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四章 性本恶,莫隐藏(第二更)
    他攥紧拳头,将浑身肌肉绷紧,急速调动周身血脉,便有无色无形的力量萦绕在他浑身上下,他要破除缚令,他要与二太子拼个鱼死网破!

    他在心中冲那火山之内重重封印之下的另一个自己怒吼道:“给我!把你的力量给我!我要杀了他!杀了他!!!”

    当林苏青越是愤怒,二太子便笑得越是开怀,他放肆的笑着,癫狂的笑着,招来更多食腐鸟雀。

    倏尔,二太子乜向林苏青,道:“且先看着,下一个就是你看,哈哈哈哈~”

    在嘲笑他,在蔑视他,在戏弄他……

    ……

    然而在三清墟正殿前,林苏青的神情惊住了夕夜,他愕然的看着林苏青,哪里还是平日里那个遇事沉着冷静的林苏青?哪里还是那个捉弄起人来嬉皮笑脸的林苏青?

    看着他目光仍然空洞无神的立着,可是他的眉头却拧成了一团,眉心紧紧的皱成一个川字,满脸的青筋暴突,还有脖子上也凸起了的经脉,这些都足以证明他此时正在愤怒。极度的愤怒更使得他血脉喷张,皮肤发红。

    “他……怎么了?”夕夜小声嘀咕着,忽然便见林苏青满面狰狞,有蓝色与红色线条迅速从他的脖子爬上了他的脸,乃至他的耳多,耳背上眼球上比比皆是。

    随着他脸上愤怒的神情越来越深重,那些线条也越来越粗越来越宽,有的甚至开始清晰成文字,那些文字夕夜不认识,但他看得出来那些是符文。

    “他身上被人写过符文?”夕夜说着就要扯开林苏青的衣襟看一看。

    “住手!”狗子声呵斥吓得夕夜的手一抖,“不要动他,你此时动他,不仅他会入魔,万一他被你动醒了,怕是整个三清墟都要遭殃。”

    “这么夸张?”夕夜讶然,可是看着林苏青满脸满手都是密密麻麻的符文,连眼白都被符文写得满满当当,便觉得狗子不是在吓唬他,只怕后果的确如此。

    林苏青的体内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不安分,连他的经脉都开始鼓动。鼓动的经脉将皮肤顶撞出大大小小的包块,将那些符文显得仿佛在扭动。像是成千上万的虫蚁在不停地躁动,在林苏青的身体上飞速的爬来爬去。

    “他身上有什么?居然写了这么多符文?谁写的?”

    夕夜一边问,一边歪着头观察着那些符文,他发现这些符文出自五种不同的手法,为何是五种呢?

    他可以肯定的是,这五种手法之中没有他父君的,可以确切的说没有妖界之中的任何符文手法。

    当然,也不可能是魔界的手法,据说魔界已经安分数千年了,如若非要以有踪迹便算的话,那上一回发现魔界的踪迹,是在几百年前,不过也仅仅是两天,他们便退回了魔界,便至今也没有再出现过。

    据说当时是魔界的魔尊寂帝率兵找上了丹穴山,虽然并不知道寂帝当时去丹穴山的目的,但是听说当魔尊在丹穴山的时候,丹穴山的子隐圣君,也就是当今的二太子,只身前去魔界,屠杀了魔界的几座城池,并放言:“一个时辰杀一城”,最后逼得魔尊退兵回去了。

    夕夜抠着自己的脸颊想着,或许是他没有听说过,反正他不明白魔尊为何要不自量力的去找丹穴山的麻烦。丹穴山可是神域啊,听说十几万年前就是丹穴山帮着天界打退了魔界,既然十几万年前整个魔界都吃了败仗,又何苦带着一小撮兵马再去讨打?

    嗯……既非妖界,也非魔界,那只能是天界了。

    夕夜琢磨着,向狗子问道:“小青青得罪过谁吗?怎么会招惹五位神仙给他设下符咒?好像还是同一时段设的。可是依着小青青的性子,他虽然不大去刻意讨好谁,但也不可能去得罪谁呀。谁与他那么大深仇大恨?”

    “难道……”说着说着他想到了什么,又道:“小青青之所以看着像个凡人,正是与这些封印有关?哇!是谁那么大的仇?这神仙的灵力被封印,岂不是……”

    “你闭嘴!”狗子嗷一嗓子呵斥。夕夜登时噤了声,他舔了舔嘴皮子,随即安静地看着林苏青的变化。

    可是不仅丝毫没有好转,看他的神情,反而是愈来愈凶残暴横。

    卟!

    林苏青一口鲜血喷吐而出,惊得他们措手不及。

    “他怎么了?!”夕夜怛然,蓦地响起林苏青先前交代的话,他连忙冲林苏青喊道,“小青青!小青青你醒醒!小青青!小青青!”

    喊着喊着他就忍不住要去椅林苏青,但是又记着狗子交代的不能碰,他便只得忍着,双拳握得紧紧的背在背后,生怕一个没忍住就碰了。

    “小青青!林苏青!林苏青!”他凑到林苏青耳朵边上,扯着嗓门喊着。

    ……

    可是,幻境之中的林苏青一个字也没有听到。

    这里的林苏青,一身上下依旧白净,没有一丝符文显出,因此他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借到了来自内心深处所封印着的另一个自己的力量。

    他挣脱了缚令,他以为是自己挣脱的。他正与二太子痛战。

    只见二太子一剑飞出,林苏青立即以幻术在身前立起盾牌,旋即盾牌化作万千飞箭齐发,射向二太子,然而箭雨刚去,二太子的身形突然消失不见,眨眼便出现在了另一个方位。

    接着,林苏青操纵幻术,在二太子的脚下生出一株大王花,俗名也叫“食人花”。大王花形似日轮,那“巨口”约有一丈之宽。

    大王花猛地从二太子脚下窜起,巨口正要闭合,二太子瞬间又没了身影,霎时却出现在林苏青身后,刺了他一剑,此一剑却并非重伤,恰恰避开了他的要害。

    像是诚心要戏耍于他,招招只是挑衅,并不要他的命。

    林苏青碰不到他便罢了,还被当成玩物戏耍,顿时怒火中烧,当即又操控幻术,幻出捕人藤,步步紧追。

    只要碰到一点,哪怕只是衣袍的一角,那带刺的藤条就会立刻像蟒蛇一样把他缠紧,并迅速顺着往上爬,直到勒死,叫二太子无处遁形。

    谁知二太子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猛地刺穿了他,于耳边说道:“幻术需要强大的灵力支撑,你如此迅速的幻化,灵力快耗尽了吧?”

    林苏青不顾伤势,登即从脚下召出捕人藤,作势要缠住二太子,哪料二太子瞬间出现了老妇人的尸体前。

    捕人藤追捕到二太子脚下时,突然一顿,是受了林苏青意念的影响,它们像是被打了头骨的蛇,迅速后退,隐入土中。

    而二太子则抬袖一挥,那些争相食腐的秃鹫们顿时烟消云散,旋即,地上的青草变黄,瞬间燃出了烈烈大火,围绕着那老妇人越烧越旺。

    二太子冶笑道:“将她烧成灰烬化入粪池,永堕畜生道,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