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二章 试探虚实
    反常即为妖,事出必有因。林苏青直觉这其中另有隐情:“幽梦姑娘不像是会因为救命之恩而甘愿就此以身相许的性情。”

    “当然不是。”狗子倏然冒出来,气喘吁吁地道,“如果你长得丑的话,再大的恩情也说当牛做马,为奴为婢。”

    幽梦一见狗子来了,怕是被听去了秘密,脸色极为难看,作势欲走,狗子却是全无正眼瞧她,当头就奔着林苏青而去。

    “你小子!这套路耍得顺溜哇!”变大成林苏青双倍高的狗子,当头就是一爪子拍在林苏青的脑门儿上,将他拍了个趔趄,“一点小聪明尽挑我下手!不收拾你你要上天是不是?!”

    它一爪子将要抬起再给他一巴掌时,只见一把铁鞭飞来,当即缠住了它的爪腕,原本没有当回事儿的小姑娘居然敢对它出手。

    “我的人,不许动。”幽梦阴沉着脸,一字一顿何其肃穆。

    她将由无数个小骷髅炼成的铁鞭一抽,收回来时单手握在身前,而她则整个挡在林苏青身前,横眉立目,煞是威严。

    “怎的?要与我动手?”狗子嗤笑一声,轻蔑道,“小姑娘你情窦未开,不怪你眼神不好错认郎君,你身后的那位斯文败类那可是孤鸾星高照哇,你与他近了只怕是会倒大霉的。”

    “干你屁事!”说时迟那时快,幽梦一鞭甩去,带着一束悚然的戾风,犹如一声鬼哭,当那铁鞭刚甩向狗子,霎时幼软变硬,似一把长枪直刺狗子的咽喉。

    “嘿!脾气不小!”狗子见那铁鞭冲锋刺来,它不慌不忙地顺势向后一仰首,恰好远那铁鞭似的长枪一寸,叫那鞭子没能刺成。

    “小姑娘,本大人还有正经的大事儿要同林苏青去大算特算,我劝你休要搀和。”

    狗子话还没说完,幽梦哪里容得它散漫,怕是半句话也没有听进耳朵。只见她向前突进一大步,如长枪突刺的铁鞭瞬间软去了尖子,像蛇头袭击而出,绕着狗子的脖子连续几圈向下缠锁。

    狗子岂会由她得逞!几乎是在那鞭子变软化成“蛇头”的同时,它向下一蹲,正好从缠绕的连环之中缩下去,使那鞭子缠了一场空。

    “小姑娘!你作何如是护着林苏青!我又不将他怎样!”

    幽梦一言不发,沉着脸要将狗子置入绝地,狗子却絮絮叨叨嚷嚷个没完。

    “你要知道一见钟情都是冲动,你莫要冲动啊。天上好看的神仙多的是,你可得守住芳心勤加修炼。林苏青孤鸾星高照,命犯四柱神煞之一,便是谁也亲近不得,小姑娘,你可真要三思,纵使不怕你芳心许成落花随流水无根脚,也要怕一怕克你个时运多舛,香消云陨吧?”

    “少废话!”幽梦势如破竹,接连进攻,而狗子见招化招,步步为营。

    “怎么能说是废话,这可都是金玉良言真诚告诫呀!你可别嫌弃它刺耳,到头来怪没谁提醒你。”狗子的童声将它衬得好似个无赖混子,“不听好言三句半,临风惆怅绿楼时~喽~”

    看似是狗子处于弱势,被幽梦节节紧逼,然而实际上,其实是狗子在礼让着幽梦,它毫不防御也从不进攻,只是见招闪躲,总是能精准的预判到幽梦的行动,譬如幽梦的鞭子正欲甩出,它就已经动脚后退,正好卡着毫毛的缝隙恰恰避过。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可是,狗子此举却不像是为了礼让幽梦,它在躲避的时候总是将距离卡得正好,不近一厘,不远一寸,更像是故意地挑衅。

    “你若能碰到我一根毫毛,我就剃光了自己,在那三清墟的正殿门前吊上个三天三夜!如何?”狗子龇着牙贱兮兮笑道,“倘若你气力耗尽,也未能碰到我的话,姑娘,你得愿赌服输答应我一个事儿,赶明儿你得替我再揍林苏青一回~”

    “休想!”幽梦杀意立显,“看鞭!”

    “正看着呢!”狗子应道。

    幽梦下了不留活口的死手,那骷髅串成铁鞭也瞬间大变了模样!那一个个的小骷髅个个都张开了嘴,一阵阵乌压压的浓雾源源不绝的自骷髅的口中喷出,铁鞭一甩而过,留下如烟如墨的痕迹,在空中久久不散。

    顷刻,他们四面处处都是那乌漆漆的浓雾,随着鞭子挥过,便是一道黑雾,散得极满,即使刚散开也是深浓的乌灰色。

    寻常一眼看不见局面,但是狗子看见了,即使是黑色和灰色的雾气散开了,但是它们行过的痕迹仍然在,甚至悄然地将它与幽梦包围其中,甚至连林苏青都没有排除在外。

    狗子的豆子眉头一挑:“你欺我嗅觉灵敏,居然用毒!好狠的心肠!”

    可是她却没有排除林苏青,这到底是护他,还是趁机暗害他?狗子心中不停地琢磨,莫非幽梦是在试探林苏青?

    “小姑娘,你到底想做什么?”稚声稚气的将幽梦唤成小姑娘,气得幽梦眉头都快压上眼眸。

    这样一直上窜下跳的逃着也不是办法,狗子当即一闪,避过幽梦的一道毒雾,躲到林苏青的身后,想必她断然不会朝这个方向出手!

    可是始料未及!狗子刚这样一想,幽梦的铁鞭劈头盖脸的甩了过来,狗子一愣前头还说要以身相许的,怎的翻脸就要手刃未来亲夫?!

    它原本想着以牙还牙,谁叫林苏青总坑它,它也吓唬林苏青一回,何曾想幽梦会冲林苏青出手。

    间不容发之际,它抬爪一握,林苏青的面前顿时生成一道赤色光盾,幽梦的鞭子一打上光盾,便犹如甩在了一汪水潭上,打出层层涟漪,而鞭子却像是被光盾吸附住了似的,抽不动,也甩不出。

    但是只停了一瞬间,幽梦再次抽回时,一收便收走了鞭子,没想到那一抽如此容易,她使了十足的力道,若非自己用鞭如神,怕是被惯性抽回的鞭子要抽她自己一身!

    随即光盾消失,狗子从林苏青身后跨出来,冲幽梦道:“你远不是我的对手,你快别缠着我打了!我真有正经事。”

    “哼。”怎知幽梦冷笑一声,看也没看狗子一眼,紧盯着林苏青道,“你还不承认?”

    狗子一愣:“哎呀!你鞭鞭抽向的是我,心意却是向的林苏青,你要试探他,何苦耽误我的功夫!你直接甩他一鞭子不就成了!”

    它満不乐意,埋怨不断:“真搞不懂你怎么想的!你试探他就试探他,有的是你试探的机会,偏是要耽误本大人的正经事!要不是看你是幽冥双神的独生女,我早揍飞你了知道吗!”

    林苏青定了定,抿嘴淡然一笑,道:“幽梦姑娘是指我不畏毒,且毒不侵我,是吗?”

    幽梦铁面道:“不然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