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六章 到头来,万般皆无奈
    ,精彩无弹窗免费!

    “无论你有几个身份,你终究有着凤凰的血脉。”魔尊眼中带着耐人寻味的笑意道,“凤凰涅槃,生即永生,死即更生。将你禁在诛邪杀魔的壶中天内受奇煞之气天诛地灭又如何?只能将你的肉身湮灭罢了。”

    金碧辉煌的魔界,纵然繁华无比,依然令人心中萧瑟,似置身与寒风凛冽的冰天雪地。

    “是要感谢你的娘亲子夜元君,她不惜背负骂名屠杀天宫,只为提出你的三魂气魄,令你得以涅槃重生。”

    魔尊说着时颇虚情假意地叹了又叹。

    “可惜了她自己,千算万算却没能算到会被自己的亲弟弟杀害。唉,凤凰又如何,那可是凝聚着天神之力的一剑呐,唉……何况她的弟弟你的亲舅舅,他可是凤凰先祖托生转世,他的灵力就是你们凤凰先祖的灵力,等于是你们老祖宗的一剑呐,唉,可惜了这样一位巾帼豪杰,本尊还是极为欣赏她的。”

    被魔尊所揭露出的真相震得几度失去理智的林苏青,强压着自己的心绪,逼迫自己集中精力去思考,去保持客观保持镇定。也许是魔尊的话术……是的肯定是的,这里是魔界,魔界最是懂得**,知悉弱点与软肋……一定要冷静,冷静,冷静啊林苏青。

    林苏青于心中警示着自己,他闭上双眼,屏息凝神,一并摒除杂念,放空自己的心神,换取一瞬间的空白,什么也不听,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看……

    放空,当空无所空,理智便似蚕虫食桑,将那些冲动的念想一点点蚕食。直至他的思绪能够听从他的心意,不再不由自主去回想方才“冰镜”之中的经过时,他才开始认真的思考。

    他并不是思考今日的所“见”所“闻”,而是将从前掌握的确证的线索,与之对比,找出契合点,从而进行佐证,证明哪些是真,那些是假,哪些是魔尊的别有用心……

    便只有最重要的两件事情——他心中忖道:既然子夜元君死了,那子隐圣君为何不顺便将我也杀了?毕竟,我才是天界要诛杀的罪孽。是没有找到?

    魔尊极其洞察人心,只是一眼就再度看穿了林苏青的心思。他似笑非笑道:“其实你以为的‘你’,也早已经死了。一直以来是另一个‘你’在活着。虽然曾经本尊也误以为,你们都已经死了。”

    看见林苏青的疑惑,魔尊接下去道:“将来龙去脉全部告诉你也无妨,本尊有这个耐心。”

    想来是见林苏青始终保持警惕,魔尊仿佛宽慰他道:“你无须对本尊如此提防,你我不是仇家。”

    可是林苏青不为所动,依然全身心都警惕着,魔尊也不再多言那些无关紧要的话。

    “要想捋清楚这桩陈年旧事,难免要从丹穴山说起,特别是你的娘亲子夜元君。”魔尊说着便转身朝冰镜走去,仿似面前无物,他即将接近,冰镜像是感应了似的瞬间消失如一道道微光悄然消匿,便显出此处原貌。

    这里原是大殿,在那极北之点,便是魔尊的宝座。

    “不过在此之前,也不得不先提一提我魔族的一件事不大光彩的旧事。”魔尊走向宝座,广袖一甩,衣袍翻飞,便泰然落座。

    “我族魔神——蚩尤大帝,乃是与天同生,与地同岁,永生不灭之神尊,却因神域与天界联手所谋之计暗害,中了奸计陷阱。为了逼我魔族就范,丹穴山凤凰老祖吞了天地灵气所孕之十二品莲台,以自身元神为阵眼,以三魂七魄为符咒,将我族魔神蚩尤大帝封印在体内,彼此生生世世缠斗。”

    林苏青听得明白,封印在体内与之无休止的缠斗,约莫是为了阻止魔神蚩尤祸乱苍生吧。

    “你丹穴山之所以乃神域之首,即是如此。不过,即使有十二品莲台加持,凤凰老祖仍然不是对手。”魔尊忽然颇为不平,“呵,论阴险狡诈,再没有胜过神域与天界者。”

    他继续道:“凤凰血脉为了能够始终维持着最鼎盛的战力,以压制体内所封印的蚩尤大帝。不仅借助天生涅槃之力,每五百年更生一次,更是为了分解蚩尤大帝的灵魄,使之无法归一,间接使他灵力跌减。凤凰一脉还将蚩尤大帝的灵魄代代相传,每一代只承接一部分灵魄,企图在传递中使蚩尤大帝因为灵魄的长久缺失,而跌减至消亡。”

    “说出来也是一件不光彩之事,即使本尊身为魔界帝主,其实曾经,本尊也时常对我族的将来深感迷茫,几次以为魔界将就此没落。”

    魔尊的神情是真真的落寞,却只是转瞬即逝,随即便是眼神一亮,更加神采奕奕、

    “可是天地有眼,封印终于在羲子夜这一代出了差错!”

    羲子夜……大约是因为情绪的忽然振奋,魔尊一语直接点出了子夜元君的姓名,羲子夜,便是她的姓名么……林苏青于心中念到……霎时心绪又不由自主地纷乱。

    “身为神仙,本该忘情净欲,而她心有**,有欲则生魔,她的**唤醒了蚩尤大帝的灵魄,而又多亏了有你,那羲子夜迫切的想平安的诞下你,这也是**,是无尽的欲海助我大帝重振雄风!”

    莫大的欢喜令魔尊兴奋,仿佛干涸了千千万万年的沙漠突然降下了一场大雨。

    “哈哈哈哈哈~我魔界,应当感谢你们母子!”魔界没有**,即使是魔尊,亦是随心所欲。不似其他君王,时刻谨言慎行,甚至喜怒不形于色。

    随着魔尊放声大笑,林苏青却更为沉重——活下来的既然不是“他”,那么现在的他是谁?

    “我是……魔神,蚩尤?”猜到这样的地步,无比震惊,令他看上去面目狰狞,当如何面对?连五官都扭曲,无所适从。

    是恍然大悟的解脱吗?

    是难以置信的惊讶吗?

    是心痛吗?是憎恶吗?是悔恨吗?

    都不是,也都是。

    一刹那,连他自己是否还应该继续活下去,他都拿不定了。好多原因,他终于清楚了。

    难怪天界千方百计要灭他。

    难怪众神皆骂他是祸患。

    难怪他会来到这边世界,难怪他的身体会出现“异象”……

    不禁想到——所以他的回来不过是二太子布的一出戏?一个局?

    是因为当年没能杀了他,后来知道他还活着于是要召回来赶尽杀绝?可是杀他何必如此麻烦?

    他又胡思乱想——那二太子又为何多次救他护他甚至教授他?

    这些算什么?那他林苏青又算什么?

    棋子?还是困兽似的玩物?

    或只是享受将天下之大祸玩弄于鼓掌之中的乐趣?

    “难怪……天命定我为祸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