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 带你去看个宝贝
    “问什么问题要趴在她的身上啊?”夕夜这牛角尖钻得……明知他是无意是纯粹好奇,可是怎么听怎么觉着他像极了有意调侃。

    “我也说了是个巧合。”林苏青没了耐心,说来说去都卡在这里,他已经懒得再辩了。

    “巧合?你是说恰好让我给撞见了?”

    “……”林苏青扶额,束手无策,“你非要这样以为,我纵是有千张嘴也难以辨清了。”

    “大丈夫嘛敢作敢当!”矮去林苏青一个头的夕夜,一副手足情长的模样拍了拍林苏青的肩背,“放宽心,我没有笑话你的意思,也绝不会传出去。”

    仿佛是担心林苏青不相信,他还特地将大力拍打着自己胸膛,郑重其事道:“真的放心啦,我说到绝对能做到!”

    “……什么乱七八糟的……越扯越乱。”林苏青无奈头顶,原本只是个乌龙巧合,没有什么,哪里料到突然杀出个夕夜来,还被他硬生生地揪扯成了见不得人的事儿,还当是个把柄了,“唉,罢了,随你如何认为吧。”只怕越解释他越来劲儿,越来越劲儿越描越黑了去。

    然而夕夜半天没了动静,林苏青回过神一看,见夕夜注意力早不在他的“丑事”上了,此时正凑在桌子边上,瞪着一双明亮的眸子仔仔细细地观察着姑获鸟的那截腿骨。

    林苏青一眼瞥见,当即转身就是一把抓去,将那截腿骨抓回手里,与夕夜相赠的那搓尾毛接在一起恢复成了笔样,随即便往袖口里揣着。

    “啊呀你收了作甚,就不能让我多瞧两眼,小气得很!”夕夜拧着眉头努着嘴,别扭在一旁,“我又不抢你的,护得这般紧要。”

    叫他这样一说……

    林苏青蓦然觉察……自己方才的举动似乎是反常了些,也似乎是过分小气了……这是怎么回事?

    他回想方才,仿佛是堵着一口脾气去收回的腿骨,这……这莫名的感觉只是一闪而过,可是……可是怎的会有这般心绪?当真是护得紧?

    “咳……”林苏青连忙将话题转移,问夕夜道:“我记得你说你有事来找我。”

    夕夜一愣,茫然道:“我几时说过?”

    林苏青眼神游了游,眯着眼睛笑得似只狐狸,道:“你自己说过的话你都能忘,是不是困了?我看时候不早了,你快说吧,你来所为何事?”

    是要转移夕夜对那姑获鸟的注意力,似乎也是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以让自己不去多想夕夜方才那句话所引起的自己心中的异样感受。

    “哦哦哦对对对!有事!你不提醒我,我险些就给忘了!”夕夜顿时又恢复了方才刚冲进来时那股激动兴致,“小青青!快走!我带你去看个大宝贝!”拽起林苏青的袖子作势就要把他往外带去。

    这话原本听着没有毛病,可是结合夕夜先前的那一通反应,使得林苏青下意识地就觉得他所说的“大宝贝”有着别的什么意思。

    他连忙将脚步刹住,叫夕夜轻易拽不动他,多有防备的问道:“你先说明白,要去何处,看什么宝贝。”

    “嘘……”夕夜旋即又在自己嘴前竖起了食指,神神叨叨道,“我们悄悄地不要声张……”

    林苏青无言睨了他一眼:“倘若真是隔墙有耳,你方才那一嗓门早叫人听去了。”

    夕夜当即捂住了自己的嘴,而后左右巡视了几番,才神秘兮兮地凑到林苏青边上,小心谨慎道:“你跟我去就是了。”

    “你我初来乍到,即使是要于学院内走动,也应当在青天白日下,哪有刚来这里安顿下,就在深夜里鬼鬼祟祟的游荡的道理?”礼貌是其一,最主要的是——他觉得夕夜所指之事应当不是什么好事,万一捅出什么篓子来,不是他们能背得住的,只怕会将他往绝路上更推了一把。

