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章 有情饮水饱
    回去的途中,阵法无一触动,犹如普通的石阶,普通的索道,这一趟他不算白来,收获有三。其一,三清尊者对他的态度很微妙,无论是判他破例免试入学,还是来时的考验,都是与他为难,然后见面时,却与猜测之中的有所不同;其二,他得了一个去天修院蹭课的机会,这个机会看如何去想,对他亦是有利也有弊。他若是去,就能跟一些正轨的课程,以提升修为,但他去了,相应的恐怕要承接更多的非议。假若单单只是非议便罢了,只怕福祸难料。

    而其三,很重要,他看见了那只仙鹤,那个牙印不会错,除非真有那般凑巧,还有哪只恰恰也被咬了腿。

    那仙鹤信使所传达的是天尊的旨意,那是令神域的储君二太子也不得不给情面的旨意。它现在在三清墟,那么,它带给三清墟的旨意是什么?莫非三清墟的尊者们是因为仙鹤的出现而临时改变了传召他的目的?

    假如是因为仙鹤,那便是因为天尊,那……便是天尊有意如此安排?而非三清墟?那三清墟原先是打算如何处置?

    ……

    好不容易稍微捋清楚了一些脉络,却因为这只仙鹤的出现,忽然又添了一个结。

    他回来时心事重重,没有说与狗子,也没有说于翼翼,托辞有些累,便径直回到位于紫水阁的寝室休息。

    一切比他所猜想的还要复杂千百倍,他需要静下心来梳理梳理,接下来当如何走。毕竟,他的性命尚且不在自己的手中,并非他想安分守己那些握着他命脉的神仙就愿意放过他。

    眼见着日薄西山,眼见着广寒高挂,眼见着晨光微熹,金乌初露……而狗子严阵以待的魔界却始终没有露面。

    这又为他添了话柄,都以为他急切地想出风头,于是设计诓骗了众人。说来说去没有一句好话。

    ……

    “小青青!”夕夜端着一口海碗就奔来了天瑞院,海碗之上还倒扣着一只,他双手捧着,以大拇指摁得紧紧的,生怕里头有一丝儿热气偷跑了,“吃饭啦!”

    他一脚踹开林苏青的房门,大步流星的进去,用头钻开隔着内室的帐幔,窜了进去。室内林苏秦刚洗漱完毕,正以湿润的布帕擦了擦鬓角使碎发服帖,不紧不慢地一边擦着手心手背,一边应着夕夜的动静转身。

    夕夜将碗往桌上一顿,揭了盖子,热气腾腾迷得看不清他的脸,但凭他无比欢愉的声音也能想到他眉开眼笑的神情:“吃饭!你瞧我给你打了什么!”

    林苏青看了一眼窗外,这会儿晨雾都尚未散尽。他放下布帕,向夕夜走去,问道:“你吃了什么?”

    “啊?我吃过了!”夕夜一愣,怎的小青青是这么问的,他随即干脆一声道:“同你一样!”

    模模糊糊里见林苏青沉默地立在他对面,始终不落座,他这才磨磨唧唧地从香喷喷热腾腾的雾气边上探出脸来:“你这天瑞院不是没有饭堂么……”

    见林苏青依然肃着一张脸,他捧着碗又缩回来脸来,继续被香热的雾气遮住,颇不情愿的承认道:“我不是怕被别的学子看见了,又起脏心眼儿编排你嘛。”

    “夕夜,谢谢你。但,这不是聪明的办法。”林苏青这才舒缓了眉头落座,他将另一口空碗放到自己面前,从夕夜两边耳朵上取下别着的筷子,往空碗了分了一点点碗底,便将饭菜推给夕夜。

    与他玩笑道:“别的学子都是吃得满饱的去攻擂争榜,你却空着肚子去守擂,难道人家会领你这个情?”

    “不需要他们领情,我随随便便就能将他们撂倒,谁也别想从我手里赢!”

    林苏青无奈地看了他一眼,将大半碗饭菜推给他,道:“难不成你要一直饿到课业结束?”

    “我——”

    “饿死的英雄……可不大光彩。”

    “那你呢?”夕夜伸长了脖子望了一望林苏青的碗,就那么一口,当即把碗退回给他,“你都吃了吧,你赶紧吃完,我去还碗时还能吃呢。”

    “你还能吃别人剩下的?”不必想林苏青也知道,这碗饭菜绝对是天修院的饭堂里打头的第一份。

    看夕夜倔得厉害,林苏青将筷子放在夕夜的那口碗上,郑重道:“以后,我去天修院上课,也去天修院的饭堂用餐。”

    “诶?”夕夜听得发懵。

    “是三清尊者特许的。”林苏青道,其实他原本并不打算去天修院招惹是非,可是夕夜如此这般,恐怕他就是不去,是非口舌也不会变少。

    “又是特例?”夕夜拧着眉头,不是预料的高兴:“三清墟是在故意整蛊你吧?予下两次特例,其他学子不得闹炸锅了?这哪是让你去上课,这是让你去跳坑啊!”

    “总之我会去。你快吃完做你的要紧事去。”林苏青俨然一副家长架势,夕夜抿了抿嘴角,不情不愿地才开始扒起饭来。

    狗子这时打着哈欠慢慢吞吞地从床上爬下来,瞥了一眼夕夜,阴阳怪气道:“哎呀~还是做神仙好呀~不怕口渴肚饿~喝口风都能神采奕奕~啧~也难怪你父君要让天帝允许妖族也能飞升位列仙班呢~”

    气得夕夜狠狠地扒了两口饭,假象吃的是眼前的狗肉。还是忍不住回它一句:“你得意什么,你喝风都能饱你就不得了啊,还不是四条腿走路。”

    狗子怒气一堵,当即站起来:“两条腿也行!”

    “呵。”夕夜翻着白眼扒饭,“傻狗。”

    ……

    “你们先吵着……”

    “你去哪儿?!”不等林苏青后话,夕夜与狗子异口同声地质问道。发现莫名默契了,彼此都嫌弃得不得了。

    林苏青被叫得一顿,回身道:“我去紫霄阁看书参法。”

    “不吃饭啦?!”夕夜与狗子又是异口同声,而后彼此嫌恶的相互剜了一眼。

    “心意已经饱了。”林苏青玩笑道。

    “哦!我知道!”夕夜放了碗筷就起身蹦上去,“有情饮水饱!”

    “咳咳咳咳!”林苏青登时被自己的一口唾沫呛住,“这话不是这样用的。”

    “用错了吗?没错呀!我们可是同生共死的兄弟!”

    “嗯……”好像也没有错,“是是是,你说得都对。”林苏青敷衍道,“你吃完便去做你的正事,我若有事情需要你的帮忙,就会让姑姑去找你。”

    “姑姑?姑姑是谁?”夕夜恍然大悟,“哦——姑获鸟?!哇,叫得这般亲热顺口了!”

    “就是,至今还记不住本大人名字,时不时还喊一声狗子呢。”狗子忽然与夕夜同一战线。

    “……你们……真是十张嘴也说不过你俩。”林苏青叹道,“我先去了,不能让客人久等了。”

    “有客人?!”夕夜与狗子一头雾水,“谁?谁这么早?你怎么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