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五章 环环相扣
    “我不知道啊,也是才听你说起。”她撇了撇嘴道,“哦你问的是我那句话?他白泽一脉生了个男胎绝了脉,如此惊天动地之事想不知道也难吧?”

    “那你如何得出创世书于白泽神尊无关紧要的结论的?”山苍神君笑眯眯问道。

    她微微一愣,转瞬便清晰应道:“创世书能查阅天下不知之事,但白泽本身血脉生来就能尽晓天下事,何况如今绝了脉,亦无须以创世书做遗嘱留给子嗣,要与不要自然不打紧。”

    “这么说来,阁下是临时推测的结论。”

    “不然呢?”

    “阁下聪慧绝伦,委实佩服。”

    瞧着山苍神君惺惺作态,林苏青暗觉这其中有什么秘密,山苍神君必然是发现了什么。可是……他不能问。

    “你们丹穴山的二太子殿下这才方刚羽化,你们就来寻他的乐子,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吗?”

    “适才说过了,这于我家殿下而言,并非难以启齿之事,便不过是一件普普通通的事情罢了。倒是阁下,居然将此事当作乐子看待吗?”山苍神君的神情顿时严肃,粉头白面犹如萦绕了淡淡的黑雾。

    狗子不明白他们之间在说什么暗语,打什么哑谜。。它也不明白到底是什么身份居然能令山苍子如此记恨。

    他忽然转了话题,话里有话道:“白泽神尊当年帮助隐瞒林苏青生死一事,给的可不是子夜元君的情面。他给这个情面为的是什么目的,难道殿下会不清楚吗?”

    林苏青脊梁骨猛地窜起一抖寒意,他的脑海里猛地回荡起那个秋日的午后,白泽神尊靡荡的声音,他那日说:“先前子隐欠了我一个恩,你若是不出现,倒还有的是机会找他还,可偏偏你出现了,唉恐怕没得还了。”

    他说主上将他的恩赖掉了……那个欠下的恩……欠、欠的恩……莫不就是这个?不不不冷静林苏青,只是做个伴而已,与宅男找不到女朋友相约老来作伴是一样的,正如伯牙子期,天涯难觅一知音般作伴罢了。

    “阁下还觉得是乐子吗?”山苍神君的话,听起来似乎与他想的不一样……林苏青观望着当前局面——

    山苍神君似乎是在暗示那夏获鸟什么,他突然的严肃,似乎是因为她话里的不恭。

    咻!

    一瞬间的岔神林苏青猛地感觉眼前一花,旋即就听见了自己倒地的声音,紧接着意识便在他感觉自己倒地的刹那……如灯火霎时熄灭。

    她封闭了林苏青的意识,出手之快,连狗子都来不及拦下,旋即它也失去了意识。狗子与林苏青便如两座被冰封束的塑像,只能看见那两团如火焰形状似的的冰雕,不见它们半点身影。

    “你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沉默过半,她突然道。

    “是。”山苍神君神情庄肃,他有敌意,竟是比狗子先前的敌意只多不少。

    “不论你如何作想,我绝对不会害他。”她道。

    “你当然不会害他。”山苍神君对她绝对谈不上一丝好感,那是一种厌恶,厌恶得近乎于恨。

    “你既然知晓我的身份,那你也应该知道,现在不是揭穿我的时候。”

    “呵。”山苍神君冷笑一声,十分轻蔑,“这并不妨碍我憎恶你。”

    “应该的。”她有些落寞,随后问询道,“他把创世书给你了?”

    “以免落入他人之手,代为保管罢了。毕竟林苏青已经死于蜉蝣归息令了。”

    “他很器重你,也很信任你。”

    “本君的性命是殿下捡来的。”

    “很好。”她颇感欣慰,但也更觉怅然,俄尔冷然道,“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这句话难道不是问你自己?”

    “既然我要参与,必然是早有打算。”

    “我信不过你。”山苍神君直言道。

    “二太子的心愿不就是保林苏青活路么,只要林苏青活着,不入魔道就是了。”她将手中的面纱折叠规整塞回袖管中,镇定而道,“你当前最紧要的,应该是去寻找能让二太子苏醒的法子。”

    “办法我们知晓,只是……”

    “我也不知道。”不必山苍神君说完她仿佛已然知晓他所愁的根源,“因此才叫你去找,把有可能的事物都汇聚起来,依次试一试,总比什么也不做的好。”

    “休要将你的意识强加于我。”山苍神君十分反感道,何须她提点什么,如何助二太子殿下醒来他早有对策,只是密谋之事不当说罢了。

    “那可否劳请阁下帮我一个忙?”她打了一记响指,解开了冰封,而后朝狗子与林苏青那便甩了甩颜色,示意山苍神君道:“我受这副凡体的限制,有些术法使不出来。劳请帮我抹去他们的部分记忆。”

    山苍神君领会了她的意图,他抿了抿薄唇,很是不情愿,却又没有别的选择。个人恩怨归个人恩怨,是非轻重他是知晓的。

    遂一抬手,萦绕在他周身的三爪锁魂链立刻垂散,迷迷蒙蒙的青烟腾升而起,消散之后显出齐腰高身形的夜游神来。

    无须他下达任何指示,夜游神便心领神会的向昏迷的林苏青与狗子那边去,它蹲下去,张开五指,将手悬在林苏青头顶百会穴命门之上,片刻抬高手掌,掌心与林苏青头顶之间忽然有一缕像是倒流香似的奶白色的浓烟,它伸出手指从中间截出一端,以大拇指和食指的剪指甲叼起来一团,竟似云朵似的剥离出一块来,咕咚一声被它吞下了肚。

    接着它将林苏青从地上扶起来,摆成站立在狗子身后的姿势,除了眼睛闭着,看起来与他晕倒之前无异。然后它又似方才那样,将手掌悬盖在狗子的头顶,从它的百会穴中抽住一缕奶白色浓烟,掐了一截吞下了肚。而后转身向山苍神君恭敬的鞠了一躬,便又是一道青烟而过,夜游神凭空消失了。

    又回到了山苍神君的背后,又继续握着锁魂链。与此同时,那自称夏获鸟的女子,响指再响,一声罢,林苏青与狗子同时浑身一抖,醒过神来。

    她向山苍神君点点头,算是道了谢意,随即重复着先前的语气,道:“你们各自少说两句,废那多余的劲儿干什么。”

    一切又回到了沉默的那一刻。尘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