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八章 昭然若揭
    翼翼严肃的面孔不似在同他玩笑,林苏青当即收敛了笑容,温和且有礼道:“我叫林苏青,翼翼姑姑。”

    措辞是“我叫”,而不是“我是”,十分的谦和且十分的恭敬。

    “大约是我模仿得不像,发音存在误差,所以用错了词吧。”林苏青惭愧道,“那样的发音实在复杂,我委实学不来。”

    说得很是诚恳,事实也的确如此。他的确不会龙马的语音,也的确是模仿的翼翼。

    翼翼听得将信将疑,俄尔却眉目一沉,森严道:“龙马是最具有首领意识的灵兽,唯有驯服了龙马,才有资格对它使用命令。”越发凛然,“否则,龙马将视为对它的不尊重。”

    “会如何?”林苏青问道。

    “会死。”

    林苏青为之愕然,连忙回头去看定瑞,只见它正平静地看着自己,此时他回过头去,不偏不倚正好迎上了定瑞犹如秋水似的眸子。

    “我会死吗?”

    “你不会。”翼翼郑重其辞道:“你驯服了定瑞。”

    “驯服?”林苏青还是一头雾水,他自己都不知自己有这样的本事。

    “你应该感到荣幸。”翼翼义正言辞,看似坚毅,却透着失落,“这份殊荣迄今只有两位,你是其一。”

    林苏青惊诧,这的确是殊荣,竟是这样简单的驯服了天瑞院的镇院灵兽,而且是世间独一头的龙马?而且……迄今只有两位驯服了它?

    “只有我们?”他问道。

    “不,没有我。”

    说出来时,翼翼已经接受了林苏青驯服了定瑞这件事,可是情绪上却还是无法完全接受这样的事实,毕竟……她倾覆了十几万年,也才只是个牧司,只是个伙伴。而林苏青,这个凡人,这个刚考入三清墟的学子,并且是免试入学没有经过实力考核的凡人……却只用了不到一炷香的时辰。

    “居然不是您?那……另一位是谁?”林苏青疑惑。

    “无可奉告。”

    她实在无法立刻服气。即使她说出这句话时,她的心中也仍然在抵触林苏青这个人。

    不过,起初因为置气的成分在,她心中怨愤的是他凭什么?这个凡人凭什么驯服定瑞?凭什么这么短的时辰就驯服了?

    可是当怨着恨着,她突然想起了适才定瑞看着林苏青的眼神,顿时灵光一现,连忙以龙马的语言问向定瑞。

    “定瑞,你认识他是吗?”

    点瑞肃然点头,俄尔却又摇了摇头。

    “可以告诉我关于他的身份吗?”

    定瑞顿时缄默不语。

    十几万年的默契,无须定瑞开口回答,翼翼已经明白了它的意思它认识林苏青,但是它不能说。

    定瑞是在帮林苏青守着一个秘密。可是它为何要帮林苏青保守秘密?而林苏青的秘密是什么,定瑞居然保守至此,对她这位十几万年的老朋友也只字不提?

    翼翼很难过,她视若生命的定瑞,忽然对她警惕,对她隐瞒,心里顷刻仿佛被突然抽空了,透着凉凉的风。

    可是这是定瑞的决定。

    “需要我帮他什么吗?”翼翼的心中氐怅不已,却还是整理了自己的情绪。

    “一切。”

    “一切?”翼翼愕然、震惊、不解……她忽然觉得自己其实并不懂定瑞。

    “是的。”定瑞正容亢色,声音如同飘荡在山谷之中的缱绻的风,“翼翼,你终会知晓,也定不后悔。”

    “看来我也认识他?”

    定瑞不再回答,而是跪下前足,伏低身去用自己的脸蹭着林苏青的脸颊,很亲热很欢喜。

    “定瑞,你如此喜爱他。”翼翼怅然若失,“我许久不见你这般欢喜过。”

    “我不是喜爱他。”定瑞浅浅淡淡道,“他的到来令我伤怀,也令我感动。”

    “那……”翼翼原本想问,脑海中忽然响起定瑞方才的话她终会知晓,是说她终会知晓林苏青的身份。

    他的身份么……翼翼双眼通红的看着林苏青,她蹙着眉头思忖着,揣度着,林苏青的身份……

    定瑞认识,而不能说,定瑞不是喜爱他,却胜似喜爱,而这份感情还令它难过……难过以及感动,令它方才按捺不住,失了分寸的疯也似的舔舐他,以表达、以释放……

    而且定瑞话里的意思,也就是说当她知晓林苏青的身份之后,也会生出如它此时这般的情绪来?

    那……那……

    那她大概想到了……

    如果真的是……

    不,一定是,定瑞不会错。

    翼翼蓦地感觉眼眶似乎将有许多滚烫的东西滑落,她连忙抬袖一把揩去。随即侃然正色:“你们!随我来!”

    “去哪儿?”与狗子蹲坐在一旁看得云里雾里的夕夜,登时被她一嗓子打起了精神,腾地窜起来,好奇满满的凑上去。

    “紫霄阁。”话音刚落,翼翼便率先往前去了,走路带风,几乎与夕夜擦身而过。

    夕夜一脸迷茫的看了看林苏青,然后回头望了望狗子,接着又看了一眼林苏青,顺便也看了一眼定瑞。

    “呃……去吗?”问话时,他感觉他的脚底板似乎在发痒,是想跟着去。

    林苏青看着头也不回径直往前去的翼翼,道:“走吧。”拍了拍定瑞的脸,以示告别,便跟上了翼翼去。

    定瑞并没有跟上去,而是当即转身朝深林里去了,与先前出来是一个方向。

    夕夜看得发愣,与狗子道:“他们……已经这么熟了吗?”他一边说一边拍着自己脸示意道。

    旋即,他连忙追上去:“小青青等等我!我有话问你!”

    ……

    而吏司处这边,炭炉上煨着一壶水,已经滚开,水在紫砂壶内翻滚,将盖子顶得开开合合的碰撞,仿佛下一刻壶盖就将被顶开,热气与沸水喷散出来,或将壶盖摔碎,或将炭火覆灭……

    芜先生与孔戮先生相互觑了一眼,又看了看各自的茶杯,茶水已经饮尽,杯中空空如也。公道杯中存于的茶水已然泛凉,便谁也没有去动添茶的念想。

    而吏司部的掌案先生,依然阖着眸子,手也依然是捏着太极阴阳八卦诀落在身前,只见他下巴上的山羊胡须微微颤动,似乎入寐了。

    大狸猫绵软的喵了一声,抬起爪子舔了舔,洗了两次脸,又是一声绵软的叫声,便起身毫无声响的离开了,它路过烧水的炭炉,尾巴轻轻扫过,似乎带起了风,那炭上的火焰迎风又旺了一些,一片烫红。

    主家未醒,客人不好自行离开,他们二位便只好继续跪坐着等待,其他考官们则在另一边的案桌前整理文案,记录着事宜。

    此时已是三更半夜,万籁俱寂,窗外偶有一两道猫头鹰的声音暗暗地传来,另外便只有那壶中沸水翻滚的声音,与壶盖与壶口敲打的声音,还有……那炭火,忽然更加旺了,仿佛能听见一声声炙烤的声响……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