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七章 世间巧合皆为宿命
    幽梦所说的曾经,林苏青完全不知情。在他自知的记忆力,他与幽梦的第一面是在前来三清墟的天梯上,所以,他是来到三清墟以后才认识的幽梦。

    “是吗?”林苏青活动着方才被皮鞭捆得发酸发胀的胳膊道,“既然你特地将我带来此处,何不一次将话全说明白。”

    “你是真的一样也不记得,还是只是不想记得我?”幽梦直勾勾地盯着林苏青,向他走近去,“你曾经说,你有许多事情想忘也不想忘,不得不忘却如何也忘不了。所以,你这是将前尘往事一了百了全部抛尽了吗?”

    林苏青有些恍惚,他结合自身,发觉幽梦说得可能有一定的道理,或许他真的是因为想忘记什么都全都忘掉了,包括他原来的身份。

    “既然我已经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又如何确定你说的全部都是真的?”

    “你觉得我会同你开玩笑?”幽梦反问道。

    幽梦不苟言笑,氛围颇为严肃,林苏青舒解的笑道:“玩笑你不一定会开,但陷阱……哈哈你说不准。”

    “所以诡计多端是我在你心中的印象?”

    “幽梦姑娘,我一直觉得你十有**是认错人了。”面无表情的幽梦看起来十分庄肃,令林苏青都不好再笑对她,唯恐显得他孟浪。

    “你觉得我不配?”幽梦扬起小巧的下巴问他,傲气与狠厉兼具。

    “不是。”

    幽梦目光逼人,脚步也逼上前来,昂首挺胸,几乎只隔着一线的距离便贴上了林苏青:“你看不上我?”

    “不是。”

    幽梦以眼神严厉的质问,她很认真的对待,林苏青觉得也应该很认真的回答,于是他收起了方才的笑意,不过他不能太严肃,怕拂了小姑娘的面子伤害了她的心。

    于是好言相劝道:“无论你在我看来是什么印象,都不是你在所要嫁的那个人心中的印象。你的确是认错人了。”

    幽梦坚定不移地注视着他,有坚持、有质问、亦有愤怒。林苏青也不躲她,任幽梦看的同时,他也注视着她,虽然立场坚毅,但很温和。

    彼此都沉默,一缕风缱绻卷过,虞美人微微晃动,一地鲜红似血的红花像挤来挤去的看热闹。

    “你确定我们要一直处在这片毒花之中吗?”林苏青忽而问道。

    却是这一问,幽梦眸子倏然动了动,未料想她轻轻低了低头,旋即又昂起脸看着他,神情依然一丝不苟,却比先前和缓。

    “那日,我在此地误食虞美人花毒,你救醒我之后也曾这般说过。”幽梦一板一眼道,“与那日,一字不差。”

    林苏青讶然,天底下竟还有这样巧的事情?而他一闪而过的惊讶,却被幽梦错当成了即将被拆穿的心虚。

    “那年我六岁。”幽梦看向林苏青目光仿佛忽然点燃了一点星火,忽然有了除了狠与严厉以外的神采。

    那是幽梦的少女心事。她六岁那年,驾驭飞鹰落到了此地,见一地红火的虞美人妍丽夺目,欢喜不已。那是她第一次看见这样的花草,她即刻想到了曾经见过的映山红,与这些一样,也是开得漫山遍野。

    不过,映山红是与绿叶相依偎的,而虞美人茕茕孑立于窄小的绿叶之上。念它们十分相像,于是便采摘了虞美人去尝。

    她的尝与平常人的尝是不一样的,因为她自幼学习医药,修的也是相关的功法,所以她的一尝,便是尝出其中的药性,有益或是有害。而恰恰她天生对毒素敏感,能够轻易试出有毒的成分,可是她毕竟才六岁,无论是体质还是根基,都还孱弱,因此不幸中了虞美人的毒,昏迷了过去。

    而后便是他,眼前这个模样的人,出现救醒了她。

    她至今印象深刻——那天的他一袭素衣白袍,却是亮得刺眼。在刚解开毒时,她醒了一瞬间便昏睡了过去,终于睡醒后睁开眼时,已经是落日熔金。

    他就立在身边,手持一片蜂斗叶,替她遮下一片阴影足以安睡。她永远记得,他一直深沉地凝望着天边,看着云舒霞蔚,衣袍因风猎猎翻卷,似飘飘欲飞。当凫雁掠过天际,长鸣也因他而倍显孤单与落寞。

    他说,他与他的爱人初遇时,也是在这里,那日他的爱人饮醉了青竹酒躺在绿草茵茵之上午睡,从日上三杆,睡到余霞成绮。

    后来,幽梦才明白了,映山红与虞美人虽然一样开得漫山遍野,然而不同的是,映山红即使只有少少的几株也能开得热热闹闹;而虞美人,即使盛开得再繁多,即使盛放得再绚烂,一地鲜红也如一地苍白。

    “你看清楚他的面容了吗?”林苏青问幽梦。

    幽梦的眼神已经回答了他,多此一问:“不就是你吗。”

    “真的不是我。”林苏青一字一点头,郑重其事。

    “倘若是你,你会救吗?”幽梦的双眸如锁定猎物般锁定着林苏青,等待他作答。

    “会吧。”林苏青道,“毕竟才六岁的小孩子,若是被猛兽叼走了,可怜又可惜。”

    “你还说不是你。”幽梦忽然有些激动,声音与脸色都失了严肃,“一字不差。”

    林苏青愕了……这么巧?难道说他当真是幽梦所说的那个人?也当真如幽梦所猜失忆了?

    可是……是真是假,哪敢凭幽梦一口之言?

    “巧合罢了。”林苏青温和一笑。

    “世间没有那么多凑巧的事情。”幽梦却全然不信。

    林苏青见她钻入了自己的牛角尖不放,只得改口道:“即使不是巧合,六岁小孩子的话语,也不能当真。”

    幽梦却是愠怒:“休拿我与普通人做比较,我与他们不一样。”

    呼啦!

    林中骤然惊起一阵飞鸟,仓皇而逃。

    “嘻嘻!找到了”旋即便传出一道尖锐而又嘶哑的声音,像是嗓子眼被拉扯得只剩下狭窄如发丝的缝隙,声音是从那缝隙之中硬挤出来的似的。

    听声音,来者不善!林苏青下意识地循声转过身,将幽梦护在身后,追寻着那直冲而来的气息,提高警惕的防备。

    只见有三道黑影,自丛林之中窜上天际,披着红霞,如鬼魅般急急掠来。

    这里不在三清墟内,狗子与夕夜也不在身侧,“少时你见机逃走,不要回头。”林苏青低声嘱咐道。

    “逃?”幽梦蹙眉,她的一生里没有“逃”这个字。

    “来者煞气深重,恐怕不是对手。”

    幽梦顿时怔愣:“那你呢?”

    “不用管我。”

    幽梦又是一怔。

    霎时,那三道黑影越奔越近,伴随着猖狂放肆的笑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