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一章 狗子来了
    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天色反而明朗了起来。也不再似白昼时那样时而乌云密布,时而阳关灼烈,当金乌西去,暗沉沉的乌云也渐渐散去,露出了薄薄的余霞。

    而红霞也没有多作停留,片刻便似西风卷帘般地逐渐退去。傍晚时候的云偏深蓝色,天空像是大海,似白又似蓝的云朵像是牧羊人,在驱赶着如火似的晚霞尽快退回天际。

    今日,方刚羽化了一位天神,也不过是落了几道雷,下了几场雨。

    二太子死了,大家感到惋惜,但似乎没有谁为他而感到难过。甚至还有人觉得二太子有错,错在心软。倘若他不心软,如何会死?自作自受罢了。

    天上细细碎碎的念叨着闲话,凡间便只听得闷雷滚滚。凡间的孩童们哇哇大哭,劝也劝不住,大约是被雷声吓得。

    不过,除了孩童,大人们也莫名的感觉忧伤,或是多少有些烦闷,都将这份莫名的低落感,怪罪给了天气。

    丹穴山神域的二太子死了,这个消息很快传遍了八荒,大家都知道他是先祖托生,都知道他是孤胎独魂,他不能涅盘重生。

    只不过,大家对于涅盘重生的理解有所不同。在八荒看来,二太子并没有死,只要能涅盘便是活着,无论他醒来之后是谁的灵魂。二太子始终在的,二太子便始终活着。

    更何况,他重生之后是凤凰先祖,怎样也比他子隐圣君德高望重。所以大家只有惋惜,他毕竟是世间难得的天赋异禀之神。不论他多少岁取得多少成就,单是他能年纪轻轻就祭得蜉蝣归息令,管中窥豹可见一斑。多少凤凰活了千千万万年也祭不出一枚呐。

    大家对于价值与存在,总是有着不同的理解。

    譬如林苏青,他为了二太子的死,真的很难过,心底里都难过得抽搐。

    “我……我想用自己的性命换二太子活着。”他沉默了半天,凝重地看着她道。

    她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你的命换不回他二太子”

    “可是,我想救回他。”为什么给了他后悔的过程,却不给他后悔的机会。

    “咱们不是在谈论你的三魂七魄如何团聚么,怎么又扯回了二太子?”

    “我想救他!”林苏青目光灼灼的看着她,满眼都是殷切的期盼,渴望着正面的回答。

    “你想救他……”她喃喃重复道,他听着用力点了一记头,诚挚问道:“前辈可有妙计?”

    她沉默不语地端坐着,不苟言笑的看着他,林苏青从她的眼神里看出了她在思考,可谓深思熟虑。所以他只能将迫不及待的心按住,以免出言莽撞唐突了她,惹得她不再愿意说。

    “倒是有一个法子……”

    “什么法子?!”会心一击。

    “但也不算法子,只能说是一个机会……”

    她定定地坐着,目光垂下,没有神色。

    “在他涅盘复苏之时,如果你能唤醒他……”她倏然抬眸,“我的意思是——假如能够唤醒沉睡的二太子的灵魂,假如你能唤醒他来,而他,又能争得过先祖,那么醒来之后的,就依然是二太子。”

    “唤醒……与先祖争……”这个机会听起来……

    “这就觉得难了?”

    “不是难,而是……感觉希望实在渺茫……”这有些像唤醒植物人的感觉,“我不知道他有什么喜好,也不知道他有什么执念和习惯……”一无所知。

    林苏青氐惆地垂下了头,手足无措。

    啪!

    小木屋的门猛地被一道气力冲开,惊得林苏青一震。那冲来的气道极猛,冲破了木门,也一并将屋内的桌椅冲翻,似乎来势汹汹。

    林苏青正欲捏决防御,期间却见她抬手一覆,眼见着不过是将手随意覆在了桌面上,便只有他与她所落座的这一处纹丝不动。陡然有一道扇形的气盾抵抗住了那冲击而来的力道。

    “她果然不一般。”林苏青暗道。

    木屋外轰隆隆地动山摇,木屋内小熊猫们纷纷躲入桌子底下,抱着林苏青的腿瑟瑟发抖,可怜巴巴的地枇杷挤不过其他个头大的,它愣了半天被地震震得一个趔趄摔得四脚朝天,连忙翻滚爬起来,慌慌忙忙抱住了林苏青座下的椅子腿儿。

    旋即,便是一阵飓风冲门来,不见其形先问其声——

    “林苏青!”

    “是在叫你?”她侧目睨道:“莫不是来找你寻仇的?”

    “是……”林苏青话还没来得及说完,追风嗖地一声窜进来,一个急刹险些将它们的桌子撞翻,刹得它一张略有孩童模样的狗脸都扭曲不成形。

    “林苏青!你个王八蛋果然在这里!”

    “果然是来寻你的?”

    是追风,恐怕是因为二太子之死而来,恐怕真的是寻仇。林苏青起身面对着它,愧疚得无话可说。但是心中又觉得应该向它也道一份歉。

    “追风我……我很抱歉,我……”

    “你还知道抱歉?!”狗子一爪子将林苏青摁在地上,“林苏青,我连杀你的心都有了!要不是山苍子把我拦下了,你现在已经死了,已经死了知道吗?”

    “你快要踩死他了……”她蹲下去,用手背拍了拍狗子的脚爪子,“嘿,你这架势也不像是来要他命的,就休要装模作样了。”

    狗子一听,本来没有想怎样,这下憋着气了,它干脆将脚爪子撵了撵,道:“谁说我不要的命了!”

    “你来肯定是有事的,如若你当真想要了他的命,那你这一脚何须留力?”她徐徐起身,抄着臂膀漫不经心道。

    “你是谁?”狗子这才蹙着眉头疑惑起来,“我怎么感觉你有些熟悉。”

    它歪着头盯着她看了会儿,俄尔松了脚下的林苏青,又缩小了身形,绕着她多看了几圈。

    “有一种说不上来的熟悉感,我是认识你不是?”它拧着豆子眉头。

    林苏青默默地从地上爬起来,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几步,试图退出他们的视线范围内,至少不受关注,静悄悄地等待着他们接下去的谈话。

    或许狗子的确能说出她的真实身份来。尘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