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一章 魂器
    姑获鸟眉头压低怒目圆瞪,嘴唇收紧正要辩驳,转而却是立马垮下架子,就地一跪,侧伏在地上,掩面佯作哭泣:“我一片诚心信你,你却耍诈欺负我,我不过是你即将抛弃的笔杆子,你狠得下心肠欺负,唉,我也是活该,谁叫我先前造了那些多的孽,唉,报应啊……嘤嘤嘤嘤……”

    哭得不停擦拭眼泪,然而一滴泪水也没有流,甚是虚情假意。

    林苏青斜了她一眼,无情道:“那你先哭会儿,我得去一去楼上的书馆寻几本书看看。”

    “寻什么书,看什么书?比我好看吗?”姑获鸟楚楚问道。

    “几本旧书,自然不如你鲜艳,但比你有用。”林苏青随口说了一句便作势要走。

    姑获鸟当即抱住他的小腿赖道:“当真要去的话,你还是让我回去吧,憋着总比魂飞魄散的好。”

    “起来吧。”林苏青垂眸看她,“不去看一看你如何确定你进不成?”

    姑获鸟喜色刚浮上脸,顿时又颓了下去:“看,我怎么看,万一不能进,我一去也是魂飞魄散。”

    “结界罢了,能设自然就能解。”

    “你会布施结界?!”

    “不会。”

    “那你说什么大话。”

    林苏青笑了笑道:“谁规定了不擅长布设,就不能擅长破解?不信便不去吧。”随即将她的那节腿骨掂在指尖,“你回吧。”

    姑获鸟瞧了瞧自己的腿骨,犹豫不决。她想在外面多留一会儿,即使不能走远,也总比封在里头自在,可是,她又怕林苏青走远了,使她与自己所寄宿的骨头失去感应而魂飞魄散。想跟着他去吧,又怕上头有驱邪斩煞的结界……万一他解不了呢?

    “等等!”她突然想到,“你不是会幻术嘛?你先前都能以幻术去对阵那个郭什么的疯子,现下不是也可以幻化出一个分身去帮你寻书?”

    “还不算太笨。”林苏青粲然一笑,“姑获鸟,你想做我的法器吗?如果愿意,我便不替换你,如果不愿意,我便放了你。”

    “能放?放我去哪儿?送人吗?”姑获鸟压根不考虑后者。与其送一个完全不相识的,谁知道是怎样的性情,倒不如跟着林苏青了。

    “放你真正的自由,你可以重新修炼。”

    姑获鸟愣愣地看着他,呢喃道:“我怎么忽然有一种感觉……感觉现在的你不是真的你……”

    姑获鸟思考时,眼神左右游移,而后定了定神仰望着林苏青,她缓缓的站起身来,认真问他道:“当真?你不是诈我?”

    “自然不是.”原本双手负在身后的林苏青,这时端着左手在腰前。而姑获鸟一眼便注意到——不知在何时,他的手中多了一卷竹简卷轴。

    她四处张望了几遍,这里除了案桌与木榻,便只有一樽落地的青花瓷瓶,和其中插着的几枝她叫不出名字的花枝,便再没有其他,更别说竹简卷轴。

    心中顿时有了决定,她说道:“我选择跟你。”见林苏青一边的眉尾一挑,她继续说道,“虽然不知是为何,但我觉得你日后定有大作为。”

    “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

    “你虽然是凡胎**,但我知道你断然不是凡人,凡人没有你这样厉害的。凡人都很弱小,无论是力量还是内心。而你截然不同。”

    姑获鸟的声色娇|媚,仪态更是风情万种,但依然能从中听出她此番言论并无半句虚言,尽是发自肺腑。

    一番真心实话说罢,她见林苏青只是从容地看着她,没有要说话的意思,于是她兀自说道,“既然如此,我也不同你装模作样了。其实有一个问题,我方才就想问了——你方才说,从长远角度看,以我做法器的话,会比龙马的角更为合适,可是你还没有告诉我缘由,以及。我如若做你的法器,当如何努力才能变得更加厉害?”

    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她感觉这个林苏青绝非一般,倘若跟着他修行,一定会比她自己修行更容易得果。

    何况,即使放她去了,她也无非是同以前那样四处去寻找小儿的魂气吸食,如是,纵然她修行几千几万年,最终也不过是个妖怪,得不了正果。

    她犹豫了几分,试探道:“……难道也是炸我的?”

    林苏青微微勾了勾唇角,道:“我是从书中看来的。”

    “书中?”

    “嗯,书中。”林苏青将手中的竹简卷轴交付她道,“你的骨头与龙马的角都是骨头,但有区别在,你的骨头有你这位三魂七魄齐全的‘本尊’寄生,而龙马的角只适合它的角罢了。”

    姑获鸟低头看了看卷轴,听着林苏青继续说道:“龙马的幼角如今脱离龙马之身,没有龙马的魂气滋养,它便只是死物。再如何厉害也只在龙马幼时的能力范围之内。”

    “而你不同。你的三魂七魄俱在,你还可以继续修炼,而你的骨头作为载体……”林苏青会将她的那枚腿骨示意给她看,“它能始终受你的魂气滋养,因此,当你的修为越高,那么以它制成的这支笔,所能发挥的力量也就更高。你是魂器,而龙马的角再如何厉害,也只能是法器。”

    “不过——”他忽然的转折,引得姑获鸟一惊,“主要还关系你的资质,倘若资质平平,也可能如何修炼,都无法达到一枚幼角的程度,更遑论逾越。”

    姑获鸟一听此言,眉头立马就蹙成个倒八字,可怜兮兮道:“我自己觉得我的资质还不错……毕竟我都没有正经的修炼过……”

    林苏青笑悠悠道:“需要我指出你的有点吗?”

    姑获鸟愣得眉毛飞扬,想了想后,点点头道:“你说说看。”

    “你的眼光不错。”

    “……”

    林苏青展颜道:“这竹简里记载的是有关于魂器的修炼方式,你先烂熟于心。”

    姑获鸟听着拨开了一些浏览,讶然道:“这好像……需要你我一起修炼?”

    “你若背记得滚瓜烂熟,今后放你出来的时间便会多出许多。倘若你修有所成,你便可以自由出入。”林苏青说着时,眼眸倏然向眼尾后一瞥,像是察觉了什么似的。

    “怎么了?”姑获鸟登时紧张起来,连忙问道。

    他如无其事:“有客人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