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九章 藏锋敛锷(第一更)
    ,!

    林苏青居然连湖都没过?狗子惊呆了,原来他画船过湖那一刻起就已经布下幻阵了?也就是说,入三清墟天石阵法的是他的幻象,而在天石前面注入灵力的“林苏青”也只是幻象……

    狗子当即跑到湖边上纵身一跃,跃到林苏青跟前,恰恰落在他的怀里,稳稳当当地坐着,歪着脑袋观察他——可以确定,这个接住它的林苏青是本体无误。

    “你没有过湖?!也就是说,你失控也是假的?”狗子愕然的问他,“还是说——你的确失控了,但你及时控制住了?!”

    狗子如是问着,心中却否认了自己的猜测,不可能,以林苏青当前的情况,他不可能控制得住。可是……在否认的同时,在它的心底里又萌生出一丝丝的相信,万般质疑之中它又有那么一点点相信林苏青是能够控制得住的。

    不过显而易见的是,林苏青于这里使用的幻术,远比在天梯前对付郭敏时所使用的厉害多了,居然将它都骗住了。

    “边走边说吧。”林苏青看了一眼天色,朗声对夕夜招呼道,“夕夜!走吗?”

    “你幻化出一只小船,渡我过去!”夕夜神情纠结,非要林苏青依他。

    林苏青拿他没办法,便将狗子放下地,他抬手作势从袖口中掏出那支毫笔来,不料夕夜老远就看见他要拿笔,当即嚷道:“不用笔!用幻术!快c一只小船给我,竹排也成!”

    林苏青一愣,一晃神仿佛从夕夜的身上看见了小时候的自己,不过他从来不敢如此乖张,就是心中起了什么想法,或是有着什么执拗,通常他都是自己憋在心里,然后自己去寻找答案。

    夕夜像极了他心中一直想做的那个自己,敢于无视一切,只遵从内心。

    “好吧。”林苏青将抽出半截的笔送回了袖中,心中捏决,覆手向湖上一起,湖上突然就破水面而出,冒出一只竹排小筏,它顶破了湖面的时候,还盛住了一朵莲花,悠悠地飘在广场的边缘。

    “哇!”夕夜助跑过去往上一跳,竹筏借着他力道便向林苏青他们所在的对岸冲去,“哇!同真的一样!我还以为幻术幻化的都是假的,经不起踩呢!”

    竹筏即将抵达时,夕夜脚下一扭,路线划出一道弧线躲开了,而后他才又遛了回来。

    夕夜一跳上岸,就兴奋道:“幻术好厉害!这样岂不是能够随心所欲?”

    “非也。”

    夕夜愕然:“不是吗?”

    林苏青笑着摇摇头,温和道:“你信便是真,不信便是假。最难就难在取信上,假如对手意志力坚定且毫无破绽,幻术便毫无用处。”

    夕夜歪着头蹙着眉毛琢磨了片刻,喃喃道:“听着像坑蒙拐骗……”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呃……忽然感觉……幻术好像也不怎么厉害……”

    “是的。”林苏青点点头,“走吧,先去天瑞院了,那边。”他指着右边的那座山峰说道。

    夕夜神采奕奕道:“好呀!咱们快走!”

    ……

    天瑞院位于三清墟正殿右侧的高山之顶,上山时他们遥望另外两座山顶上的天修院与天武院,皆是流光溢彩,灯火通明,将各自上方的天空都照亮成了灰白色。

    唯有天瑞院所在处,只亮着一点灯火,是那挂在牌匾旁边的气死风灯,火苗在孤独的跳跃闪烁。除此之外,不见任何。

    由于在测验时,所布的阵法太大,几乎耗尽了灵力,接着又是跋山涉水,所以到这时林苏青已经全然没了多余的精力再幻化出别的什么来,哪怕只是一根火把。

    而除了他之外,无论是夕夜,还是洛洛,或是狗子,他们在夜里也仍然有着寻常不能比的视力,不论白昼,他们都可以清晰的看见。便谁也考虑到林苏青。

    他也不说,由夕夜打头,洛洛其后,他跟在洛洛身后,走在中间。抹黑之下,一个不留神就踩到了洛洛的脚后跟。唉,好生尴尬。

    洛洛察觉了林苏青看不见,但她什么也没说,也什么也没做,只是开始提防身后的林苏青,省得再被他踩一脚。

    而林苏青也生怕自己再踩着洛洛一脚,只要感觉距离有点近,他就连忙往后退半步。

    “哎哟!”一脚踩到了狗子的爪子。

    “林苏青你故意的吧?”

    “不,不是故意的。”他厚着脸皮道,“不过我们那儿有句老话,踩你会交好运。”

    “啊我也听过。”夕夜说道,听他说话时,声音偶有一顿,随即便有树枝被踩断的声音,想来他应该跳了一下,“可我们那儿说的是踩了狗屎才有好运。”

    “……”

    “……”

    “哦。”林苏青随便应道。假使谁也没有发现,他不能说他看不见,因为说了,他们就会让他自己化一支火把。可是他化那支竹筏时就已经近乎力竭,他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灵力的极限。

    事到如今,他所显露的越少,被了解得越少,才会相对越安全。

    天梯前的惊凌榜,他之所以不参与比试,便是应了这个缘故。任他们议论也好,嘲讽也罢,将他视作无能的普通凡人,总好过被当成有威胁的祸患。

    如果可以,他宁愿谁也不知道他而今的实力,默默的学完默默的下山,于他才是最好的。

    可惜那块玄色石碑中的阵法实在险恶,是三清墟要他的性命,哪容得他不还手。其实他在得知三清墟为他设下特例时,就已经猜想之后可能会有性命之忧,是他自己也没有料到一个猜想罢了,居然真的成了现实。

    听说吏司处的天石阵法不仅仅是登录名册学籍那样简单,那其实是区别与惊凌榜的另一个榜单——飞灵榜。

    玄色石碑中的阵法会根据学生们的灵力层级不同,触动不同且相应的幻境。当然,无关于他的实力,他强也好,弱也好,只要他去,所触动的只会是一样。

    只相对除他之外其他的学子,石碑之内的阵法才是公正的,应该吧……林苏青如是想着,怀疑,毕竟万一来三清墟的不止他一个潜在的“祸患”呢……

    “不知道惊凌榜打得如何了!”如水凉薄的夜里,夕夜的声音一亮,便显得热闹了几分,“其实咱们就算不参与比试,也应该留下看看的。”

    夕夜绕过洛洛,凑到林苏青边上,比着他的肩膀走着,这下甚好,省得林苏青自己瞪大双眼去辨别哪里是路哪里是洛洛的脚后跟。

    “小青青,说真的,咱们真应该看看,看看其他学子都是什么境界。”夕夜还是不罢休就此错过,“要不咱们明天去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