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五章 所谓天命(第一更)
    第二百二十五章 所谓天命(第一更)第(1/2)页

    天:

    “你慌什么,我还没说完呢。”林苏青眯着眼睛,隐藏着自己的思绪。

    狗子愣了愣,它原本心中并不慌,可经他这样一说,又瞧着他这样的笑容,心中不禁就慌了起来,当它刚一察觉自己的确慌了,立即就醒过神来,心中骂道,妈的!这是话术!林苏青这王八蛋在对本大人使用话术!这王八蛋想强加意识给我!

    随即它别过脸,乜着林苏青,鄙夷道:“谁说本大人慌了?怎的?你接下来是不是要施展施展你的幻术啊?”

    林苏青轻轻地、缓缓地摇了摇头,视线却始终停留在狗子的脸上,没有挪开。

    “今日你瞧见我身上的符文后,先是震惊,而你在震惊过后的脸色,你可还记得?”他顿了顿了,饶有深意道,“你可能没有注意,我直接告诉你吧。与赟王第一眼见到我时的脸色……如出一辙。”

    “你小子少跟我玩这一出,你的话术对本大人无效!”

    “我并没有使用话术,我只是就事论事。”林苏青盘腿坐得笔直,手搭在床沿上,他看着自己的掌心,继续道,“我是否可以理解为——你与赟王想到了同一件事,抑或者,想到了同一个人?不,不是人。”

    虽然他是凡胎**,但是他一身封印与失控后的可怕力量,都证明了他并非凡人。但现在早就不是纠结于他是不是凡人这件小事了。

    林苏青想起了后来他被狗子撂下地,赟王就近看见他后,脱口而出的那一句“凡人”,当时听着意味深长,不好揣摩。而今想来,结合他刚到这边世界时,二太子所说的那一句“无知凡人”……他大约理出了一点头绪。

    二太子必然是清楚他的真实身份的,或许是因为温池的水雾蒸腾,第一眼没有看清他的容貌,亦或许是二太子无暇去分清落入温池的人的身份……如此,结合二太子的前后反应,那么赟王在见到他时的前后反应,则恰恰是与二太子相反。

    从而,便可推断为——赟王在第一眼看见他时,因为他的外貌脑子里想到了一个“人”,那个“人”或许就是他的真实身份。

    而在后来看见他是凡胎**时,赟王又有些拿不定自己的猜测,但在最后还是不伤他一丝一毫就放他离开,说明赟王确定了自己的猜测。不过,促使赟王确定猜测,恐怕不止是因为他从高空落地而毫发无伤,更多的还是因为他的外貌……

    回想赟王有意无意的那一句——“你不伤他,便谁也不能动他。”说明,拥有这个外貌的“人”是能伤到夕夜的。而这个“人”可能于夕夜不利,但这个不利也可能会成为有利。

    “林苏青。”

    林苏青正在梳理思绪,狗子忽然开口打断了他的沉思。

    “你说。”

    狗子坐起身来,一双圆溜溜莹莹亮的眸子凝视着他,问道:“从前的你是谁,于现在的你来说,重要吗?”

    一语点中了林苏青的心事,这句话二太子也说过。他也记得他当时想通了,去没料想当一些蛛丝马迹出现时,他又记挂在了心上。

    “林苏青。”狗子又说道,“倘若你曾经是坏人,那你今后还要作恶吗?倘若你曾经是好人,那你今后就不行好事了吗?我觉得,曾经如何真的不重要。一直揪扯着曾经不放,只会一直影响你的未来。”

    “我其实……没有不放。”林苏青认为自己没有揪着不放,但说出来时也莫名的没有底气,毕竟他的确有心要查,便算不得全部放下吧。

    “以我性格来说,让我彻底的清楚我是谁,于我今后才更有利。始终不清不楚的话,但凡被有心者利用,发生些什么,我都极有可能会因为执念而入魔。”林苏青郑重道,“我不能入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