里可谓是忧心如惔。他清楚的值得,不能任由这把名为“特例”的双刃剑,冠着“旧友关照”的名义。

    于是,他拢了拢袖子,捧手向天武院孔戮先生行了一记文礼,而后面朝三清墟正门处,屈膝跪地,左手按在右手手背之上,拱手于地,于膝前,接着伏地稽首,直到头也碰到地面,动作缓慢行着稽首九拜之礼。

    停留了片刻,他直起身来,向三清墟正门处拱手作揖道

    “天瑞院几百近千年不曾有学子报考,天瑞院新近学子林苏青,感恩三清墟诸位尊者大仁博爱,感恩三清墟诸位尊者念天瑞院学术百余年未得传承,特例开放。学生林苏青定不负众望,必当刮摩淬励刻苦学习,精益求精以承天瑞院真传。”

    一席话说罢,他再度行了两拜稽首大礼,才缓缓起身站定。

    这,便是应下了。

    在应下的同时,他替那位“尊者的旧友”,以及尊者们说明一个由头,意思是,三清墟的尊者们觉得天瑞院太久没有学生,天瑞院的学术没有传承,以前就是向开放特例,奈何没有学生报考。惊吓难得有个学子执意来考天瑞院,因此终于有机会开放特例。

    而这个特例也并非是针对他林苏青而设,实则是任何一个甲乙丙丁,只要是来报考天瑞院,只要是实力符合三清墟的门槛,便可以开放。

    “原来如此?!”

    平达愕然,底下亦有一片愕然。起先没有想到这一方面的学子,听林苏青这样一说,忽然觉得有几分道理,瞪向他的目光顿时便软下去了一些。只是,大家还是对他颇有微词,谁叫他是个凡人。

    不过,林苏青的本意原本就不是非要所有学子都相信他所说的话。毕竟这是他为了推掉“特例关照”的名头而强加的理由,尽管无法立刻令所有人信服,但至少听着能占着些道理。万一今后能传开呢。

    “既然你已经是三清墟的学子了,那么你我正可以名正言顺的切磋了!”

    平达突然说道,并重新摆出架势,邀约林苏青一战。

    “嘶~”林苏青倒抽一口凉气,抠了抠额头,心中惘然道,唉,这个一根筋的蛮子。

    随即他笑了笑道:“不了,我此来只是为了入学,争榜排名什么的,不曾想过。恕不奉陪。”说着便向平达拱了拱手。

    平达不解,可惜他生就一张似金刚怒目的脸,若未能捕捉到他那一丝丝的不解,看起来就像是在愤怒的质问:“无意争榜?那你赢郭敏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