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九章 暗箭(第二更)
    林苏青明显感受到了天修院的芜先生已经对自己心怀偏见,不过他依然不卑不亢的挂着微笑:“有劳而为先生亲自传讯。 ”

    他当然知道他们不是为了传讯而来,当然有着更紧要的目的,可岂能在明知对方怀有敌意的情况下说破呢,今后有的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日子,何况人家是正儿八经的掌院先生。

    而那两位掌院先生却不领他这份看破不说破的情分,特别是芜先生,只当他是故意奚落。于是挑明,却并不指着林苏青挑。

    “来时看见了昔日的追风战神所设下的法界,还以为它捆住了为祸作恶的魔族。”芜先生貌似和气笑道,“未曾料想原是追风战神看错了眼,误将井绳当作了草蛇,使我们也跟着虚惊了一场。”

    字字句句都是贬低,林苏青无暇与他生气,反倒在心感慨了一番芜先生的小肚鸡肠,难怪狗子瞧不他,不知这点度量如何做成了一院之主?难道三清墟是看实力出个先生?

    岔神了,岔神了,他暗暗叫醒自己,便向芜先生与孔戮先生拱手作了别:“既是尊者们传唤,委实不敢怠慢,还请谅解招待不周,二位先请自便,待我前去见过尊者们,即刻回来。”

    这等于说是你们要闲得没事儿先玩儿着,朕去去回。

    此而能忍孰不可忍,此必不能忍,笑里藏刀林苏青见惯了,他没有多看便侧首点了点头与他们擦身而过。

    这已经不是被误会,是他将挑衅摆在了明处。

    “林,先,生,你还年轻,奉劝你一句——多交友,少树敌。”芜先生侧首回眸以眼尾盯着擦肩而过的林苏青道。

    林苏青却是故意的转身笑眯眯地佯作不解道:“哦?在下自以为宽以待人,不曾在竟无意之树了敌人吗?这我还真的不知道,这……”在旁人眼好不狂妄,“哦!若是我林某招待不周,或是有出言不逊抑或唐突之处,还请芜先生多多包涵。”

    在场没有蠢人,他这一番装腔作势,没有谁看不明白。天修院的学子几次想出手揍他,但被芜先生一尾余光制止。

    芜先生皮笑肉不笑道:“与我们为敌,于你有何益处?林先生是聪明人,想必不会不明白此间利弊。”

    林苏青微微颔首,礼貌而道:“多谢提醒。”随即转身便去了。

    孔戮先生与天武院的弟子们莫名的看着,嗅出了硝烟气息,却也不明所以:“这小子……”到底是怎么想的呢……他没有说出后半句话来。

    “年少得志,难免轻狂。凡事不切实际只管想当然,要不说是乃三大不幸之最呢。”芜先生颇具轻蔑的勾了勾唇角,以为自己不会与此不幸之人计较,却是愤怒溢于言表。

    见芜先生愤然离去,孔戮先生乐了,他朝着膀子乐呵呵的看着他们前后离去背影,夕夜跟去时,还顺带以一种怪的眼神看了看孔戮。

    孔戮觉得有点意思,他与芜先生原本的确是赶来阻止不可预料之事,然而半途被尊者的信使截住,叫他们通知林苏青去觐见。芜先生的话说得对也不对,但是芜先生对林苏青的敌意实在过分明显了,思来想去,其的缘由只可能是源于追风神君吧?

    林苏青在吏司处考核备案时追风神君现身了,今下他熄灭了天瑞院明堂的不熄之火,又在紫水阁出现了追风神君所设的法界。不论是出于守护,还是监视,林苏青这小子处处能捎带出追风神君,这已经足够气煞芜先生了。

    牵出了芜先生对追风神君的怨怼,有趣,仅仅这件事有趣而已,不过他还是不能光明正大的表示有趣,更不能在这样的时刻笑出样子来。

    ……

    目送着楼下陆陆续续的离开,从人声鼎沸到只剩下幽梦与科林杵在门口,一直到幽梦与科林也先后脚离开,翼翼才返回楼去,向狗子询问道:“明眼人都知先生对芜先生是挑衅,神君可知先生这是为何?”

    狗子撇了撇最继续坐起来,打着哈欠道:“我若是知道他在打什么算盘,岂能纵他灭了不熄之火?”

    “这小子犯起倔来,谁也没辙。”狗子起身晃着肥滚滚的屁股,踏着小碎步颠颠儿地溜达去林苏青的内室,想扑跳到床去卧着。

    “子夜元君的不熄之火熄灭,神君却还能如此气定神闲?”翼翼走出两步算作追它。

    “不然我还能如何?难道我要急得去撕了他吗?”狗子扭头叹了下气,随即一个猛子蹦床去,衔住了叠好的被子一角,拖散开来铺着,去踩了踩,软趴趴地,才此卧下。

    哈欠连连道:“子夜元君不也交代了吗,这都是命,宿命两个字你能解?”

    “省省吧。”狗子眼皮耷拉的,几欲闭眼睡去,下巴平搁在被子,含糊不清的道,“他自己要作死那让他死,他若是想活命,他肯定谁都惜命,既然谁都管不了他,那还管他做什么?既然子夜元君都发话是宿命了,且纵他随便浪去。”

    “追风神君。”翼翼忽然持重道,“你是不是也已经知晓了先生的身份?”狗子听得一眼瞥去,而她继续说道:“是否正如我猜想的那样?”

    ……

    那厢正争执,这厢林苏青与夕夜再过一条凌空绳索,便能抵达三清墟尊者们锁在的三清殿。

    一条两指粗细的麻绳牵着两边的悬崖,林苏青站在山这头,与三清殿隔着深不见底的幽幽山谷面对面相望。此间的山谷深不见底,只能看见四周山峰绿荫如盖,披了全山,而底下的深谷,漆黑一片,有风冲来,飒飒的凉,冲得绳子微微晃荡。

    “夕夜,送到这里吧。”林苏青止步回身道,“你当下还有你该做的事情。”

    夕夜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对面的三清殿,碧瓦朱甍,恢宏雄伟,却是那山谷他看着危险,当即抬手欲召出极乐弓来:“我送你过去。”

    “不必,你不要在三清殿前动用极乐,于大于小都不利。”林苏青劝阻他,“我自有办法过去,你回去吧。”

    “我不!”夕夜一口回绝,但既然林苏青说他有法子那肯定有法子,他收了手,“那我要看着你过去我再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