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章 进止难期
    飒飒冷风从山谷底下冲来,将立在悬崖边的林苏青与夕夜的衣袂吹打得飘飘荡荡。 云气似纤尘腾起,将连接两地的窄绳索遮蔽得模模糊糊影影绰绰,只能偶尔看见一点一小段。

    寂泠泠而生风,雾袅袅而笼云,且看那不过二指宽窄的绳索,浅浅晃荡。这里是寻常的飞鸟所飞不到的高度,若是掉下去……若是掉下去……

    “不行!我送你!”夕夜脑勺一拧,心一横,“这回我不听你的!要你听我的!”

    少年清亮的音色在山谷之间回荡,即使声音越荡越浅,但气力依然凝聚一注:“不过是用极乐送你过路,要算我招惹了三清尊者么?!没这样的道理!”

    “夕夜。”林苏青喝止夕夜,他极少这样严肃的同夕夜说话,“回去。”

    “我不!”夕夜也极少这样固执的违抗林苏青。

    “听话。”

    “这回不听!”少年原先束扎规整的头发因为无数次的战斗而凌乱失形,原先明俊白净的面庞也沾满了灰尘混着浑浊的汗水,“底下这么高,你死了怎么办!”

    “三清尊者只传了我去,此时此地你以极乐送我,于你于妖界,都不利。听话,送到这里吧。”

    “我不管!”风故意去撩拨他散乱的发丝,尘沙故意去迷花他的眼睛,他不顾,他什么也不顾:“我不听你的!”

    这一声,风都被他震停了,且看绳索,好似也静止了。

    忽然的静默总是令人心慌且紧张,然而此时的静默却难得的令人舒心而安详。

    “夕夜,你信我不信?”沉默了许久,林苏青轻轻浅浅的开口问道,声音风还清朗。

    “我信你,但我这回不听你的!”他固执,他执拗,他坚持,“你少扯别的胡诱我,我这回不听你的!”

    “我说我能过去,你何不信我?”林苏青这回是真的笑着,“那这样,你预备着极乐,如若我不慎失足,想必以你的速度还是能救我。”

    “我不……”

    “夕夜。”林苏青当即阻断他的话,“你知道,我并非真的凡人。”大概只能以这样的理由阻止他出手吧,夕夜是断然不能在三清宝殿前动用极乐的。

    据说极乐乃妖界祈帝的法器,不论夕夜是如何得来的,极乐本身所代表的立场与意义是非寻常的,他若意气用事在三清宝殿前动用,很难界定三清墟会不会借此与妖界提什么要求。

    毕竟据史料的记载分析,迄今妖界虽然不争,妖界潜在的实力实则是令天界也不得不避让三分。而三清墟,虽然立的是身在三界内,不归三界管的招牌,可归根结柢三清墟是基于天界为创办背景的。

    何况,但凡有一丝一毫可以可以制约妖界的机会,想必天界是断然不愿意错过的。

    “你快别耽误时辰了,原本灭了不熄之火可能有罪罚,再晚去了恐怕尊者们还要加罚于我。”林苏青想摸一摸夕夜的头,可是夕夜的个头转眼快与他同高了,于是他降下手拍了拍夕夜的肩头,“也当是考验考验你的功夫。我去了。”

    林苏青语罢转身向悬崖迈步去,他立在悬崖的最边缘,凝了凝脚下万丈深渊,眺了眺前方被云雾遮蔽的三清宝殿,说不紧张是假的,说有信心也是假的,但不得不去,说是考验夕夜,不如说是考验自己。

    夕夜屏息凝神的看着林苏青脚步,抬手召出极乐,严阵以待,生怕呼吸之间错失了救援林苏青的时机。

    林苏青没有回头,他怕一回头只会令夕夜更紧张,好不容易劝下他,万一他再犯执拗,可不再好劝。

    他默默运起了心法,他摈弃杂念,意守丹田,将千里之光自双目下注,使灵力打通浑身经脉,使筋骨和柔,使百关调畅,使体内产生浮劲,使浑身因此而如同有一缕丝线从头顶贯穿脊椎,将他轻轻提起。

    凝神照气,生武火采阳识神。要过这条索道,须得凝神静气,最难在控制念想,念起则火燥,念散则火散,以武火识神,火起则须以孬种元神所为火去温养,去辅助,去保持平衡。

    从而使得意念树而不紧,松而不散,似是乃是,自然而然。

    起一步,晃气海,抖丹田,动无常则,犹如浮动于水波涟漪之。

    召出极乐的夕夜眼神直愣愣地看着林苏青缓缓前行,每去一步,轻轻浅浅的踩在绳索,却如踩在静如平镜的湖面,点出层层涟漪。随着他看呆了去,极乐于他手化作淡淡薄碎的扬沙似的粼粼光点,散去。

    风且吹着,绳索且晃荡着,林苏青的脚下仿佛自有一条平坦的大道,不为任何所影响。

    夕夜惊,他惊得想开口扯粗话骂他一句:“你他大爷的居然这么厉害?”这是狗子原先常说的,他原先不理解,现在他总算明白了狗子为何总是那样骂小青青了,骂得真是好极了。

    可是他现在不敢骂出口,他怕万一……万一打扰了小青青,万一呢……

    “夕夜,回去吧,做你该做的事情,别忘了我们的约定。”山谷寂泠泠的风将林苏青的声音吹到夕夜的耳畔,又不像是风吹来的,一刹那仿佛是在耳旁说的。

    夕夜不禁四周望了又望,不在身边。

    “哦。”他低低应了一声,望了一眼林苏青若危若安远去的身影,知道云雾遮蔽了林苏青,叫他再也看不见,他才鼓着一边包子脸不服气且丧气,既担忧又不舍的、一步三回头的不甘心的走了。

    “你他大爷的要是不活着回来,我说什么也要拆了这鸟不拉屎的破地方。我才不管他是什么三清墟四清墟呢,算是五清墟六清墟我祈夜也照样拆!”

    心里这叫一个气,走出老远顺手一拳打在一棵树泄气,瞧着震下一地落叶,他连忙缩回手,生怕这一拳的力道传出太远震到了林苏青。

    洛洛倏然从一棵大树后面现身跟随在夕夜的身侧,小声而恭敬的提醒道:“小殿下谨防隔墙有耳。”

    “怎么的?!听去了又怎么的?!当着面我也这么说!我祈夜这一个兄弟,他三清墟赔不起!”

    不说还好,一说见他更气。洛洛匆忙低下头不再说话。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