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二章 以幻制幻(第二更)
    他忖度片刻,抽出毫笔凌空画下一只狸猫,笔起笔落,倏然一只黑猫乍现,立刻显形矫捷的跳落在石阶之上。

    黑猫平静而甜美的舔着爪爪和肉垫,然后刮了刮胡须蹭了蹭脸,忽然它起身走了两步,并上了几层石阶,背对着林苏青坐下后,它扭过头来安详的舔着身后黑得发亮的背毛。

    一切平静,没有起任何变化,却直觉其中有诡异,恐怕不是一般阵法。林苏青心有狐疑的举起左脚悬于第一层石阶上方,迟迟不落。

    方才厉过一险的余悸还未缓过来,体力消耗大半,这九百九十九层阶梯上若是发生什么诡变,只怕会应付不下来。

    他随手一挥,将那只黑猫挥退成一笔泼墨于空中散尽,随即他执笔画出一只巨鹰,纵它展翅,他当即一跃,跳上鹰背,随他扶摇直上。不料,猛地一道气压当头盖下来,那无形之中的压力使上方的空气化成气流,气流化成无数根气针,只听刷刷刷如滂沱大雨似的声音,便有无数的气流刺下,他驾着飞鹰,躲避不及,手背被划破了几道血楞子。

    飞鹰被气针打碎,凌空散成空墨,危险之际,他挥笔大甩,并不画什么事物,而是空甩毫笔将灵力具现成墨水甩出,变成一层层向前向下的踏板,他飞身跳去,踏着一笔笔灵墨化成的墨石似的空中石板,每踏一块,便瞬间散开,他仿佛是踏着袅袅的黑雾在向前去,不敢设得太高,谨防再被击落,高空落下于不会飞他,实在危险。

    可是,就在他即将要落脚在台阶上时,原本向上的台阶霎时向内扭曲,仿佛是被掀起来了,迎头拔起,向他盖来。

    “幻术?!”他毫笔于之间一转,捏决一喝,“破!”随即向前猛冲,怎料,破诀却并没有破除眼前的幻术,而是掀起来盖住了半边天石阶突然破碎崩塌,碎石如大雨铺天盖地的落下来,有大有小,密得看不清路。

    他必须躲,明知是幻术也必须躲,因为一旦被它们砸到将如同被真正的石头砸到一样。他一边躲避一边心道:“难道是设想来访者能识别幻术,且有破解之法,所以特地将第二个变化的启阵设成了‘破’诀?”

    “不,这恐怕不是简单的防御型阵法了。”石阶两旁的参天大树也纷纷向内倒下,脚下的大地仿佛是一个想要吸纳万物的巨大黑洞,林苏青持毫笔双臂交叉格挡在身前,以防止被那惊人的吸力吸入黑洞,可是仅仅是他,如何能低档,即使他不想去,站得如松坚挺,可是脚未动,地势随着下陷于吸入也将他带去。

    想来,即使是防御的可能,但三清墟的尊者特地传召他来,明知他凡胎**却不解开阵法,恐怕是想试探他的实力?

    可是,这一个接一个的阵法,皆是打的死招,倘若无力招架结果必死无疑,即使是正儿八经的参考,也未曾对应试学子下死招啊!考不过可以回去待一百年以后再考,可是眼下若躲不过、挺不过,就是命丧于此。

    依他来到这边世界所经受过的那些来看,他不得不以恶意去揣测三清墟尊者传他来的目的。

    他熄灭了不熄之火,他释放了魔神蚩尤归来的讯息,他还是被天界视为肉中钉眼中刺的祸患。恐怕三清墟的尊者果真从所谓的破例入学就已经在盘算着如何让他死了!

    怕是要借此机会让他死得名正言顺,也好给丹穴山一个体面的交代?

    脑子里不停地转动着,他的手上和脚下可是一刻也没有停。气流化成无形无色无味的飞针,树叶变成了一支支燃着火焰的飞箭,于他耳畔呼啸擦过,他不停地画出盾牌去抵挡,他不停地捏着诀法尝试抵抗那莫名的吸力。

    一瞬间,忽然天地颠倒,他脚掌朝天倒立在空中,而头顶下房的天空霎时变成了熊熊火海,火焰炙烤着他,越窜越紧,仿佛那火焰再稍微窜高一点,就要吞噬他的脑袋,可是火焰偏偏补窜那一点距离,仿佛是故意耗着他。

    “对,这是在故意耗我!”林苏青霎时醍醐灌顶,却在他想通的这一刻,头顶下方的熊熊烈火猛地燃烧得更旺,当真往上窜来,几乎是同一时刻,他所穿着的鲛绡衣最外层的纱衣自行脱下,旋转着越旋越大,似天塌盖下大地,盖住了底下的火焰,而后迅速回到了林苏青身上。

    林苏青只惊了一眨眼,便无暇去多想,因为天地又颠倒恢复,他又是脚朝底下:“该怎么破解这个阵法,该如何才能顺利登上三清宝殿?”林苏青研精竭虑的想着,越急他越是想不出对策。

    “我来了!”倏然一道熟悉的声音破空而来,林苏青循声回望,只见一小节骨头破开了旋转不定的空间朝他飞来,眨眼化出姑获鸟的原形来,她飞来便抱住了林苏青软在他怀里。可是她这一抱,却将林苏青脱离了天与地,悬浮在半空之中,便少去了许多幻术的桎梏。

    “你来做什么?”他脱口问道。

    “来帮你啊?难不成来送死?”姑获鸟勾着他的脖子往上一跳,林苏青下意识的一弯手臂将她接住,她就这样轻飘飘的坐在林苏青的臂弯里。

    “尊者只传了你去,而我是法器,我来并不坏规矩!”她如是说道,虽然貌似理直气壮,可是她非常担心被那些幻术伤到,连忙缩进了脖子,即使坐在林苏青怀里,也缩得比他矮去半个头,看上去像是林苏青于危难之中英雄救美似的。

    “那好。”来不及思考狡诈的姑获鸟为何突然有如此肝胆义气,他肃然道,“你会飞,而我不会,你只管带我向三清宝殿去。”林苏青指着三清宝殿道,可是话音未落,那宝殿竟然忽然扭曲如漩涡,就此消失了。

    “三清宝殿?在哪里?”姑获鸟没能看见。

    “你只管向那方去。”林苏青直接指给她方向,言简意赅道,“其他的交给我!抱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