    “不不不。”夕夜摇摇头,按住了林苏青臂弯不叫他走,偏是要说服林苏青摁着自己去瞧一眼,“小青青,我这可不是失礼乱逛啊。于我来说,金乌落山,广寒高挂,才是我的‘白昼’,我于夜间走动是顺应着我的习性,这是天性使然,所以我绝对称得上是正正当当的,可不是偷偷摸摸鬼鬼祟祟。”

    “你怎么说都有你的理。”林苏青嘴上妥协着,但步子是站得死死的,一步也不肯挪,定要问出个所以然来,“你详细同我说说,你要带我去做什么。”

    “哎呀你真无趣!”夕夜赌气甩开林苏青的手,跺着步子一屁股甩身坐在桌前的凳子上,“我原本是想给你看个惊喜来着,你怎么就是懂不起呢?作何偏要问得清清楚楚。无趣!实在是无趣无趣极了!”

    “夕夜。”林苏青转身好言好语道,“平日里便罢了,咱们现在刚到别人的地盘,由不得你为所欲为,万一闯了祸,你要如何代表妖界予以三清墟一个交代?”

    见夕夜抄着胳膊环抱的坐着,看架势他完全不打算接受与自己想法相左的一间。于是,林苏青叹了一口气,负手而立,淡淡的看着他,语重心长地叹道:“还是说,你完全不打算做妖界的帝君了?假使你有一丁点将来做帝君的打算,你都应当时刻规范你的言行,因为你的一举一动都有可能被这里的其他族群曲解成别的意图。”

    “爱猜猜去,随他们怎么嚼舌根,我不在乎。”

    “你必须在乎。”林苏青一口判下,严肃严谨,“对你的那些流言蜚语,你可以不在意,但自有人在意。说闲话的力量虽小,但你不得不防三人成虎,众口铄金。你若不谨慎,被人捉住芝麻大做文章,将极其有可能成为影响你今后顺利继承帝位的重大阻碍。”

    瞧见夕夜虽然话说得狠绝,但显然他有过思考,林苏青瞧出他的神色有所松动,于是连忙趁热打铁说教道:“古往今来,谁的帝位都不是自己独属的,是面对黎民百姓的,因为有黎民百姓的支撑,才能有稳固的帝业。而你今后要做的是妖界的帝君,因此你所面对便不止是你妖界的黎民百姓,你还要接受三界苍生的审视。”

    夕夜的飞扬的神色顿时黯淡了许多,于是林苏青的语气也随着他情绪的逐渐低落,而有所缓和。

    “夕夜,当你身处高位,便注定要接受万众的瞩目。尽管少数闲杂的否定意见左右不了什么,但是你不得不防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啊。”

    这感受,林苏青亲身体会过,他极为深刻。

    “何况,你现在身处三清墟,三清墟看待你的眼光,对你的评价,是具备着话语权的。”

    夕夜一口道:“我不管他们。我若是妖界帝君,他们如何看我随便他们,他们能奈我何?我才懒得搭理。”他的神情显露他分明已经明白了此间道理,却还要如是强说,于言语之间依然赌着执拗的孩子气。

    “当真能够任性妄为吗?”林苏青知晓夕夜的性情,既然已经听明白了,那么他就不必再苦口婆心地说下去。

    于是道:“估摸当你真的处在了那样的位置,你自己就晓得其中的牵连,自己就懂得斟酌了。”

    “我不过说了一句带你去看个宝贝,你就絮絮叨叨说了我十几句,真够啰嗦。”夕夜哀怨的瞅了林苏青一眼,“还说什么怎么说都是我有理,明明说来说去最是你有理。”

    林苏青粲然笑道:“我说过的,我会帮你的。”

    “帮我?哼哼,我只知道你是在教训我。”

    “是嘛?哈哈~”林苏青付之一笑,夕夜抬起眸子横了他一眼,当即冲他龇牙做了个假笑的鬼脸。

    俄尔,夕夜绷着一张脸撅了撅嘴,老实交代道:“我出去撒尿时,在明堂后头发现了一个宝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