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九章 防患
    ,!

    林苏青叫住夕夜,随即从腰间挂着的一只大锦囊里,掏出一只约莫半截大拇指大小的木葫芦,递给夕夜道:“这个你随身带着。”

    “这是什么?有什么特别的用处否?”夕夜接在手里端详着,木葫芦瓶口的木塞子被一方小布块包着,晃了晃里头没有声响。

    “里头是连及草的粉末。”林苏青话音尚未落下,夕夜嘣地一声拔开了塞子,凑到鼻孔前使劲儿一闻,粉尘被吸入,刺激得鼻子一抽,鼻孔瞪得奇大,眼睛也睁不开。

    “啊呀!”他闭紧嘴巴用鼻子猛地出气,想将方才不慎吸入的那些飞扬的粉尘都出出来。

    “你呀,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林苏青没好气道,“万一有毒呢?”几番无奈,也几番庆幸给的不是有毒的东西。

    一边一边猛力的出气,一边皱着鼻子皱着眼睛,问道:“那你给我的到底是什么。”

    “连及草的粉末,止血用。”林苏青不疾不徐道,“如有外伤,撒上一些便可迅速收敛止血,消肿生肌。”

    “哦哦。”夕夜紧眯着眼睛好容易缓过来,咳了两声道,“可是一般对手碰不着我。能碰到我的,那八成不是皮外伤了……”

    “若是内伤咳血、吐血,你就直接吞服。”

    “你这是盼着我受重伤呀?”

    “这叫防患于未然。”

    “那有没有可以加强我体力或者灵力的药?比如什么大力金刚丸什么的?”

    “没有,只有一口见阎王丹你要吗?”

    “……”

    “好了。”林苏青拍拍夕夜的肩膀:“快去吧,趁早还能去饭堂吃顿饱的,祝你一切顺利。”

    “那你呢?”

    “我惜命着呢,不必你分心,去你的吧。”林苏青轻轻推了推夕夜的后背心,示意他赶快出发去。

    “哦哦,那倒也是,那我去啦。”夕夜将葫芦嘴儿塞得紧实,放进怀里揣得妥当,临行前在路过翼翼时,蓦然扭头对翼翼说道:“我不知你更听三清墟尊者的话一些,还是更听天瑞院掌院先生一些,如果是后者,那你务必跟紧小青青,可有不少要杀他的呢。”

    说完他顺势冲林苏青龇牙一笑:“我走啦!等我的好信儿!”便大步蹦了出去。

    “这小子,心里头门儿清。”林苏青摇摇头笑道,感慨于夕夜的聪颖,连这样的事都能猜到,猜到便罢了,估摸要不是他要离开,怕是不会说出来吧,“还是很能憋事儿啊。”

    “大概是近墨者黑吧。”狗子摆了林苏青一眼,“与你相比不是九牛一毛?”

    林苏青闻言回眸瞥道:“那也该是近朱者赤。”

    “呃……先生……”翼翼试图从林苏青与狗子的斗嘴之间寻找出能插话的时机,终于叫她捉住了间隙,遂赶忙问道,“敢问……您方才趁着那位少年被连及草的粉末迷了眼睛的时候,往他身上撒的是什么?”

    “哦,被你看见了。”林苏青侧转身眯着眼睛看向翼翼,“眼力不错呀。”

    “不敢。”翼翼当即低头。

    林苏青观察着翼翼的神色,说道:“小韶子,一种乔木的果实,也叫‘野荔枝’。口味十分像糖炒栗子。不过……”他的目光沉一沉,“俗世通常称呼它为‘疯人果’。”

    “疯人果?!”翼翼吃惊,愕然抬头,旋即又低下去,自知接下来的问话将有不尊,“我见先生……先生与那名少年感情甚好,不知先生为何要在他去争夺惊凌榜时对他下……下药。”

    林苏青粲然一笑:“哈哈~你误会了。”

    “那……”翼翼迟疑的微微抬起头,看向林苏青求解。

    “我与天修院郭敏的那场比试,翼翼你可看过?”林苏青斜勾着嘴角饶有意味的说着,“天修院入学排名第十一位的郭敏,突然狂躁、兴奋、语言增多、四处乱打……当时的情形可还记得?”

    “难道……”

    林苏青扬起眉毛点点头:“嗯,正是。”

    “不是幻术?”

    “幻术也有,但并非主要手段。”林苏青笑了笑,双手负在身后,笑意愈发的诡谲。

    “难怪……难怪当时天武院的掌院孔戮先生,是直接吩咐的送往橘井仙翁处医治……”翼翼回想着当时的场景,恍然大悟,俄尔又生起疑惑,“可先生您方才对那名少年也撒了……”

    “那是撒给别人嗅的。”林苏青付之一笑,一边解释一边慢条斯理地踱回案桌前,“他方才嗅的也不是连及草,是为了阻去他对小韶子的嗅觉。”

    翼翼豁然开朗,不禁笑道:“先生不是不帮吗?”

    “我没有帮啊。”林苏青重新打开青玉盒子,取出定瑞幼角的同时漫不经心道,“我这分明是给他下毒,在加害他。”

    翼翼忍俊不禁,笑着点头应道:“是是是,是在害他。”

    “翼翼,你去把天瑞院掌院先生的袍子取来。”

    翼翼的笑容诧然一顿:“先生这是?”

    “芝麻官上任也得穿上官袍不是?”

    “我这就去。”翼翼憋着笑意,抱拳退下,“先生稍等片刻。”

    “不急,你午后再送来,晨间我想先稍作休息。”

    “是,先生。”翼翼礼数周全,抱拳后退三步后,才转身背对离去。

    狗子伸长了脖子眺着翼翼离开后,问林苏青道:“你作何诓她你是用毒物对付的郭敏?”

    “为了让她时刻提防我。”林苏青把玩着手中的定瑞的幼角,有条不紊道,“翼翼的忠诚只对天瑞院,而并非对我。现在她是因为我有天瑞院掌院先生的传承之宝而臣服于我,那么,谁又能确定,哪天三清墟的尊者们编个幌子告诉她,我的存在有害于天瑞院,试问届时她是听那些尊者的安排来对付我呢?还是听我的安排对付三清墟呢?”

    “哦。”狗子睨了他一眼,原来如此——幻术可因自身强大的毅力而能及时自控,而毒物……施得神不知鬼不觉,中了非解药不可解……

    不过,对于翼翼的性格其实狗子很清楚,届时究竟会如何,它也能料到,但它没有接林苏青的话。只是轻飘飘的甩了个眼尾瞅着他。

    而后,林苏青从袖口里抽出那支毫笔,拔下夕夜的毫毛,重新召出姑获鸟。只见一缕薄烟升腾,很快便凝聚出一个影子来。

    “本大人要出去溜达溜达,省得杵在这儿碍你们的眼。”狗子起身抖了抖毛便一溜小跑奔出了这层楼阁。

    落下林苏青面红耳赤呆若木鸡。他原本没想到那些旁杂,召她出来也只是为了继续盘问,那成想被狗子这样一提……

    “公子哥又召我何事?”可是已经出来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