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四章 你的身份
    世上从来不存在无法原谅之事,因为不论你如何的不想原谅,你终究都不得不原谅。或是因为时间,或是因为记忆,或是因为别的事情。因为你无法永恒地停留在那件无法原谅的事情上,也无法永恒地停留在那件事情发生时的时间节点上。岁月在流转,会将你当时的愤怒冲淡,最后只剩下埋怨。

    从愤恨到埋怨的转变,就已经截然不同。而一旦迈了过去,无论是一大步还是一小步,只要迈了,就算是原谅。

    正如狗子没有杀他,就是已经原谅,即使还恨着。

    “你要恨我一辈子吗?”俄尔,林苏青淡淡地抬眸,目光深深地看它,道,“如果你要恨我一辈子,不如你现在杀了我。反正我也恨我自己。”

    “杀了你?呵。”狗子不齿,“岂不是给了你一个痛快?”

    “可是我活着你感到不痛快。”

    “怎么会不痛快?”山苍神君斜了狗子一眼,打断了他们之间的对话,他不明意味的勾了勾嘴角,“能够亲眼看着所恨之人一直活在无尽的悔恨与懊恼的折磨之中,怎么会不痛快?难道还有比这更为痛快的事情吗?”

    “你的性命,你的血肉,乃至你的形貌,全部都是二太子殿下给你的,因为他,你所能呼吸的每一口空气你都应该感激他,可是你呢?你杀了他,亲手杀了。”山苍神君徐徐踱步上前,他的逼视令林苏青的目光无处落脚。甚至在他提到“呼吸”时,林苏青下意识地就自觉自己不配呼吸,顿时就屏住了。

    “呵。”山苍神君冷冷一笑,“有本事的你就永远不要呼吸。就连神仙也要吸天地之灵气,入日月之精华,我倒要瞧瞧,除了死你还能如何拒绝?”

    “遇到难题就寻死,是最懦弱无能的表现。”狗子蓦然开口,“看来主上以前都白教你了,也白救你了。”

    那还能如何……他真的觉得自己活着就是一个错误。不,他本身就是一个错误。林苏青颓然地立着,无言以对,将头垂得不能再低。围在他脚边的小熊猫们,小爪爪缩在胸前,眼巴巴地仰望着他,揪心得拽了拽他的裤腿,又无奈地瞅了瞅在场的其他几位。

    “行了行了。”那位夏获鸟倏尔开口打着和,“舌上龙泉剑杀人不见血,你们再这样说下去,他怕是真的要吃了秤砣铁了心的不活了。”

    她说着睨了睨狗子:“你才将你主上的嘱咐揣回去不是?难不成……当他寻死时你能违背你主上的遗嘱不救他不成?”

    “唔……”狗子立马就怂了耳朵,耷拉得不像话。

    “这就不结了?既然二太子的意愿是林苏青活着,你们何苦逼他去找死呢?届时自己还不得不忍下怨气去救他。要我说啊,一家少说两句,废那多余的劲儿干什么。”

    “这位是……?”山苍神君竟是这时才注意到了夏获鸟的存在,他只是略微一疑惑,不等他们任何谁回答他,他便左手抬起一摊,凭空变出一本册录。

    他冲着掌心中躺着的册录轻轻吹了一口气,那册录便似被穿堂风吹拂,自动翻阅起来,然而其中的每一页都是白纸,没有一点笔墨。只见他左手上的册录不住的翻动,而他的右手却在不停地变换着手诀。像是要从那本无字天书里查找出什么由头。

    蓦然,那本自行翻动的无字天书乍然停顿,两侧平摊,唯中间立着一页纸,还是没有字。就见山苍神君手诀也听罢,捻着中间那页立着的白纸的一角轻轻地放下,像是在似的,俄尔翻过去又看起了反面。

    “哦……”他意味深长地点点头,大约似乎从那页白纸之中看出了什么究竟,“原来如此么……”

    “阁下手中的那本神书,可是混元祖神传于白泽一脉的创世书?”夏获鸟端详了半晌,悠然问道,“据说手有创世书,足不出户亦能知晓天下事。”

    孰料山苍神君眯着眼睛笑了笑,道:“一本普通的记事册录罢了,本君方才不过是装装样子。”

    他此言一出,那夏获鸟神色一怔。继而他音色清亮而阴柔地继续道:“此间木屋,除了吾等,还有知晓且能平安进入者,本就非同一般。因此本君方才试想,应当是与殿下交好的朋友。可是我家殿下的性情自幼冷清,不喜交友,除了北昆仑的白泽神尊……”

    夏获鸟听得眉头一抬,正欲接话,不过嘴唇刚启,便被山苍神君打断了。

    “可是结果很明显,你并非白泽神尊。毕竟,假若你是白泽神尊,就不该是这样的问话,而应该是问——我的创世书,怎么会在你的手上。”

    “可你方才也说了只是一本普通的册录,你只是装装样子罢了。”她道,“若真的是白泽神尊,他自己的书在何处难道他自己不清楚?”

    像是故意岔开话题不愿意回答身份,又像是真的只是忽然之间捉住了这一点疑惑,于是才顺嘴一问似的。不过依她的性情,不该是后者。

    然而山苍神君何曾是容易糊弄的,他一眼瞧穿了不说,而是以玩笑的口吻提起了另外一桩看似与当前无关的事情来。

    “说起来,我丹穴山有过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虽然于长老们看来是有损颜面之事,不过我家殿下豁达敢作敢当,他并不介意被提起。”

    “哦?什么趣事说来听听?”她倒颇生兴致。

    “呵呵,我也是从别处听来的,是一桩陈年旧事。”山苍神尊眼尾斜了一眼狗子,狗子不明所以一脸迷茫地看过去……

    它素来了解山苍神君的秉性,看他这架势、这眼色……狗子心中嘀咕——莫不是又要开始讲述现编的故事了?

    “那还是在我家殿下年幼不知事的时候……那一年,白泽神尊化作一头小鹿潜入丹穴山短居,在住了数日以后,愣是瞧上了我家少主。此后,便送来了白泽一脉世代相传的创世书,作为聘礼。说什么——左不过是寻个伴,无关雌雄他都要。”

    山苍神君说时笑了笑。

    “虽然知事后的少主严词拒绝,不过白泽神尊仍旧没有将创世书收回,于是,白泽一脉的创世书,便就此落在了丹穴山。”

    狗子听得一脸懵懂,这事儿不像是编的,它……它好像也听说过……

    “他白泽一脉到他这一代生成了男胎,算是绝了脉了,他要不要回创世书都无关紧要了。”却是她接话道。

    “啊呀~阁下竟然也知道这件旧闻?”山苍神君阴阳怪气道。

    什么?!!狗子震惊得眼珠子都要脱框而出了。它清楚,有可能听闻这件事情的,绝对不可能出现在丹穴山以外的地方。

    那么眼前这个自称是夏获鸟的女人……尘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