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章 彼此成就
    狗子故意说出的话,更是触动了林苏青的心,它是知晓他的性情,用着它认为奏效的激励方式。

    林苏青抿紧了唇角,心中紧张得突突直跳,他是真的没有自信能够在狗子发生万一的时候急时救护它。

    见他一言不发,狗子瞄了他一眼,似嘲讽却暗藏深意地说道:“林苏青,有一个说烂了的道理你该是明白的吧?一件事情无论有多艰难,不尝试就一定不会成功。”

    他依然沉默不语,如果尝试可能会造成好友的牺牲,他恐怕……愿意做一个懦夫。

    “林苏青……”狗子慢条斯理地走过来在他脚尖前坐下,仰起头深深地望着他,它从来不曾着这样地想同他讲大道理。

    “你若是立志做一名普通人,那么你纠结于牺牲那是有情可原的。可是你起先不是说了么,你不能做一名普通人。”狗子郑重其事道,“林苏青,我追风不曾认真地夸过你什么。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你是一个有才能、有胆略的人。所以你更应该明白,英雄可以重情义,但绝不能为情义所牵绊。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既然你是成事者,那么在某些关头,除了你自己的生死,一切皆是小节。你该明白。”

    夏获鸟缄默地守在一旁边静静地看着,林苏青的这份温柔,不知随了谁。但是她知道,林苏青的性情底子其实是果决的,只不过尚未被激发出来。或许追风可以助他迈出那一步发掘自己的真性情,想到这里便不得不佩服二太子——将追风留在了林苏青的身边,真是不二之选。

    “一切皆是小节么……”林苏青喃喃低语,他是一个不愿意做棋子的人,却要身边友人做棋子,不免觉得负罪和愧疚。

    “是的,皆是小节。我是,主上也是,若是你当真想成事,只要你敢想敢做,即使天帝也可以是你的棋子。”狗子朗声问道,“试想古往今来,不说我们这边,就是你之前成长的那个世界,可有哪位千古帝王在大事面前,放弃了成事而选择了情长?”

    “没有吧。”无须等到林苏青回答,它继续慷慨陈词,“你一心立志成就大事,该不是连这点负罪感都承受不了吧!所谓豪杰一类的二等人我就不提了,豪杰算不得什么,不过是些小打小闹爱出风头的人罢了,算不得人物。你既然要做,何不做霸主?做一等的统治者?”

    是的,负罪感、承受。这是两件极有压力的事情。想去古往今来那些永垂不朽的人物,恐怕都反省过自己的心灵,也无不将愧疚背负一生。

    “林苏青,你的出身由不得你选,你是这样的身份,就是你不愿意,也注定了身不由己。”夏获鸟忽而附和道,“你莫要只是口头上说得美,你先前说过的话莫非只是空洞的梦罢了?”

    “你见过哪位千古君王身边没有得力部属,又有哪位君王因为不愿意接受牺牲而将部属惜在身边的?那就不是得力部属,那是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再威武也不过是只笼中猫。”狗子转身面朝茫茫花海,迎风道,“你不妨暂且将我追风当成你手里的一个兵或是一枚棋子,兵在于用,而不在于惜。”

    俄尔它侧首回眸道:“你若视我追风为朋友兄弟,那我追风就更应该为你林苏青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而你这个做朋友做兄弟的,就更应该成就我的愿想才是。”

    风将浓郁的花香吹散,携带来阵阵清甜的香意,它们轻飘飘而过,缱绻地拂动着追风的毛发,撩拨着林苏青的衣袍和发丝。

    追风侧首坐于山崖边,巍峨的样子仿佛一眼看出了他的真身。迷眼的阳光,照耀在它的身后侧,那一声赤红如火的毛发,如鲜血、如烈焰。将用心看的人照暖,让风显得更加清凉。

    “那你去吧。”林苏青喉头滚动,眸光一凛,顿时有一种气势压下来,不止狗子与夏获鸟体会到,连那底下的花儿们也仿佛体会到了似的,微微垂了垂腰。

    “不过你必须严格听照我的指令。”

    这话恁地耳熟,原是曾经亦如是对夕夜讲过。狗子耳朵颤了颤:“放心吧,你说东我绝不去西。我的小命可揪在你的手里面哩”

    “嗯。”林苏青点了点头,随即他面向花海对狗子下着指示,“你记住,千万不要落地,你就在空中绕着那朵‘花王’攻打,容我观察‘花王’是否为阵眼所在。”

    “好,没问题。”

    “你记住,我说撤的时候,你必须立即马上以最快的速度撤回来,不得有任何耽误!”

    好严格的指令,狗子耸了耸鼻头,应下了:“成,没问题。”

    “去!”

    一声令下,狗子拔腿就冲了去,去时顺便招来一朵天边云踩在脚下,就立在云朵之上,绕着那“花王”,摩拳擦掌,时不时带着神力给她一爪子,连忙又撤退一点点距离换一个方位再给她一爪子。

    它出爪极快,带着不小的神威,每每都能稳准狠地打中那“花王”,可是却没有留下半点伤痕。

    却是在它不停攻击的时候,林苏青发现,底下的花簇在不停地便动,他凝神观察,忽然!一个巧合下——狗子变换方位时遮出的一点阴影,在那一小点阴影中,林苏青看到了一星点一闪而过的光,他便主要抓住狗子换位的机会再去看,偶然又看到了几次!

    那像是牵着的透明的丝线!不过并不是始终存在,只是每逢狗子攻打中“花王”时,花丛中才会出现丝线。而正当他有了新的发现,忽然!耳旁听到呼呼作响类似于挥动金属链条的声响。

    他抬头一看,原来是那“花王”改守为攻,且在她的手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仿佛是由数十成百把尖刀拼成的一条金属花环似的东西,她像挥打鞭子似的向前一抽,那花环便真像一条鞭子似的抽出,并且周身带着闪电似的力量,幸亏狗子闪退及时,怕是寻常不见得能反应过来她的突然出手。

    “花王”向前翻滚,追上狗子再次甩出鞭子,一鞭子抽在狗子身上,抽得它皮开肉绽一个跟头四脚朝天地向花海中央跌去——

    “不要落地!”林苏青惊声大吼,他看见地上骤然出现了无数把尖刀,仿佛织成了无数道链条,似游蛇在地上游动!且不时地陡然拔地而起,如长枪突进!

    “小心!”

    正当狗子注意身下情形之时,那“花王”突如其来又是一鞭子抽来,竟直接将狗子抽了个翻身,凌空打了个滚,更往前、往下跌去,距离林苏青所在的山头越发的远了。眼见着就算回来也不比先前近时,那些围绕在“花王”身边的“仙子”们手上突然捏起了诀法!尘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