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〇六章 灵力测验(第二更)
    三清墟的正门过罢,便是另一番天地。云蒸霞蔚,紫气冲天。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架白玉天桥,它架在玛瑙似的天湖之上,天桥长不见终点,站在桥上往下瞧去,湖水似玛瑙般魅力,腾着袅袅的云烟,将脸探下去看时,脸部顿时感到阵阵凉意,当是那云雾透着冰凉,令人提神醒脑。

    虽然刚过午时三刻,但他们不敢多做停留,看这广袤的程度,假若每一处都停留一会儿,怕是还走不到天瑞院,天就要黑下来了。

    过了约莫两个时辰前后,他们终于过完了天桥,抬头一看,便见顶天矗立的三清正殿,而其余的宗院,则各踞一座山峰,三院三山,环抱在正殿身后,蔚为壮观!

    不过,要去往各自的总院,必须要先去到正殿,须得经过正殿前方的阴阳八卦图似的广场,而这处广场比先前的两处都要大许多,并且有糊环绕,湖中只饲养着黑色与白色的锦鲤。

    广场的尽头,即正殿的前方的右侧,立着一座玄色的石碑,通体晶莹如同一块天然的玄晶,并且光洁如镜,照出了蓝天白云,和广场与环湖。而碑上,一个字也没有题。

    那便是吏司处登记的地方。

    夕夜神采奕奕的踩着鱼儿,似蜻蜓点水,一阵风似的便渡过去了,脚一占广场,立刻便有一道紫光将他周身扫了一遍。

    夕夜很欢喜,觉得十分有趣,他神采飞扬的转过身冲着湖那头的林苏青问道:“你要如何过来?要不让洛洛送你?”

    林苏青摇摇头道:“洛洛并非学子,她过不去这条湖。”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夕夜忖了忖,好奇的望着他。

    林苏青抿了抿嘴角没有回应,他哪里什么都知道,他有着许多不知道,还有着许多想知道却无从知道的事。

    “那你如何过来?那我回去帮你!”

    夕夜说着,作势就要再踏着鱼儿们返回,然而这湖里的鱼儿似乎已经成精了似的,一听见他说要回去,立刻便散开了,夕夜上前一看,没有鱼,便换了一处,可是水里的鱼儿总能比他快半步,先散开。

    于是,夕夜所到之处,面前的湖水必然澄澈见底,连朵莲花也要快他一步先飘走。

    “唉呀,我好像回不去。”他挠了挠后脑勺看着湖水里的怪象,抬头道,“你等我射一箭!”

    “不了。”林苏青扬声制止了夕夜。而后,他瞧着对面,目测了一番湖水的宽度,接着便从袖口里的抽出毫笔,凌空画下一只小竹排,有条不紊地踏上了竹排,撑杆向前,渡向了广场。

    当他一到,跳上了阴阳八卦图式的广场的一刹那,竹排顿时便化作了一缕空墨消散得无影无踪,与此同时亦有一道紫光将他周身扫了个遍。

    “走吧,去那里签个到。”林苏青提着衣袍的下摆,大步流星地往前走去,时辰已经不早了,还有很多路要赶。

    好奇心肆起的夕夜连忙跟上去,凑在那块玄色石碑前,瞧了又瞧,问道:“如何签?用笔吗?”

    他绕着那座光洁得足以清晰的照出面部神色的石碑,戳了戳,又点了点,道:“与我家乡随处可见的黑水晶很像。”

    接着他就伸出食指沾了沾口水,作势要以口水印子去划拉上自己的名字:“这样吗?”却是一点痕迹也没能留下。

    “它需要测试你当前的灵力强度,并予以记录。你张开五指,把手放上去,注入你的灵力即可。”林苏青也立在石碑前,给夕夜讲解完后,他便看着石碑上自己的倒影。

    已经不是五年前的那个自己了。

    他正茬着神,石碑中自己的倒影突然消失了,只留着夕夜的影子。

    “是这样吗?”夕夜问道。

    他回过神一看,原来夕夜已经将自己的手放上去了,难怪石碑只能容下夕夜的倒影。

    夕夜将手按在石碑上,正要发力,忽然有些迟疑,他回头又问道:“弄坏了要赔吗?你还有多少银钱?”

    “据记载说,是与女娲娘娘补天时所用的石头乃同一种材质。就算你弄坏了,女娲娘娘那儿应该还多着吧。”林苏青怀着心事,也无心多作解释,直言劝导着夕夜,“不会坏的,动手吧。”

    “好吧!”夕夜左手拍了拍石碑,龇牙一笑,“小石头~瞧好了!”

    他牙关一咬,以至下颌部有筋脉凸出,可见使出了十足的力道,可是却一点反应也没有体现,按照以往,当夕夜凝聚力量时,都会有力量所化的淡青色的辉光,然而现在连一丝一毫也没有,看起来如同普通的一掌按在石碑上罢了。

    突然!只见玄色的石碑突然变得莹亮内涵着晶莹的淡青色光!仿佛夕夜的所有灵力集聚在了那块石碑之内!

    而那块原本玄色的实心的石碑,此时却仿佛是在一块闪耀着淡青色光辉的光团外面,罩着的一层薄如蝉翼的玄纱,仿佛玄色石碑变成一方容器,而那团淡青色的光辉才是石碑本身。

    能看到其中光彩在流动,在纠缠,但因为有一层薄薄的玄纱笼罩着,它并不刺眼。

    夕夜的眸子突然失去了神色,像是在出神。很是反常,夕夜的思维反应敏捷,极少有这样眼神放空的时候。

    “夕夜?”林苏青试探着叫了叫他,可是夕夜似是个木偶人似的,好无回应。

    林苏青伸手想去推一推他,但刚一伸出,便是一顿,握住了手,手指在掌心里摩挲、犹豫他觉得,出现这样的异样,应当不碰为妙。他并不知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只是出于一种直觉,觉得不当碰。

    “夕夜?你可以松开手了。”林苏青尝试着唤醒夕夜,可是,夕夜还是双目无神的对着前方,仿佛被抽走了灵魂似的,与此同时,却仍然牙关紧咬未放,整张脸变得诡异可怖。

    林苏青正在思考对策,忽然,夕夜的眉头一皱,并且越皱越紧,但眼神依然空洞无物,同时,玄色石碑之内所罩着的力量,忽然不停地汹涌的翻滚,不停地卷动……像是在抗争,像是在愤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